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這個日本軍人中的異類,對戰爭預測神準,被戲稱為麥克阿瑟的參謀!

關于日本在二戰中的表現,有一個非常經典的論斷:一流的兵,二流的將,三流的帥……

至于對戰爭至關重要的情報方面,日本人的表現只能用不入流來形容。關于日軍情報工作的細致,歷來網上不乏各種傳說。比如日軍諜報人員不斷測繪獲得的軍用地圖,竟然比中國軍隊自用的還要精細。但事實上,日本的情報工作做的一塌糊涂,尤其是在太平洋戰場上。

但有一個人卻是日本軍界罕見的異類,這個人就是被戲稱為「麥克阿瑟的參謀」的堀榮三。他有多厲害,美國人最有發言權。

1944年,他從大本營被下放到菲律賓的第14軍,成為「馬來之虎」山下奉文的部下。按照山下奉文的命令,他帶領團隊推演美軍菲律賓作戰行動。他的預測是「在1945年1月上旬的最后幾天,在呂宋島的林加延灣登陸,兵力一開始會有5到6個師,后期再補充3到4個師」。后來的事實是,美軍1945年1月9日以7個師的兵力登陸林加延灣。

甚至于美軍最后停留在計劃中登陸日本本土的奧林匹克計劃,也被他成功預測!美軍的計劃是11月1日,登陸南九州的志布志灣。與他的預測「1945年11月,南九州的志布志灣」相差無幾。

非一線作戰人員擁有這種超強的能力的,似乎只有曾任中央軍委作戰參謀的雷英夫做到過。僅憑對美軍作戰習慣的了解和并不完整的水文資料,雷英夫就成功預判了麥克阿瑟仁川登陸的「烙鐵計劃」。

因為他的幾次成功推演,美軍一度以為在自己的司令部中有內鬼。為此,日本戰敗后美國把他抓起來審問了很長時間,最后見識到他的能力后才放心。

他的成長經歷可以看到日本戰敗的幾個重要因素——盲目、自大、偏執。與舊日本軍隊中許多草更逆襲的強人不同,堀榮三的起點頗高。他的父親堀丈夫曾任第1師團師團長,因二二六兵變被轉入預備役。堀丈夫也是日本陸軍航空兵的開拓者之一,1916年由騎兵轉入航空兵,見證了日本陸軍航空兵早期的發展歷程。在舊日本陸軍中,這位堀丈夫可以說是一個傳奇,作為「無天」的一員,能夠升到如此高位也是罕見。

父親的地位和資歷為堀榮三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條件。畢竟不是每一個日本軍官都可以請到土肥原賢二這樣的家伙為兒子做專門輔導,確保兒子可以通過舊日本陸大的入學考試。

1940年,作為新生進入陸大的堀榮三開始接受陸大的洗腦。對于陸大的教程,他在后來的回憶錄《大本營情報參謀戰記》中充滿了各種吐槽。戰略戰術教育更多強調的是死記硬背,而不是尊重學生的想法。問題是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死板的戰術在面對全新的敵人時就手足無措了。

更坑的是情報方面。作為輔助指揮官決策的關鍵信息,情報的作用不可謂不大。陸大的教學內容竟然沒有情報什麼事,甚至沒有專門的教官,只是讓一些在大本營就職的情報參謀,來介紹一些敵國或者潛在敵國的形勢和正在進行的工作。如何收集、審查、分析情報并做出敵情判斷的情報分析,根本不在陸大的教學內容中。陸大很多優秀的畢業生,不能獨立思考,卻偏偏感覺良好。

不過堀榮三不是這樣的人,他把土肥原告誡他的「不能只看外形」一直記在心中,著眼點許其他人不太一樣。

中途島戰役之后,日本人開始喪失戰場主動權。瓜島戰役,則像庫爾斯克戰役一樣把日本最后取勝的希望粉碎后,一直強調進攻的日本對于美軍可能反攻投入的兵力和采取的戰法一無所知。

日本報紙關于山本五十六陣亡的報道,它們不知道的事它們引以為傲的密碼已經被中美兩國破譯了

堀榮三這時充分發揮了自己的才華。在所有人焦頭爛額時,堀卻在聽廣播。通過廣播中了解美國相關藥品和食品企業的股價波動,從而推斷美軍在太平洋戰區的抗瘧疾藥物和罐頭食品的準備情況,從而估算出美軍投入兵力的規模與時間。

美軍可不是鬼畜牟田口那樣的家伙,讓士兵在彈藥不足、餓著肚子的情況下投入戰斗。通過對美軍的了解,這種方法的數據與實際情況會存在一定誤差,但差距不大。

現代生產的斯帕姆午餐肉,二戰美軍最不喜歡的東西,卻是戰斗力的保證

至于美軍的戰法,他根據在參謀本部資料庫里翻出的一本1920年前編寫的《美軍作戰條令》推演發現了規律:美軍在進攻較大島嶼之前,通常會攻占其周邊的若干小島……用小島布置炮兵陣地提供火力支援、中轉補給。這一方法一直延續到沖繩戰役期間。

同時,美軍登陸極度依賴于艦炮和空中力量提供火力支持。如果日軍無法保證制海權、制空權,在灘頭陣地防范美軍登陸的日軍必然會遭受重大損失。對于美軍的蛙跳戰術,他也有深刻的認識。在他看來,蛙跳戰術的關鍵在于掌握制空權,擴大火力打擊的范圍。

不過看透歸看透,怎麼對付才是關鍵。為了應對美軍強大的火力和絕對的制海權、制空權,堀榮三和幾個同僚編出了《敵軍戰法速讀》,提出應對美軍的戰術:

強化防御工事,至少可以承受戰列艦主炮的攻擊;不建議沖鋒,向海邊美軍過早發動沖鋒無異于找死;多線防御,條件允許的話,必須準備第二、第三條防線;不要盲目發起白刃沖鋒,即便在夜間也一樣,因為美軍陣地配備有聲音探測器、探照燈、鐵絲網等……

這一些戰法十分具有針對性,后來造成美軍重大傷亡的幾次奪島戰役,日軍都采取了這些戰法。幸運的是這本書出來的有點晚,直到1944年年中才最終完成,故而作用有限。

硫磺島戰役

由此可見,日本對于太平洋戰爭的準備是多麼不充分。因為在很長時間內,日軍尤其是日本陸軍的眼中只有蘇軍這一個對手。結果在諾門坎被拍的滿臉是血后,無奈的選擇了南下的道路,一條本屬于海軍的道路。

更幸運的是,日本人充滿了盲目自信。這在陸大的面試題目中就有所體現。小編在一片介紹石原莞爾的文章中看到這樣的內容:教官問面試的考生,遇到敵人怎麼辦?但凡遲疑,立即不合格,只知道盲目進攻的才是陸大眼中的好學生。

進了軍隊,這一風氣有過之而無不及。堀榮三就因為質疑台灣外海海空戰中日軍的戰果而被罷黜,由大本營降至菲律賓第14方面軍做參謀。他那封提醒大本營慎重面對美國海軍的電報,被作為上司的瀨島龍三截胡銷毀。因為瀨島覺得這封電報嚴重政治不正確:日本陸海軍怎麼可能損失這麼大?美軍的損失怎麼可能那麼小?

結果就是被誤導的聯合艦隊,拿出最后的賭本一把梭哈,結果被蠻牛哈爾西打的沒一點脾氣,包括武藏號超級戰列艦在內的大批戰艦沉入大海。聯合艦隊真正輸得底掉。

二戰后的蠻牛哈爾西,按照日本的新聞報道,他麾下的航母特混艦隊是在海底挺近日本的

想想當年日本軍人的癲狂,少有的清醒人堀榮三再有才華也是白搭。戰后的他或許會羨慕在美軍的同行萊頓中校,萊頓中校對于中途島戰役日軍聯合艦隊的推演精確到了幾海里的范圍內,為美軍逆勢翻盤加上了重重的砝碼。而堀榮三即便按住了麥克阿瑟的脈搏,依然無濟于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