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難怪金庸沒讓段譽和虛竹打一場,二者武功大成后,妳看差距有多大

若妳自詡「資深武俠迷」,閱遍各種武俠故事,那便不難總結出一些套路化的劇情,甚至可以說武俠故事的情節其實就是作者在對書中角色進行排列組合,先塑造各種強者,然后再在各種場合讓他們互相之間爆發矛盾,到了故事末尾,書中的頂尖強者之間幾乎都會有交手記錄。

但金庸的故事卻不盡是如此,或許是為了不讓自己親手捧起的高手們的形象掉價,所以他筆下出現過不少「王不見王」的情況,比如風清揚沒與東方不敗打過,張三豐沒與張無忌打過,但最讓人遺憾的莫過于《天龍八部》中的兩位主角,即段譽和虛竹。

(天龍三兄弟劇照)

段譽和虛竹被讀者調侃為「天龍二掛」,金庸為何沒讓他們打一場?其實細品原著就能得出答案。

一、看似無解的二人

讀過原著的人都知道,《天龍八部》中有三位主角,不過相對而言,金庸并沒有將蕭峰習武的過程寫出來,那漢子自登場以來就已經是絕頂高手,所以讀者并不能感受到他的「成長」,而他的兩位義弟則不同,段譽和虛竹的習武經歷都只能用「離譜」二字來形容。

先看段譽,當初墜下山崖沒給他摔死,反倒開啟了他通往「絕頂高手」的道路,瑯嬛福地中,他拜了那「神仙姐姐」的玉像為師,哪料玉像之下的蒲團里居然藏著兩本絕世秘籍,那凌波微步沒啥可說,一門頂尖輕功,關鍵在于那北冥神功著實逆天。

段譽憑借那神功先后吸走了二十多位高手的內力,金庸甚至用上了「震古爍今」這等詞匯來形容他的武功,可見其內力之深至少是前無古人的。

在進攻端,他又有能夠化氣為形的六脈神劍,盡管它并非像電視劇中演的那般如同「法術機關槍」一般,卻也是一門上乘武學。

而虛竹的經歷則更加詮釋何為「主角光環」,其實從上帝視角來看,逍遙三老這三個角色與書中的其他角色是有些脫節的,他們更像是純粹為了捧虛竹而出現的三個工具人。

(虛竹、李秋水劇照)

先是由無崖子逆運北冥神功將內力傳給他,后又有天山童姥與李秋水在冰窖中大戰,繼而在慌亂之中被虛竹吸走內力,逍遙三老苦心習武數十載,全都是為了給虛竹當嫁衣,除了內力之外,虛竹作為新一代的逍遙派掌門兼靈鷲宮宮主,他還掌握的無數頂尖神功,賬面實力已是肉眼可見的夸張。

如此兩位強者,若爆發一場對決,結局會是怎樣?

二、一場「平局」

其實段譽和虛竹在書中是有過一次對決,當然,嚴格來說,那應該是一次意外,即靈鷲宮中結拜的那次意外。

當時段譽和虛竹都已喝得酩酊大醉,二人都感慨能遇上彼此是自己的榮幸,于是有了結拜之心,只是此時的他們已經連站都站不穩,于是二人釀釀鏘鏘的抱在了一起,而正是這一抱,兩位高手體內的北冥真氣都發動了防御機制。

原著中是這麼說的:「二人敘了年紀,虛竹大了三歲。段譽叫道:‘二哥,受小弟一拜!’推開椅子,跪拜下去。 虛竹急忙還禮,腳下一軟,向前直摔。段譽見他摔跌,忙伸手相扶,兩人無意間真氣一撞,都覺對方體中內力充沛,急忙自行收斂克制。這時段譽酒意已有十分,腳步踉蹌,站立不定。突然之間,兩人哈哈大笑,互相摟抱,滾跌在地。」

(虛竹劇照)

從這里來看,二人是打成了平手,誰也吸不走誰的內力。

不過細心的朋友可能發現問題了,那就是此時的虛竹已經是集合逍遙三老的內力,而根據后續的劇情來看,段譽還有提升,他後來吸走那兩位西夏壯漢的內力就不提了,那二人本就只是小魚小蝦,給段譽帶不來多大的提升,但鳩摩智卻是書中的絕頂高手,段譽在西夏枯井中吸走鳩摩智的內力必然是會有一波大提升,所以從賬面實力來看,故事結尾之時,段譽是要強于虛竹了?

妳若這麼想的話,可能又錯了,因為頂尖高手對決,內力上的些許差距或許已經不重要了,而決定勝負的關鍵應該是他們在進攻端的殺招。

三、明顯的差距

前文提到過,段譽在進攻端有六脈神劍這等絕招,根據金庸自己的說法,能夠「化氣為形」的武功可以說是趨近魔幻的程度,畢竟這不符合實際。

但這里也有個問題,金庸說它趨近魔幻的境界是指它「化氣為形」這件事,而不是指它的威力極大,事實上從實際效果來看,六脈神劍的威力并不強,這一點從段譽與慕容復的對決就能看出來。

(無崖子劇照)

少室山大戰時,書中有這麼一段描述:「 段譽心不旁鶩,于靈鷲宮眾人上山全不理會,凝神使動商陽劍法,著著向慕容復進逼。想到王語嫣一言一動,盡在回護慕容復,心中氣苦已極,六脈神劍既已使動,內力持續激出,劍勢不衰。慕容復這時已全然看不清無形劍氣的來路,唯有將一筆一鉤使得風雨不透,護住全身,時時縮在大槐樹之后躲避劍氣。

一棵樹就能擋住六脈神劍,換言之,六脈神劍甚至打不穿一棵樹。

正所謂「一力降十會」,虛竹出招之后的威力就遠勝于段譽的六脈神劍,甚至都不用看后期武功大成的虛竹,只看剛剛得到無崖子傳功的虛竹,妳就知道段譽與他的差距有多大。

剛得無崖子傳功時,虛竹便隨手打出了一擊,妳且看效果如何?原著道:‘’ 虛竹不明所以,依言虛擊一掌,只聽得喀喇喇一聲響,好好一堵板壁登時垮了半邊,比他出全力撞上十下,塌得還要厲害。虛竹驚得呆了,道:‘那……那是什麼緣故?’那老人滿臉笑容,十分歡喜,也道:‘那……那是什麼緣故?’虛竹道:‘我怎麼……怎麼忽然有了這樣大的力道?’那老者微笑道: ‘妳還沒學過本門掌法,這時所能使出來的內力,一成也還不到。妳師父七十余年的勤修苦練,豈同尋常?’

(段譽劇照)

段譽那便是全力打不穿一棵大樹,虛竹這邊是一成力量便能打得石壁垮塌半邊,孰強孰弱,高下立判了。

所以金庸沒讓段譽與虛竹打一場,不過是為了保全二人的強者形象,若真開打,段譽怕是會被虛竹輕松壓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