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都是女魔頭,梅超風和李莫愁誰更強?郭靖與梅超風的比試說明一切

天空之城 2022/09/03

桃花島主,弟子眾多,以五敵一,貽笑江湖!《神雕俠侶》時期,赤練仙子李莫愁和桃花島產生糾紛,于是大放厥詞,嘲笑黃藥師弟子無人。黃藥師自恃身份,無法出手教訓李莫愁,心中無比悔恨:「倘若我曲陳梅陸四大弟子在此,焉能讓他說嘴?」

黃藥師口中的曲陳梅陸四大弟子,指的就是曲靈曲、陳玄風、梅超風和陸乘風四個徒弟。這其中梅超風是他所有徒弟中首席女弟子,在射雕時代曾和陳玄風二人聯手闖下「黑風雙煞」的兇名。黃藥師言外之意,只要梅超風還在,勝過李莫愁易如反掌,根本不會給李莫愁嘲笑桃花島的機會。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我們先來分析一番梅超風和李莫愁各自的武功特點

梅超風和陳玄風原本都是黃藥師的徒弟,只是二人相處久了日久生情,他們深知自己的師父黃藥師喜怒無常,脾氣怪異,擔心他們的感覺會受到師父的阻撓,于是商量之后決定為了愛情放棄一切,干脆離島私奔。只是二人學藝時間并不長,擔心行走江湖會受人欺負,于是臨走之時將黃藥師騙自周伯通的《九陰真經》下卷盜走。

梅超風和陳玄風限于見識不足,武學底蘊尚淺,壓根無法理解九陰真經中詰屈聱牙、晦澀難懂的文字,誤解了真經中「摧敵首腦」的意思,將堂皇大氣的摧堅神爪練成了陰森詭異的九陰白骨爪,因為動不動就在人腦袋上抓五個洞,這才得了「黑風雙煞」的綽號。

從射雕原著中的描述來看,梅超風并沒有練成九陰上的內功,畢竟他們盜走的只是下卷,里面基本上都是九陰著作者黃裳收集的一些武功招式,極少的一些內功修煉法門二人壓根看不明白。在趙王府中梅超風還要套馬鈺話,請教郭靖。她的內功應該還是在桃花島時打下的底子。除了九陰白骨爪外,梅超風還修煉了白蟒鞭法,以及外功中的橫練功夫。

李莫愁是古墓第三代首席大弟子,所學的功夫以古墓派林朝英留下的武學為主。林朝英早年因為和王重陽的感情挫折,對感情一直如避如蛇蝎,對門人弟子也定下了十分苛刻的規矩:古墓女弟子除非遇到愿意為你付出生命的男子,否則終生不得離開古墓。

李莫愁早年因為和陸展元的感情,早早就離開了叛出了古墓。除了古墓派的基礎功法外,古墓派武功的精髓《玉女心經》她并沒有學到。她的拿手功夫就是五毒神掌、拂塵功夫和暗器冰魄銀針。

李莫愁和梅超風未曾朝過面,武功不好比較,但她曾和桃花島門下的三人交過手,分別是傻姑、馮默風和黃蓉。在和傻姑交手時,黃藥師針對傻姑特點精心為她打造的三招叉法完全做到了一拙破千巧,讓李莫愁感覺有力無處使,所有精妙的招式未起到作用就被迫變招,驚疑交加的李莫愁最終選擇了退走。

和馮默風交手時,一條腿不方便的鐵匠馮默風用一柄燒紅的大鐵錘毀了李莫愁的拂塵。和黃蓉交手時李莫愁更是沒占到便宜,畢竟此時的黃蓉武功好歹認真練過一段時間,五絕之下少有人能匹敵。智計方面能勝過她的人更是沒有,李莫愁武功和心計皆被碾壓,最后無奈敗走。

但這并不意味著梅超風這位桃花島的首席女弟子就一定也可以勝過李莫愁。

梅超風的優勢非常明顯,那就是招式的詭異精妙。九陰真經下卷記錄的是黃裳的仇家的武學,能被黃裳看中,這些武學自然是有獨到之處的。像是白蟒鞭法,招式就足夠詭異,倚天中初學乍練的周芷若就曾以此一鳴驚人,打敗了武當二俠。

但梅超風的劣勢更加的明顯,那就是眼睛在與江南七怪的爭斗中被打傷,從此雙目失明,無法視物。雖然武功到了一定境界,可以靠聽力部分替代眼睛的功能,但畢竟還是存在極多的局限。在歸云莊時,降龍十八掌尚未練全,打不過歐陽克的郭靖就能靠慢掌之法打敗梅超風,遇上心思活絡的高手,少了視力的梅超風絕對會吃大虧。

李莫愁的武功在神雕中完全被小瞧了。重陽宮之戰后,小龍女受傷,李莫愁曾助楊過為小龍女療傷,原著中就曾說過李莫愁的內力之渾厚完全不下20歲時的楊過。要知道那時的楊過經歷了四年多古墓寒玉床的磨礪,內力已經是妥妥的一流偏上的水準。

神雕原著中對古墓派的武功極為推崇,特別是暗器和輕功。玉蜂金針和冰魄銀針各有神妙,古墓輕功更是被金庸明確說出非他派能及。李莫愁曾在懷抱郭襄的情況下借助輕功絕技更是和金輪法王這位五絕級的高手對抗了近百招。

如果真比招式,沒有學到古墓派武功精髓的李莫愁大機率是比不上梅超風的,但若是真比武論生死,梅超風絕對贏不了李莫愁。

李莫愁不只是心狠手辣,她心計上也并不差。除了暗器,她還精通各種毒功。心計上輸給黃蓉并不丟人,在與其他人比時,李莫愁并不差。在與金輪法王對抗時,前期靠著輕功勉力支撐,后來看出金輪法王對她懷中抱著的郭襄頗有顧忌,招式避著她,馬上想出了對策,一旦避不開金輪法王的招式,就以郭襄為盾來抵抗。不只是心腸夠狠,能夠在戰斗間隙發現問題,說明她腦袋也很好使。

有毒功,有心計,又沒多少底線,連郭靖都能想出以慢速出掌的辦法來對付梅超風,李莫愁要對付一個功力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眼睛還無法視物的梅超風還會有難度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