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中途島海戰的最大功臣:你不了解的二戰傳奇將領

二戰美國海軍名將斯普魯恩斯,被稱為「沉默的勇士」。

斯普魯恩斯沉默到了不惜放棄名譽,不屑辯解溝通。他回避公眾宣傳之堅決,已大大地影響了今人對他在戰斗中殺伐決斷的領會。

尼米茲稱斯普魯恩斯為「一個優秀的人,了不起的領袖」,還說怎麼贊譽他都不過分。但他在將星閃爍的二戰史中算不上耀眼的英雄。

舉個例子, 他在«美國名人錄»中的詞條只有短短三行(還包括了全名)。在關于二戰中的美國海軍行動的歷史巨著中,歷史學家塞繆爾▪莫里森只是把斯普魯恩斯稱為「中途島的勝利者」。

在注腳中,莫里森這樣解釋:「斯普魯恩斯將軍對本書初稿的建議是,刪除‘勝利者’這個詞,代之以‘指揮了一個航母艦隊’。但是我決定保留這個詞。」

一件小事,足以看出我們今天對斯普魯恩斯的了解是大打折扣的。

斯普魯恩斯第一次指揮戰役,就趕上二戰轉折點之一的中途島海戰。這令人不得不感嘆,有些人就是為大場面而生的,為時代而生。

到中途島海戰時斯普魯恩斯已經56歲,年輕時他就一直沉默寡言,不引人注目,不張揚,面部表情很少。按照軍隊慣例,這樣性格的人很難被列入重點培養的晉升名單中。

斯普魯恩斯曾在多條戰艦上服役,還進修了電氣工程課程,并專門研究過各國海軍艦只的防火措施。在戰艦上,他是一個引擎、儀器和槍炮專家,話不多,干活行。

通過不斷地學習深造,他獲得了各個崗位的經驗,幾乎一個層級都沒落下,既當過兵,又干過參謀,一步步穩健地走上了艦隊核心位置。

在歷史的關鍵時刻,1942年,在太平洋戰場的轉折點前夕, 「公牛」哈爾西因為嚴重的帶狀皰疹無法指揮戰斗,臨時向尼米茲推薦一名將領代替他。他選中了斯普魯恩斯。

哈爾西和斯普魯恩斯一直是非常親密的朋友。斯普魯恩斯內向、謹慎、安靜,哈爾西急躁、沖動、高音大嗓。斯普魯恩斯對哈爾西一直非常尊重。斯普魯恩斯此前并沒有指揮戰役的經驗,哈爾西選擇斯普魯恩斯也挺能反映「公牛」的性格,沖動、喜歡冒險,不按常理出牌。

尼米茲希望哈爾西趕緊從床上蹦下來回到艦隊,他的第二人選是打過珊瑚海海戰的奧布里▪菲奇。最后在哈爾西的堅持下,以及考慮到斯普魯恩斯對第16特遣艦隊的情況更熟悉,還是同意了斯普魯恩斯。但是尼米茲還是留了點后手,他讓弗萊徹分擔了部分戰術指揮權。

如果說選擇誰都是一種賭博,哈爾西就是賭對了。斯普魯恩斯的謹慎而不乏決斷的性格即使不會出彩,也肯定能夠保底,而且還有很大機會獲勝。1942年6月4日中途島之戰打響,誰也沒想到斯普魯恩斯把中途島打得這麼漂亮這麼刺激。

斯普魯恩斯接手的是力量對比懸殊、毫不樂觀的戰斗。6月4日,他決定不再拖延時間,趕在敵人發現和攻擊之前,就命令企業號和大黃蜂頂風去進攻日本海軍。

此時雙方距離還有170英里,這是美軍俯沖轟炸機,魚雷,乃至戰斗機的極限范圍,但一個措手不及生生把「赤城號」等幾艘航母變成了燃燒的殘骸。這一勝利展示了斯普魯恩斯計算風險和放手賭博的果敢。

▲ 攻擊日軍航母「赤城」號

美軍取得中途島戰役的勝利,雖然必須歸功于情報工作,日本人的錯誤,運氣,甚至麥克拉斯基、沙姆韋等第一線飛行員隨機應變的臨場發揮,但斯普魯恩斯的決斷才是關鍵。

整個戰役就是一場傳奇。穿越到70多年前浩瀚的太平洋上,仿佛看到斯普魯恩斯對即將飛上藍天的麥克拉斯基耳提面命:放飛自我吧兄弟,隨便炸。

斯普魯恩斯后來因此被指責沒能以最快的反應速度乘勝追擊。這個指責的邏輯是,他錯失了進攻山本艦隊或者近藤艦隊的好機會。如果他能在第二天離他們更近,就可以一網打盡。

這種對錯評判說起來容易,反正斯普魯恩斯也不愛辯解。只有還原到他當年的視角,我們或許才能理解,一個真正的勇士敢進也敢退。

炸沉了「飛龍號」的轟炸雖然不能說是結束了一天的戰斗,但對于美軍確實是個分水嶺性的時刻。中途島戰役第二天,也就是1942年6月5日凌晨,斯普魯恩斯和弗萊徹要考慮的是戰局如何收場,而他們當時能接觸到的信息并不完整。

▲ 中途島海戰形勢

對于弗萊徹來說,當務之急是如何處理受損嚴重的「約克城」號航母。「約克城」的幸存者都已經被轉移,疏散相當地快。夜幕降臨,日軍夜間襲擊第17特混艦隊的企圖并非不可能。「約克城」靜靜地癱在那,已經成了最容易攻擊的目標。

弗萊徹的6個驅逐艦都擠滿了幸存者,令他們參加任何海面行動都成問題。于是他明智地選擇了全部軍艦都撤離該區域,靠近斯普魯恩斯。當斯普魯恩斯盡職地詢問他理論上的上級弗萊徹有沒有進一步指示時,弗萊徹很有風度地回答說沒有指示,他會跟從斯普魯恩斯的行動。

這時的斯普魯恩斯,當然不想夜間和日本艦隊纏斗。一方面,美國艦隊在白天的戰果實屬不易,付出的代價也著實不小——約克城號已廢,飛行員們筋疲力盡,魚雷機中隊基本被滅。

▲ 傾覆的「約克城」號航母

斯普魯恩斯意識到在飛機數量上日軍占有優勢,并且他們非常渴望再打一仗挽回敗局。他還知道,上一次報告里,日軍在西面的進攻部隊仍然對中途島構成威脅。

更糟的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了解周圍所有日軍航母的數量,戰前情報顯示日軍在附近的航母不止4艘,炸沉飛龍號的轟炸機曾遭到零式戰斗機攻擊也意味著有這個可能。

再說,誰知道明天是不是還要防御日軍對中途島的再次進攻。所以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保存現有力量。于是斯普魯恩斯決定向東行進直到午夜。然后,他會向北航行一小時,等夜晚過去再向西轉向。這個邏輯是,他可以由此與日軍保持距離,又能在破曉時對中途島提供支援。

▲ 登上《時代》雜志封面

此外,這些指責甚至沒考慮到,尼米茲這場戰役計劃的主要目標是摧毀日軍航母艦隊。這個目標已經實現了。在這個節骨眼上,山本或近藤實現大逆轉的唯一可能就靠斯普魯恩斯恩準了,只要斯普魯恩斯魯莽地撞到他們的槍口下就行。

斯普魯恩斯已為美國海軍贏得了優勢,也就擁有了主動權。附近的日本軍力不管多麼強大,只要美國艦隊跟他們保持距離,他們也沒可能實現逆轉。斯普魯恩斯向東的行進確保了他保持這個優勢,也就鎖定了勝利果實。

其它事實也間接證明,南云忠一確實渴望并想方設法主動靠近美軍。在那個時間點就意味著要實施夜襲。近藤艦隊顯然也是這樣想,所以一直向東趕去支持南云。斯普魯恩斯如果選擇乘勝追擊敵人,就會直接撞進日軍強大的海面部隊,他們可是受過充分夜間行動訓練的。

「謹慎地脫離敵軍」這種類似的事情后來又發生過一次,由于斯普魯恩斯沒有在菲律賓海戰中積極地追逐日本艦隊,他受到了一些飛行員的批評。然而斯普魯恩斯對此給出了一個明確的回應——我的首要任務是塞班。

有意思的是,哈爾西因為在萊特灣海戰中被日本艦隊誘騙帶走同樣受到了指責,他后來不無自嘲地評論說:如果當年能調換一下,我去指揮菲律賓海戰,讓斯普魯恩斯來打萊特灣,效果可能更好。

斯普魯恩斯明明可以成為傳奇,卻甘于平凡,當個乏味的人。其實他的性格特點非常鮮明。

冷靜,能夠在難以想象的壓力環境中保持頭腦冷靜,做出明確的決定,任何時候都不沖動。為了保證思考能力,在非戰斗期間,他堅持要求晚上睡覺時不被打擾。

目標明確。在斯普魯恩斯指揮生涯的初期,也許「沉默」是占有主導地位的性格特征,但隨著戰爭走向血腥,其性格特點更多表現為專注。

他一直專注于指揮責任。在中途島,明知機載燃油難以堅持到返航卻命令轟炸機立即起飛,只能說他目標極其明確,一將功成萬骨枯。他在最后時刻克制住了追擊撤退的日本艦隊的誘惑,也是因為、最重要的目標已經實現。

中途島之后兩周,他成為尼米茲的參謀長。他的辦公室里只有一張桌子,沒有多余的椅子,這樣來訪者就不會呆太久。

果斷。斯普魯恩斯的洞察力能發現別人看不到的機會,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多年從軍的歷練,他的果斷來自于自信。

合作。斯普魯恩斯與尼米茲、哈爾西、弗萊徹等人的合作是順利的。斯普魯恩斯低調內斂,但并不好對付。后來的資料也爆出,菲律賓海戰期間,由于意見不合,斯普魯恩斯狠狠告了米切爾一狀。

但是他從不記仇,對米切爾該信任還是信任,該用還是用。后來他們兩人也互相敬重。另一方面,他經常將權力下放給軍官,允許非常低級的軍官給他提供信息,甚至改進建議,珍視一線的將士,相信他們經常比上面的人懂的更多。

正如歷史學家莫里森后來專門描述斯普魯恩斯在中途島的表現——他有這樣的能力,沒有人嫉妒他,他也沒有和任何人對抗,就贏得了幾乎所有與他接觸的人的尊重。

▲ 斯普魯恩斯與尼米茲等人合影

很多人都說,斯普魯恩斯是一個傳奇,也是一個謎。然而他淡泊出世的態度,更容易掩蓋他的傳奇。

與哈爾西不同,斯普魯恩斯沒有成為五星上將。他不抽煙喝酒,口味簡單,每天早上給自己沖一杯熱巧克力,每天都會默默走上幾英里,看上去是個乏味的人,唯一的愛好是交響樂。當有記者來采訪,總會發現他正穿著工作服在花園里勞動。

海軍上將歐內斯特▪金認為斯普魯恩斯是「海軍里最聰明的人」,而斯普魯恩斯自己或許并不這麼看。除了家人和他最親近的朋友,沒有人了解、也沒有人討論他的私人生活。

斯普魯恩斯在退休時寫道:我通過生活取得的成功,因為我是一個好男人。我很懶,有些人認為我很安靜,一定在想一些深刻重要的問題。事實并非如此,我什麼都沒想,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