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裝甲王牌的夢想伴侶,維修人員的戰場噩夢,虎式坦克有多難修?

在1942年到1944年的大部分時間里,在德國陸軍裝甲部隊的戰斗序列中,最令人生畏的莫過于裝備虎式重型坦克的重裝甲營。

自誕生以來,虎式坦克就以精準強悍的火炮和堅厚強韌的裝甲威名遠播,成就了卡里烏斯、魏特曼等諸多頂尖裝甲王牌。然而,虎式坦克王牌的耀眼星光背后,卻是眾多后勤維修人員的辛酸淚水。

在德軍眼中,虎式坦克屬于維修難度最高的一類車型,可以說它在維修方面受到的詬病和在戰斗方面獲得的贊譽一樣多,那麼虎式坦克有多難修?重裝甲營的機械師們又要面對怎樣的困難呢?

57噸的鋼鐵軀體

虎式坦克在維修方面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它高達57噸的重量,甚至超過了很多現代主戰坦克,比如戰后蘇俄坦克的代表型號T-72系列也不過在41~45噸左右,而美國M1「艾布拉姆斯」坦克的早期型號為54~57噸。

在二戰戰場上,虎式坦克絕對屬于超重量級的裝甲車輛,要知道德軍此前的主力坦克III號和IV號坦克都是20噸級別的,與虎式坦克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上。

■虎式坦克是德軍裝甲部隊最具威力的武器,但也是最難以維修的戰斗車輛之一。

在戰場上,虎式坦克如果遭遇某些失去機動能力的情況,如發動機、傳統系統或變速箱發生難以迅速修復的嚴重故障,履帶、負重輪或主動輪等行走機構損壞,或者陷入泥沼、河溝里動彈不得,僅僅把這些重達數十噸的鐵疙瘩拖離現場就很令人頭疼。

德軍的標準做法是使用2台Sd.Kfz 9半履帶牽引車拖帶1輛虎式坦克,雖然理論上一台牽引車的動力也足以拖行,但在某些道路上,如坡道和盤山道,沉重的虎式可能把牽引車帶偏,在必要的時候還需要增加一台自重較大的車輛(比如III號坦克)進行輔助。

在將一輛陷入淤泥的虎式坦克拖出則需要4台Sd.Kfz 9一起使用絞盤發力,還需要另外2輛虎式坦克利用自身重量提供錨定點。

■2輛Sd.Kfz 9半履帶牽引車拖帶一輛虎式坦克的經典場面。

如果回收行動發生在火線,那麼脆弱的牽引車顯然很難在敵火威脅下完成這一行動,因此在1943年后每個重裝甲營都會配備3輛裝甲救援車,利用豹式坦克底盤改裝而成,加裝了40噸的絞盤和1.5噸級起重臂,專門用于回收虎式、豹式等重型裝甲車輛。

■戰爭后期從事重型車輛救援的豹式裝甲救援車。

即便成功將虎式坦克 拖回后方維修基地,還要一些大型起重設備才能展開維修作業。重裝甲營的后勤單位通常裝備6台利用Sd.Kfz 9底盤改裝的車載起重機,其中3噸級和6噸級各3台,但它們的起重能力仍不能滿足需要。

前線報告顯示,維修基地必須配備15噸級龍門吊和10噸級汽車吊,才能實施比如吊裝炮塔之類的作業。

■德軍第503重裝甲營的維修基地中,一輛虎式坦克的炮塔被15噸龍門吊吊起。

就算回到德國國內的工廠,虎式坦克的重量依然會造成麻煩。1943年,當第一批損壞的虎式坦克被送回維也納的修理廠時,德軍發現那里的液壓升降機根本不足以承載如此沉重的車輛,而且廠內僅有1台40噸級和2台16噸級起重機,這就需要維修設施添置更大的起重設備,增加了維修成本。

此外,虎式坦克的維修還需要特別抽調熟練的機械師作為主管人員,負責指揮操作。

■能將虎式坦克整車吊起的起重設備只存在于德國國內的大型工廠內。

反人類的交錯路輪

虎式坦克、豹式坦克等德軍重型裝甲車輛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采用交錯重疊的負重輪設計,只要看看相互交疊的輪子,即便一個外行人也能感覺到維修的難度,其實問題比看上去更加嚴重。

在1944年2月前,虎式坦克的交錯路輪初看是2層,實際上卻有4層之多,而且中間兩排路輪還是雙輪結構。

■這張照片足以說明虎式坦克負重輪結構的復雜程度。

相互疊加的路輪意味如果更換一個被地雷損壞的內側路輪,可能需要拆掉外面的11個路輪,如果要更換中間或最內側的受損路輪,甚至要拆掉18個路輪,大大增加了維修的工作量。

德國人在1944年2月做了改進,將路輪減少為3層,只有中間一排采用雙輪結構,從而降低了更換路輪的難度,還簡化了履帶更換作業:在運輸履帶和戰斗履帶相互轉換時,維修人員不再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用于拆卸或安裝路輪。

■要修復受損的路輪(紅色),需要將外側路輪(黃色)全部拆掉。

 德國人為什麼要使用這麼反人類的設計?引用一段英國的戰時報告加以說明:「轉向架車輪被安排為相互重疊,從而增加了彈簧單元的數量,形成了軟懸掛。這種安排在以前的德國履帶式車輛上也遇到過,它的優點是顯而易見的,顯著增加重型坦克的行駛穩定性。」

另外,德國人認為這種設計提供了足夠的冗余,當一片或幾片路輪損壞時,坦克仍能夠蹣跚而行,即使沒有履帶,虎式坦克利用路輪也能拖行超過100千米。此外,多層路輪會給側面車體提供額外防護,一輛損壞的坦克總比一輛被摧毀的坦克要好。

■某重裝甲營的維修現場,為了修理車體側面的損傷,大部分路輪都被拆除。

麻煩的雙扭桿懸掛

如果你覺得更換路輪是維修虎式的最大麻煩,那你一定對雙扭桿懸掛缺乏了解。扭桿懸掛是一種應用非常普遍的車輛懸掛方式,時至今日仍能在很多重型車輛和坦克上看到,而德國人早在二戰時期就對扭桿懸掛頗有研究,應用于虎式、豹式等一系列重型戰車上。

■虎式坦克的扭桿結構圖。

雙扭桿懸掛給虎式坦克帶來了優良的行駛性能和射擊穩定性,但對于維修人員而言卻是最為駭人的噩夢。虎式坦克的扭桿貫穿車體,而且兩兩相連,這組扭桿一端連接著路輪,另一端固定在車體上,形成懸掛結構。

如果坦克因為觸雷導致扭桿彎曲變形,需要將兩側路輪全部拆掉,讓扭桿端頭露出,然后利用千斤頂將扭桿翹起,才能從車體側面抽出一根2.5米長的扭桿。對于虎式坦克的維修作業而言,更換扭桿無疑是最麻煩的!

■這幅照片充分說明了更換扭桿作業的困難。

龐大的維修編制

為了保證虎式坦克部隊的戰斗力,滿足其繁重復雜的后勤維修工作需要,德軍在編組重裝甲營時特意加強了維修單位的配置,并制定了相應的維修作業流程。

按照德軍裝甲部隊的標準建制,一個裝甲營會配屬一個維修排,一個裝甲團配屬一個維修連(下轄兩個維修排),而一個重裝甲營則按照團級建制編入一個維修連。不僅如此,在營部連內另編有一個維修排,在每個裝甲連內也配置一個維修分隊,可以說將維修體系貫通到整個編制結構中,在整個德軍裝甲部隊中都是非常罕見的情況。

■德軍維修人員利用汽車吊為虎式坦克更換發動機。

基于前線的作戰經驗,重裝甲營的維修單位通常按照以下原則進行部署:維修連的一個排應在安全的后方建立固定的維修基地,基地選址除了遠離敵方火力外,還要至少保證三天以上的安全時間,地面要堅實得足以安放大型起重設備,最好能有封閉的廠房;維修連的另一個排則作為應急搶修隊靠前部署,跟隨戰斗連隊行動。

■德軍維修分隊在吊裝虎式坦克的炮塔。

在1943年6月營部連維修排組建后,重裝甲營的維修作業形成了三級處理機制:輕度損壞由戰斗連隊的維修分隊處理;中度損壞由營部連維修排處理;重度損壞由維修連處理;維修連還需要組建若干機動維修分隊,以支援一線維修單位處理復雜情況。

在實際運作中,維修分隊、維修排和維修連在職能上沒有嚴格的劃分,將維修工作分配給具體單位的決定通常取決于戰術形勢和維修分隊的能力。

■德軍維修分隊在檢修虎式坦克的主動輪。

為了解決受損故障車輛的回收問題,重裝甲營還編有專門的回收分隊,裝備4輛Sd.Kfz9牽引車,后來換裝了裝甲救援車。

就總體而言,德軍重裝甲營的維修單位在整個戰爭期間都保持著出色的效率,盡管他們面對著戰爭中最困難的戰車回收和維修工作,但總能盡一切努力讓虎式坦克這種極具威力的戰斗機器保持最佳的狀態,不過他們的努力往往要受到迅速惡化的戰斗形勢和備件短缺的影響,尤其在戰爭后期更是如此,而經驗豐富的維修技術人員始終是供不應求的稀缺資源。

■德軍維修分隊在利用龍門吊將虎式坦克炮塔吊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