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金庸沒寫《射雕前傳》太可惜,武林中發生了4件大事,夠寫四本書

Mrs.Z 2023/01/16

《射雕英雄傳》可以說是大部分人接觸的第一部金庸作品,即便是沒有讀過原著的人,也一定聽過郭靖守襄陽的事跡,不過其實金庸作品成功的原因并不在于主角的故事足夠精彩,而在于他描繪的武俠世界十分宏大,在主線劇情之外,還有諸多支線劇情。

《射雕英雄傳》的故事結束之后,還有《神雕俠侶》與《倚天屠龍記》這兩部作品,可以說它們不僅僅是三個獨立的故事,而是湊出了一個完整的世界,也正因為如此,不少讀者疑惑,為何金庸不寫一部《射雕前傳》,繼續將那些熟悉的角色的故事補全呢?

(段譽、虛竹劇照)

再說若是有一部《射雕前傳》的話,那麼從《天龍八部》到《射雕英雄傳》的過渡就會更平滑,難不成是因為這個時代無事可寫?顯然不是,因為從書中的細節來看,這個時代甚至有四件大事值得去寫。

一、少年除五霸

盡管《天龍八部》結束之后,段譽和虛竹仍處于當打之年,他們的故事自然值得被續寫,但嚴格來說,段譽、虛竹距離《射雕英雄傳》太遙遠,所以僅僅是寫《射雕前傳》的話,這些前輩高人自然也只能一筆帶過。

但段譽和虛竹若有傳人的話,倒是非常適合當主角,而新修版的《天龍八部》中就提到虛竹後來收了一個徒弟。

原著道:「過得多年,丐幫中出了一位少年英雄,為人穩重能干,人緣甚佳,群丐公議,推之為主。各人尊重蕭峰原意,送此人去靈鷲宮,先由虛竹考核認可,再傳他‘打狗棒法’及‘降龍十八掌’。這少年幫主不負所托,學得神功,又將丐幫整頓得蒸蒸日上,竟爾中興,丐幫自此便視靈鷲宮為恩人。」

(丐幫劇照)

這位少年姓甚名誰書中可沒交代,但根據黃蓉的說法,這位幫主當年應該是除了洛陽五霸。

書中是這麼說的:「 想當年丐幫第十一代幫主在北固山獨戰群雄,以一棒雙掌擊斃洛陽五霸,真是何等英雄。

少年除惡霸的故事還要多「武俠」?這自然是極佳的題材。

二、劍魔闖江湖

只要談及「前射雕時代」的故事,那麼「劍魔」獨孤求敗這個角色總是繞不開的,即便金庸從未讓這個角色正式登場,甚至可以說他只是個龍套中的龍套,但他的事跡卻牢牢地烙印在讀者心中。

「縱橫江湖三十余載,殺盡仇寇奸人,敗盡英雄豪杰,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獨孤求敗劇照)

獨孤求敗的劍法是跟誰學的?獨孤求敗闖蕩江湖之時又遇上過哪些前輩高人?還有他刻在紫薇軟劍旁的那句「誤傷義士不詳」,那義士指的又是何人?

要知道獨孤求敗對于仇寇才會痛下殺手,對于那些正派高手,他向來只是點到為止,是怎樣的經歷才賦予了他這樣的性格?

他身邊的那只神雕也絕非凡物,那雕兄在後來的襄陽大戰中光是扇一扇翅膀就能夠將蒙古大軍的弩箭給扇落,這是何等夸張的巨力?而如此神獸居然會愿意常伴獨孤求敗左右,他是如何收服這神獸的?

這個角色身上留下了太多的謎團,甚至光是這個角色的故事就足以被寫成一本書。

三、黃裳征明教

都說張三豐才是古今第一宗師,可論及對武林的影響力,其實「北宋大內文官」黃裳也絲毫不輸張三豐,甚至可以說他所創出的《九陰真經》對于武林的影響遠比張三豐所創的武功要深遠。

兩代五絕都先后染指《九陰真經》中的精妙武學,後來那峨眉派掌門周芷若更是學了《速成版九陰真經》之后便有了匹敵張無忌的實力,可見那經書中的武功之神奇。

(北宋文官劇照)

而黃裳當年創出這本經書的過程也十分坎坷,根據周伯通的說法,這人原本是個文官,後來無師自通悟出了一身神功,接著在征討明教的過程中又將各路高手的武功給記了下來,後來他為了躲避群雄追殺而隱居四十年,待他重出江湖之時,仇家多半已不在,于是他將畢生所學編纂成冊,這才有了《九陰真經》。

這樣的故事堪稱傳奇,再加上這段故事還能引出後來在倚天時代風光一時的明教,自然能勾起讀者心中的情懷。

四、五絕戰山巔

要論「前射雕時代」最重要的一個大事件,那必然還得是五絕在華山論劍。

《射雕英雄傳》書末的第二次華山論劍并沒能讓讀者盡興,因為這一次參與論劍的高手實在太少,即便是算上那前來攪局的瘋子歐陽鋒,也只有區區四人而已,即便郭靖已經擊敗了洪七公與黃藥師,也很難讓讀者承認他就是這個時代的天下第一高手,畢竟一燈大師和周伯通都沒有出手。

而《神雕俠侶》書末的第三次華山論劍更是無趣,那一次論劍直接成了一場文斗,群雄甚至都不屑動手,直接以口頭論武的方式決選出了新一代的五絕,著實有些掃興,當然,這樣的設定結合書中的情節來看又是合理的,畢竟此時群雄基本是一家親的狀態,開打反倒有些不合適。

如此看來,發生在《射雕英雄傳》故事開篇之前的第一次華山論劍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高手對決。

(四絕劇照)

即便周伯通只是隨口說了一句,也能讓讀者產生無限遐想:「那時是在寒冬歲盡,華山絕頂,大雪封山。他們五人口中談論,手上比武,在大雪之中直比了七天七夜,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個人終于拜服我師哥王重陽的武功是天下第一。」

這場長達七天七夜的戰斗中發生了什麼?這是一場車輪戰,還是東南西北四絕合力圍攻王重陽?而當年的重陽真人又有多強?顯然這些細節都十分耐人尋味。

說來遺憾,這些足以湊出四本書的內容全部被金庸一筆帶過,對于讀者而言,著實是一大憾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