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天龍八部最荒唐的一男一女,出場就注定了結局,都是為他人做嫁衣

天空之城 2022/09/10

要說最為喜歡的金庸武俠小說,且印象尤為深刻的,自然莫過于天龍八部。因為這個時代非常豐富精彩,各路人馬各顯神通。吐蕃國師鳩摩智一派,大理段氏一族,西夏一品堂,慕容世家,逍遙派一脈等等,人的交織,事的交織,再摻進專屬江湖的跌宕奇妙,就構造成一個特別出彩的故事。

而在天龍八部中,除了各大陣營的對立和相輔相成外,還有眾大門派的爭斗及攜手,另外加上涌現出很多優秀的獨立人設。慕容復、蕭峰、虛竹、掃地僧、玄慈方丈、岳老三這些人物,都被刻畫得非常立體以及擁有自己鮮明個性。

但是,奈何每個角色的設定之初就寫好了他們的走向,盡管人物們在自己的世界中也努力奮斗,可終究改變不了人生走向,也許在他們的角度,就如同現實的我們,感受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注定了自己的結局,就算是頂尖武林高手,也無可奈何。于是,他們身上不知不覺被打上一下可憐、可惜、不正經的標簽,本文我就來侃侃荒唐一次,聊聊天龍八部中最荒唐的一男一女,他們出場就注定了結局,都是為他人做嫁衣。

其實,說到后面的描述,也許很多人會猜測,因為在天龍中存在多位內力繼承或被吸取,自己辛苦積累多年的內功,一朝便給了別人,這便是為人做嫁衣。有的人會說是不是無崖子,畢竟最開始的尤其高深的內力傳灌便是他,不過筆者認為,無崖子傳功是有著自己的打算,畢竟他想報仇,又行動不便,只能找個衣缽傳承,傳功是為了讓他幫自己完成目的。而這個荒唐的男子其實是鳩摩智。

要知道,鳩摩智為人非常高調和張揚,他極力表現自己,是炫耀也是看重名利,他可沒想過把自己辛苦累積的功力給人。殊不知鳩摩智一出場早注定了結局,不管他如何表現,也逃不過最后內力被段譽吸盡的結局,所以他是最荒唐男子。

至于最荒唐女子,那就是逍遙派的天山童姥。她對虛竹得到無崖子傳承又喜又哀,喜是因為師弟后繼有人,哀是看不上虛竹。哪怕童姥為了師弟調教虛竹,她也是沒想過會傳功于他,只想著跟李秋水斗,掌控手下奴仆,他日可以重振輝煌。不曾想,自己不擇手段開發出虛竹潛力,結果還將一身功力被動傳給了他,苦戀一生且吃盡苦頭,下場也是為虛竹做嫁衣,實在荒唐。

你覺得天龍八部中誰最荒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