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二戰盟軍轟炸機組人員的死亡率為何那麼高?

二戰期間,轟炸機部隊是至關重要的一支作戰力量,例如戰爭中后期盟軍轟炸德國工業城市摧毀其軍工生產能力、美軍轟炸日本加速其投降。但是,轟炸機機組人員的生存處境少有人關心。

事實上,二戰時轟炸機成員的作戰傷亡率極高,盟軍的轟炸機部隊中,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人能活著看到戰爭結束。敵軍地面的高射炮、空中的攔截戰斗機,以及惡劣的空中環境等等,無不威脅著他們的安全。

地面高射炮部隊

高射炮是防空體系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二戰時德軍有規模相當龐大的高炮部隊。在1944 年初,德國本土部署著超過2萬門高射炮,其中有三分之一為重型高射炮。

▲被高射炮擊毀的盟軍轟炸機

1944年,德國高射炮部隊平均每月消耗300萬發炮彈,由此可以想象出其可怕的火力密度。當時德國空軍主要裝備5種口徑的高射炮:20毫米、37毫米、88毫米、105毫米和128 毫米,可以構成包含各個層次的全面火力網。尤其是Flak 40型128毫米重型高射炮,射高可達10,000米,最大射速14發/分。

高射炮在防空作戰時,一般不是直接命中來毀傷飛機。而是指揮地面的炮群向轟炸機預計通過的路徑上發射密集的炮彈,裝延時引信來讓炮彈恰好在飛機經過的高度上爆炸,每發炮彈爆炸都會有相當大的殺傷半徑。這樣就可以在轟炸機周圍形成密集的彈幕,轟炸機群不得不在滿天爆炸的炮彈之間穿行。

機艙的四周響徹炮彈的爆炸聲,爆炸的火光閃得人頭暈目眩,空中充斥著煙霧和彈片,地面探照燈的光柱在空中搖晃,爆炸的沖擊波讓機身劇烈震顫,還有敵方升空攔截的戰斗機不時襲擊著轟炸機。受到重量限制,二戰時的飛機機艙大多只有一層薄薄的金屬蒙皮,橫飛的彈片可以把機艙打一個對穿。

在這樣的環境下,機組成員毫無還手之力,只能祈求上帝,能不能活著通過全憑運氣。甚至此時他們還不能逃離這片空域,必須繼續沿著預定路線前進,并且在目標上空完成投彈才能返航。

▲德軍截擊機攔截盟軍轟炸機

敵方截擊機

敵方除了地面的高炮部隊之外,還會出動戰斗機進行攔截。相比于輕盈靈活的戰斗機,轟炸機就像是笨重的鋼鐵巨獸,機動性差無法閃避,而且還需要沿著預定路線,不能擅自轉向脫離。接近目標時,己方護衛的戰斗機往往已經由于航程的限制返航了,轟炸機只能憑借自衛機槍的火力,一邊擺脫戰斗機的追擊一邊繼續向目標前進。場面酷似非洲草原上獅群追逐撕咬大象。

雖然轟炸機上大都配備有炮塔,但由于口徑和機動性的限制,還是無法和戰斗機抗衡,只能起到有限的自衛和驅逐的作用。而且由于炮塔數量有限,還是會留下很多射擊死角,給敵機留下可乘之機。會有無數戰斗機在空中瘋狂地追逐攻擊轟炸機,發射的大口徑子彈和機炮炮彈可以直接穿過整個機艙,遇到機組成員就會血肉橫飛。

▲日軍攔截投彈中的盟軍轟炸機

即使后期美國的B-17和B-24轟炸機上配備了超過十挺重機槍的強大火力,還是很快被德國截擊機飛行員找到了可乘之機,他們采取命中率高的迎頭攻擊戰術,專打轟炸機防御較弱的正面,或集中攻擊編隊最外圍的轟炸機,沖散轟炸機隊形后逐一獵殺,并加裝大口徑機炮和空對空火箭彈提高殺傷效果。事實證明轟炸機的自衛火力終究不是戰斗機的對手。

設置炮塔還會使操作機槍的機槍手處于極大的危險中。例如尾部機槍手,由于戰斗機往往會選擇咬尾攻擊,所以位置恰好處在機尾的機槍手往往是首當其沖的。在1944年盟軍對德國發動的大規模空襲中,許多轟炸機返回后,尾炮塔里只有機槍手的尸體了。

另一個更可怕的位置就是B-17的機腹機槍手。球形的機腹炮塔懸掛在飛機外,機槍手與外界呼嘯的敵方戰斗機和不斷爆炸的高炮炮彈只隔著一層有機玻璃,無論是心理壓力還是實際上的危險都是極大的。早期型號的機槍手是在起飛前從機艙外進入炮塔的,只有降落后才能出來,從起飛到降落都只能待在這2.3立方米的空間里。

▲B-17機腹機槍手要在地面進入球形炮塔

雖然后期經過改進,使得機槍手可以從機腹炮塔進入機艙,但在經過防空炮火的猛烈轟擊和敵軍戰斗機的攻擊后,炮塔常常會卡死,直到降落后機槍手才能在地面人員的幫助下出來。隔著一層有機玻璃直面敵方炮火還不是最恐怖的。一旦遇到不得不棄機跳傘的情況,球形炮塔中的機槍手需要先爬到機艙背上降落傘包,然后才能跳傘逃生。

另外轟炸機降落時,腹部炮塔與地面的距離僅有30厘米,一旦飛行員失誤,機腹機槍手就得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在地面上壓成肉泥。

▲在著陸時被壓扁的球形炮塔

返航路漫漫

即使轟炸機能僥幸逃過高射炮彈幕和敵方戰斗機圍堵,投下炸彈開始返航,能否能回到機場也是一個未知數。從這樣的煉獄中飛過,飛機仍完好無損幾乎是不可能的,不可避免地會被擊傷。

如果遇上油箱被打穿導致燃油不足以支撐回到機場、有發動機被擊毀導致動力不足(二戰時的重型轟炸機都是多發的)、雷達被打壞導致迷航等等情況,飛機支持不下去時,機組要麼跳傘逃生要麼迫降。如果在己方國土跳傘還算幸運,可以順利返回部隊。

一旦在敵占區跳傘,等待他們的往往是被俘然后投入戰俘營。選擇迫降的話,全機組的命運就都托付給飛行員了,選擇場地、實施迫降,稍有不慎就會機毀人亡。還有的飛機投彈艙卡死無法投下炸彈,只好帶著炸彈返航,先在機場上空盤旋等待著機場疏散人員。一旦炸彈在著陸瞬間由于沖擊力投出爆炸了,將摧毀整個跑道。

▲蘭開斯特轟炸機被擊毀的機尾炮塔

其他因素

除去敵人的火力,還有許多其他因素危及轟炸機機組成員的生命。

轟炸機往往在9千~1萬米的高空中前進,二戰時的飛機不是全密封的,成員需要防寒服和氧氣面罩才能在低溫缺氧的機艙中存活下來。即便有配備電熱防寒服等裝備,還是有許多機組人員會被凍傷甚至截肢。

▲側射機槍手穿著厚厚的防寒服,帶著氧氣面罩

生存率極低

正是由于如此多的危險因素,轟炸機部隊和空降兵、潛艇部隊一起,成為二戰陣亡率最高的三個兵種之一。

二戰期間的歐洲戰場,盟軍空軍共出動轟炸機144萬架次,損失2萬架,轟炸機的平均壽命只有160天。英軍轟炸機機組人員總數達到12.5萬人,截至戰爭結束時有72%的人員陣亡、被俘或失蹤,其中有約5.5萬人是直接陣亡的。

在整個二戰期間,B-17重型轟炸機共生產了12700架,據統計有4735架毀于戰斗之中,損失率高達37%。英國皇家空軍規定轟炸機組人員執行25次任務后就可以退役或者調去其他崗位。

在著名的黑色幽默小說《第二十二條軍規》中,主角約瑟連就是二戰美軍部署在歐洲戰區的轟炸機機組領航員。在小說的最后,他的戰友有的死于高射炮彈片,有的在后座機槍位上被打得內臟流出防彈衣,有的海上迫降后不知所蹤,讓人倍感凄涼,而這也正是二戰盟軍轟炸機成員的真實寫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