×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詠春拳名家馮少青,被江湖稱為「第一打仔」,他有怎樣的傳奇經歷

天空之城 2023/01/07

清末民初的武林高手,一般出路有兩個,一是做鏢師,二是設館授徒。不過詠春拳名家馮少青卻走了另一條路,成了清朝末年「第一打仔」,那麼他的武功究竟有多厲害?他的經歷又是怎樣的呢?

1837年,馮少青出生于廣東順德桂洲一戶普通人家,全家人靠父親做點小生意勉強維持生活。在他6歲的時候,父親因病去世,母親不得不帶著他給一戶姓馮的大戶人家做幫傭。

馮姓大戶世代經營綢緞莊,家里不光在鎮上有繅絲作坊和綢緞莊,在省城也有數家綢緞商號,因此家業龐大,在地方上是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

然而,馮姓大戶亦有煩惱,他早年喪妻,膝下唯有一子。由于對亡妻念念不忘,因此十幾年里未再續弦。不曾想,馮姓大戶與馮少青的母親頗有緣分,再加上馮少青的母親賢惠知禮,且又生得秀美,因此相處了一年時間,馮姓大戶便把她納為了繼室,馮少青也由此改了姓氏,從此跟繼父姓馮。

馮少青比繼父的兒子要稍大一點,兄弟倆便在一處讀私塾。馮少青性格頑劣,不喜歡坐在私塾里做學生,反而十分淘氣,經常與小伙伴打架。

馮少青最喜歡的,就是逃課去看街頭藝人賣藝。他每次看人表演武功后,就回去模仿。甚至為了能練成「神功」,還把磚頭往身上砸,結果經常把自己弄得鼻青臉腫,渾身是傷。

馮姓大戶多數時間都在省城經營生意,為了管束馮少青的頑劣,他干脆把兩個兒子都帶在了身邊。

馮姓大戶的綢緞主顧里,有一部分是省城粵劇戲班子,其中有個叫陸錦的人是馮姓大戶的老主顧。

陸錦是佛山瓊花會館的文武大佬倌,他不光粵劇唱得好,而且他的詠春拳也無人能及,在江湖上有「大花面錦」的名號。

陸錦與馮姓大戶是多年好友,閑時兩人常在一起喝茶。

這一天,正好馮少青又在外面闖了禍。馮姓大戶不由得暗自煩惱,見到陸錦后,免不了將煩惱一吐為快。陸錦聽后,卻很高興,料定馮少青是個習武的材料,于是就主動提出讓他來代管馮少青。陸錦的本事,馮姓大戶是知道的,所以他也十分高興。

馮少青拜陸錦為師后,開始學習詠春拳。還別說,馮少青還真是個學武奇才。他不光勤學苦練,而且悟性還很高,屬于那種一點就通的徒弟。縱是如此,想要扎扎實實學好一門武功,也不是三年五載就能實現的。比如,馮少青學詠春拳,就花了十年光陰,這才把陸錦的武藝精髓學到了手。

藝成之后,馮少青得人推薦,在香山縣都司衙門做了一名弁勇管帶,由于武藝超群,他多次立功,因而在三年后,升任驍騎校。

當時,清朝的綠營官兵,無不是將驕兵惰,軍風渙散。馮少青則與他們全然不同,他不僅常練武藝和研習兵法,而且他在處理事情上聰明睿智,強勢干練。受他管教的士兵,在他的嚴格管束下,一改頹喪之氣,成了隊伍中的一支精兵強將。如此歷練了幾年后,馮少青又前往追隨了同是廣東人的巡撫大人駱秉章。

駱秉章是廣東花縣人,進士出身,早年做過道光皇帝的侍講學士。太平軍起義時,他被任命為湖南巡撫,與大學士賽尚阿領兵鎮壓。

然而,太平軍勢頭兇猛,駱秉章統領的軍隊在鎮壓太平軍的過程中死傷慘重,特別是追隨他的一些廣州僚屬先后戰死。為了補充幕僚,駱秉章四處招募。也就在這一時期,馮少青前往追隨了駱秉章。

馮少青在駱秉章麾下作戰勇猛,深得駱秉章看重,并被任命為隨行武官。

3年后,太平軍攻克的大半城市已經收復,但是有部分太平軍由云南入川,并奪取了物資富饒的自貢鹽場。他們利用既得的資源,很快就發展了十余萬人,隊伍擴張十分迅速。

當時,太平軍準備攻打成都。然而川軍督師卻還在互相攻訐推諉,絲毫沒有準備要與太平軍交戰的跡象。清廷情急之下,把對付太平軍有著豐富經驗的駱秉章擢升為四川總督,讓他鎮壓川地的太平軍。

入川后,駱秉章指揮萬余湘軍多次與太平軍作戰,且都取得了勝利。不過駱秉章為了摸清太平軍的情況,還是讓馮少青屢次利用其高超的武藝,摸到對方軍營探聽軍事機密,并根據馮少青提供的情報部署作戰策略。經過2年苦戰,終于將十余萬太平軍消滅殆盡,而駱秉章因功被授予「太子少保」的頭銜。

不過,太平軍雖然被平定了,但是地方上的匪盜依然很猖獗,官匪勾結也很嚴重,少數民族更是叛亂不斷。為了治安清明,駱秉章任命馮少青擔任提刑按察司府總捕頭。

馮少青在擔任總捕頭時,又以鐵面無私聞名,他不僅平定了數起叛亂,匪盜更是被他打死打傷無數。因而,匪盜聽到他的名字無不聞風喪膽。

除此外,馮少青還清理了不少與惡勢力勾結的官員。在他的鐵血政策下,四川治安改天換地,百姓得以安居樂業。

馮少青也因武藝高強,與匪盜惡戰從無敗績,因此在武林界名氣極盛,有「第一打仔」的名號。

盡管馮少青在老百姓中聲譽極高,然而他的鐵面無私,卻嚴重地觸犯到了一些官員的利益。所以,在駱秉章這個靠山倒下后,他也遭到了那些官員的構陷和排擠。已經舉步維艱的馮少青,最終只得辭去了總捕頭的職務,帶著部屬到緬甸改做貿易生意去了。

馮少青一生未娶妻,緬甸又是閉塞貧困的地方,窮苦百姓每天為了生計都奔波操勞,因此中國武術于他們而言,顯得非常陌生,同時他們也沒有時間來練功夫。所以馮少青在緬甸做生意多年,一直都十分低調,很少在人前顯露武藝。

不過,馮少青不管是為清廷效命,還是在緬甸做生意,他從來都沒有中斷過練功,并且他還根據實戰經驗,對詠春拳做了很多改動,在技術上融入了搏擊、擒拿等,增強了詠春拳威力。

辛亥革命勝利后,清王朝退出了歷史舞台,早就渴望能葉落歸根的馮少青,結束了他在緬甸的生意,在民國建立后便返回了故里。

馮少青感念駱秉章對他的知遇之恩,因此在返回故里后,又到佛山去探望了駱秉章的后人。也就是在那里,馮少青結識了駱秉章的親家阮寵明。

阮寵明是佛山首屈一指的大富人家,他不僅有著祖傳的藥鋪,而且還開了不少實業與商號。阮寵明有兩個兒子阮濟云與阮奇山,都對武術極為癡迷,并跟隨詠春拳高手霍保全學過十年武藝,也算得上是武術好手。

阮寵明早就聽聞馮少青的武藝高強,于是把他請到家里,重金聘他為武術老師,教授阮濟云與阮奇山。附近富家子弟得知后,紛紛備厚禮前來拜師學藝。

盡管馮少青只教授了兩年詠春拳就去世了,但是阮濟云和阮奇山卻在他的悉心指點下,盡得其武藝精髓,并且在之后將其發揚光大,甚至還傳到了國外。

由于馮少青在發展詠春拳上做出了很大貢獻,因此他這個「第一打仔」的傳奇人生,也被記錄在了詠春拳歷史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