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駙馬咸魚大翻身!紐約多家律所千萬年薪挖角,還當街耍大牌

上個月,日本駙馬小室圭第三次法考終于上岸,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律師。

以前不看好他的日本網友,紛紛為他和真子送上祝福,畢竟真子應該終于能安心過上想要的生活了。

本周更有媒體報道,小室圭法考通過后年薪翻倍,更有公司想以50000萬日元年薪挖角他。

小室圭正在暢想換大房子的美好未來,然而現實并沒有那麼簡單。

日媒最近報道稱,小室圭的媽媽竟然在日本又做老賴,想飛到美國生活。

真子被同事指責不夠專業,事業并不順利,小室圭的工作壓力也很大,并沒有到徹底松口氣的時候。

11月14日將是小室和真子闖美整整一周年。

終于通過法考的小室預計在年底之前完成律師注冊程序,參加宣誓儀式,從法務助理成長為真正的律師。

從去年開始,小室就一直在事務所Lowenstein Sandler(以下簡稱LS)擔任法務助手,這家公司的合伙人對小室圭可謂非常寬容,在小室圭兩次考試不通過后仍然沒有按照一般慣例解雇他,可謂是他的大恩人。

成為律師的小室圭預計會在LS獲得3000萬日元的翻倍高年薪,可以減輕他和真子在紐約因高生活成本帶來的壓力。

除此之外,小室圭被爆一下成為了紐約幾個律所爭相爭奪的「當紅炸子雞」。據說小室圭曾經做過實習生的Windells Marks(以下簡稱WM)就想開高價挖角小室圭。

WM的合伙人Gary Moriwaki曾任多屆紐約日裔協會會長,據說他正在努力邀請小室圭加入WM。

WM的核心業務是房地產買賣和房產繼承的官司,而小室圭在的LS在商務方面比較強,據說他們想通過挖人拓展商務領域的業務。

此外,WM想要拓展日本或日裔客戶,利用小室圭日本王室駙馬的名頭,肯定會吸引更多人。

WM雖然規模小,排名比LS低,但如果是為了挖人,他們可能會付給小室圭比LS更豐厚的報酬,預計會讓他的年薪達到最高5000萬日元!

這還是第一年的工資,如果后面有成長,那回報必定是越來越豐厚的。

更不用說合伙人在在美日本人圈子中很有威望,可以給小室圭的資源肯定也不少。無論如何,小室圭考試成功都有一種千年的咸魚翻身的感覺。

小室圭自己想必也是這麼認為的。他在考過后告訴朋友,自己想要趕緊脫離小公寓,換一套有壁爐,可以放鋼琴,可以叫自己和真子的朋友們來家里玩即興爵士樂的大房子。

不過他似乎不光是身價飛漲,脾氣也見長。因為耍大牌,又把全日本惹毛了。

10月31日,日本駐紐約記者在小室圭回家的必經之路上蹲到了小室圭。小室圭扎著馬尾辮,戴著耳機,襯衫領口的扣子敞開著,外面穿了一件灰西裝。

日本媒體在真子結婚時就已經與日本王室達成協議,所有電視台只派出一名代表對這對夫妻進行相關采訪,以免太多媒體騷擾真子夫婦,也不允許隨意拍攝。

這次記者也比較克制,等了10天后才去采訪小室圭。

在路上遇到他后,記者先恭喜他考試通過,并問他「有和真子一起慶祝嗎?」、「向秋筱宮親王匯報了喜訊嗎?」兩個問題。

小室圭的回應是沒有回應且完全無視,大步流星地甩開了這名記者,都沒正眼看她一眼。

這讓很重視面子和禮儀的日本人玻璃心碎了一地,

各大新聞周刊都發文譴責小室圭的「無視癌」,日本網友也罵小室圭「飄了」,「沒有禮貌」。

他們認為,拒絕采訪當然是小室圭的自由,但面對記者禮貌地問話,如果不想回答,至少應該說句「抱歉我要走了」,或者在對方恭喜他的時候回一句謝謝。

日本媒體表示,這不是小室圭第一次耍大牌。去年9月,兩人結婚前,富士電視台記者在紐約街頭采訪他,就被戴著耳機,手插口袋的他,正眼都不看一下地無視。

那時小室圭受到了網友的批評,人們認為這種不謙遜不禮貌的態度,不配做駙馬。

可能是受到了王室的提醒,這之后小室圭就禮貌多了,見到記者會點頭致意,態度也和藹了很多。

《周刊女性》的記者表示「那時候他給人的印象還不錯,誰想到現在無視癌又復發了。」

日本媒體覺得小室圭法考過了就目中無人,民眾覺得他這樣令人反感,給王室和真子丟臉。

甚至有人表示,不要以為法考過了就萬事大吉,覺得自己很高貴,真正的挑戰還在后面呢。

一名紐約律師表示,雖然小室圭可以馬上達到年薪百萬,但這也意味著事務所會期待他在明后年帶來2億日元的營業額。

這意味著小室圭的工作壓力非常大,在紐約這個律師業務競爭激烈的地方,想搶到自己的那塊餅,達到事務所的預期并不容易,現在就飄了為時過早。

而且,小室圭想要躋身上流社會的想法,實現起來也很難。

雖然真子已經在大都會美術館有了體面的工作,但她的工作能力也受到了同行的批評。

同事先夸贊了真子的英語流利,生活和工作中的交流都沒問題 ,交給她的事情她可以負責完成。真子在藝術圈有視覺藝術家、著名策展人John T. Carpenter罩著,他也是紐約大學日本藝術部門的負責人。

真子還在王室的時候,是日本手工藝協會的主席,手里掌握著不少日本國寶級藝術品的資源。

作為前公主,她從家里借王室收藏的藝術品也更容易,這成為了大都美術館會聘用她的核心理由。

然而真子即使有這些幫助,也尚未有能力變成一名專業的策展人。

同行認為她對藝術品和藝術家的了解浮于表面,在外行眼里已經足夠懂行,但對于藝術策展人而言她比同事缺乏深度,因此還無法獨當一面。

還有一名藝術評論家認為,真子的談吐過于稚嫩,在藝術圈的正式聚會上穿得像平時逛街一樣隨意。在其他領域或許這些都無所謂,但在這個圈子,這會被認為很不專業,會影響未來的仕途。

夫妻倆想要獲得小室圭夢想中那樣悠閑的生活,還有不少門檻。而眼下最棘手的一件事是——小室圭的媽。

小室圭之前不受歡迎,就是因為他的母親佳代借別人的錢,供小室圭讀貴族學校,然后拒不還錢。

這事好不容易了結了,佳代又被爆出去年5月做手術時,住了單人病房,2個月后才還上醫藥費,然而每晚近2萬日元的房費卻遲遲不還。

她還被爆出,向已經分手很久的前男友索要生活費。兩個人鬧到了派出所,最后是佳代理虧作罷。

最近佳代連蛋糕店的工作也辭掉了,經濟據說很困難。小室圭應該不光要承擔自己家庭的開銷,還要接濟母親,以及和母親同住的需要照顧的外公。

也有日媒得到消息,佳代很想去美國找兒子,只是真子并不愿意。真子想要享受更多兩人時光,尤其是小室圭終于法考通過,可以松一口氣時,真子不想讓婆婆來打擾。

不過,真子最近一年被發現多次出入哥大附屬醫院。與王室聯系緊密,紀子妃生育悠仁時的醫生安達知子,在今年5月以后也多次赴美,表面上探親,其實是去見真子。

日媒認為,這代表著真子和小室圭可能會在經濟情況變好后抓緊生孩子,然后搬到大一點的房子里去。孩子生下來之后,再考慮把佳代接到美國去。當然,到時候一家四口的開銷會更大。

要說小室圭法考成功,誰是真正的解脫者,那大概只有秋筱宮親王本人。

在過去的幾年里,每年親王生日開記者會,都要被記者追問真子和小室圭的爭議。至少今年,親王可以不用想話術替女婿找補了。

小室圭這之后的發展是一飛沖天還是困難重重?就看他是不是真的有「自信」的資本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