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射雕中常被高估的角色:陳玄風當真強于梅超風、丘處機?

Mrs.Z 2022/12/26

在論及射雕絕頂之下的一流高手時,基本上也就是陳玄風、梅超風、丘處機三人競爭絕頂之下的最強者,而不少人似乎是認為,這三人的排名是陳玄風>梅超風>丘處機。在這里筆者是有異議的,道理很簡單,陳玄風死的早了,他在郭靖六歲那年就被郭靖殺了,如果把時間定格在郭靖六歲那年,這個排名基本上沒有問題,但我們常說不能刻舟求劍,活人的武功是會進步的,死人才定格在死亡的那一刻。

這里來說說個人為何認為陳玄風不可能強過十二年后的梅超風、丘處機。

陳玄風

陳玄風死時,比丘處機、梅超風強多少?

我們先說,截至陳玄風死亡時,他比丘處機、梅超風就強了很多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陳玄風強不了二人多少。的確這個可能有些反直覺,因為比之梅超風,一方面陳玄風是師兄,在桃花島時武功高出梅超風不少,一方面梅超風的九陰是學自陳玄風,由陳玄風先練,然后再去教給梅超風。第三,陳玄風是丈夫,金書一般來說丈夫比妻子強過不少。這三點似乎都指向陳玄風遠勝梅超風。

然而陳、梅、丘三人都曾經大戰過江南七怪,也被七怪點評過,我們就七怪對三人的評價,以及三人對戰七怪的直接實戰表現來說,三人真就沒多少差距。

我們先說梅超風和陳玄風這對夫妻內部對七怪的表現,梅超風對陣七怪的情況是,柯鎮惡提前埋伏在棺材中,準備偷襲梅超風,六怪則隱蔽在旁邊,但韓寶駒卻不慎暴露,隨后六怪合力圍攻梅超風,結果自然是六怪合力也不敵梅超風,雖然全金發擊中梅超風兩下,但效果不大。久戰之下,六怪中已經有三人被梅超風抓傷,張阿生、韓寶駒、全金發累的氣喘吁吁,朱聰見狀不妙,引誘梅超風到柯鎮惡藏身的棺材,柯鎮惡偷襲成功,打瞎了梅超風的眼睛,梅超風長嘯呼喚陳玄風支援,隨后緊守門戶,等待陳玄風到來。朱聰聽見陳玄風長嘯而來,叫上全金發準備埋伏陳玄風一波,其余幾人除眼睛不便的柯鎮惡外,繼續圍攻梅超風。

梅超風

那邊陳玄風則飛奔上山,朱聰遠處看陳玄風的身法,認為似乎功力在梅超風之上,注意這個似乎,是不確定的語氣,說明就從身法看功力,陳玄風比梅超風強,但不算明顯,所以才用了不確定語氣。陳玄風在半山腰上恰好抓住了上山的郭靖,韓小瑩情急之下,獨自去救郭靖而遇險,張阿生為了救韓小瑩,被陳玄風打成重傷,朱聰等四怪為了救人也顧不得埋伏了,除了柯鎮惡眼睛不方便選擇掠陣外,其余五怪合力圍攻陳玄風。

這一戰來看,陳玄風的確明顯強于五怪,但并不能說碾壓,雙方戰了一陣,五怪不敢逼近陳玄風,韓寶駒奮勇進擊陳玄風的下盤,陳玄風分心,被南希仁一扁擔打得后心奇痛入骨,隨后一爪子要殺南希仁,朱聰為了救人冒進,扼住了陳玄風的喉嚨,南希仁保住了性命但左臂被震斷,朱聰胸口挨了陳玄風一肘擊被打飛,但陳玄風也被朱聰把喉嚨扼得呼吸艱難,大口喘氣,沒有追擊。而朱聰挨這一肘,原文提到他內功深湛,并沒有受到重大損傷。隨后因為烏云遮住月亮,雙方都目不視物,短暫停戰。

等于說,這次交手,陳玄風挨了兩下打,沒有實質性損傷卻也不好受,五怪則傷了兩人,但朱聰戰斗力也沒有受損太多。要注意的是,此時的五怪前面已經跟梅超風大戰,三人本身就有輕傷,韓寶駒、全金發則體力比較明顯的有損。

陳玄風

而對比梅超風,這個表現并不能說更優越,這里羅列下雙方表現對比:

梅超風:一打六,六怪滿狀態,抓傷六怪中的三人,六怪三人累得氣喘吁吁,自己被全金發擊中后心兩下。

陳玄風:一打五,五怪狀態有些許損傷,重傷一人,擊傷一人,自己被擊中后心一下,被扼住喉嚨一次。

這里表現對比來看,陳玄風實戰甚至看不出一定比梅超風強。而隨后陳玄風在目不視物的情況下表現甚至遠不如剛被打瞎了眼睛的梅超風。

當烏云遮住了月亮后,眾人散開,但這卻成了柯鎮惡的主場,他已經習慣了黑暗,跟陳玄風單打獨斗了起來,結果二三十招下來,在黑暗中柯鎮惡占了上風,陳玄風被柯鎮惡打了兩杖,但隨后一道電閃,有了光亮,陳玄風趁著電光火石的一瞬間,用生平絕技擊敗了柯鎮惡,然追擊時,在小郭靖身上翻了車。

陳玄風死后,韓寶駒、韓小瑩、全金發圍攻瞎眼且中毒的梅超風,結果一度被打的連遇險招,直到后面梅超風身上毒藥發作的更嚴重,這才占據上風,但隨后烏云又起,再度看不見了,梅超風得以逃脫。

也就是說,在都是突然目不視物的情況下,陳玄風表現的確遠不及梅超風,梅超風被打瞎后,面對四怪聯手,謹守門戶拖到了陳玄風到來,陳玄風死后,梅超風面對三怪聯手一度還占據上風,陳玄風在看不見的情況下直接被柯鎮惡壓著打。

梅超風

另外,旁白對二人九陰真經武功的評價是,陳玄風和梅超風的九陰白骨爪、催心掌火候都已經到了十之八九,即將練成,注意是兩人都到了十之八九,也就是說,雖然九陰上的功夫是陳玄風自己先練了再教給妻子,但不排除梅超風的資質更高,以至于二人的進度也是相若的,充其量陳玄風這兩門功夫這時候是九成火候,梅超風是八成。

所以無論是評價,還是直接實戰對比,陳玄風遠勝梅超風的機率是基本不存在的。

那麼我們說陳玄風和丘處機的對比呢?首先是朱聰的評價,他認為梅超風、陳玄風或許能勝過丘處機。而武功定位來說,的確是雙煞更強,因為丘處機雖然打平了七怪+焦木,但對方并不是一起上的,他最多的時候是同時面對六怪聯手,并且擔心自己斗得久了會漸漸不支,但丘處機實戰表現很高,抓住了張阿生的一個破綻,接著重創張阿生、全金發,打得六怪不敵,之后中了柯鎮惡毒菱,拼命死斗,跟七怪+焦木都拼了個兩敗俱傷。

從丘處機無傷敗六怪的表現來看,丘處機確實是實戰過人,在定位不及的情況下,打出的戰績卻要高于陳玄風。

丘處機

梅超風、丘處機武功的進步

無論是梅超風還是丘處機,這些年里武功都有明顯的進步,先說梅超風。

這十二年時間里梅超風苦練九陰白骨爪等武功,雖然練法不大對,但她為了復仇也不管什麼傷不傷身體,于是進步速度極快,以至于馬鈺都懷疑梅超風正常練功不應該有如此進度,是不是黃藥師親自又指點了她什麼武功了。正是因為梅超風的武功進步太多,馬鈺才認為六怪對上此時的梅超風可謂必死無疑,而后六怪查看梅超風現在穿透的頭骨和鞭子留下的痕跡,都是極其駭然。

而陸家莊上,六怪再戰梅超風,原文直接表示雙方都功力大進,這番惡斗比當年狠了數倍。

七人一別十余年,只因心中各存有勁敵督促,各自勤修苦練,無不功力大進,這一場惡斗,比之當年荒山夜戰更狠了數倍。陸乘風瞧得目眩神駭,心想:「梅超風的武功固凌厲無儔,江南六怪也確是名下無虛。」大叫:「各位罷手,聽在下一言。」但各人劇斗正酣,卻哪里住得了手?

換言之,梅超風的武功比之十二年前翻倍都大有可能,尤其是梅超風騙了馬鈺一句口訣,又在趙王府上逼得郭靖說了大量的道家內功口訣,從而內功也大進,已經在相當程度上彌補了之前亂練九陰的問題,而梅超風到牛家村被歐陽鋒打死,是有幾個月時間的。她和陳玄風練得都是九陰速成篇,只不過因為倆人不懂內功,才讓速成篇沒有相應速成的威力,而梅超風在趙王府上得到了內功口訣,原文提到,到了陸家莊時她內功就大進了一次,可以合理推測,截至她牛家村被歐陽鋒打死,理論上內功還要更有進步。

可以說十二年后的梅超風絕不是陳玄風可比的。

梅超風

而我們再說丘處機的進步,趙王府劇情發生時,馬鈺曾說丘處機近年來武功大進,為本派放一異彩。

馬鈺嘆道:「丘師弟,這些年來你雖武功大進,為本派放一異彩,但年輕時的豪邁之氣,總不能收斂……」

此時的丘處機,同時對陣歐陽克、彭連虎、侯通海三人不落下風。

這時沙通天與梁子翁已截住馬鈺。歐陽克與侯通海左右齊至,上前相助彭連虎。丘處機勁敵當前,精神大振,掌影飄飄,劍光閃閃,愈打愈快。他以一敵三,未落下風,那邊馬鈺卻支持不住了。

雖然這里歐陽克隱藏了靈蛇拳沒有使用,但丘處機同樣有同歸劍法,總得來說,十八年后的丘處機打兩個歐陽克問題是不大的。而十八年前的丘處機,很可能不如此時的歐陽克,因為丘處機出場時對戰楊鐵心,原文提到丘處機因為察覺到他的槍法似乎是楊家的正宗,猜測對方不是歹人,所以有意跟楊鐵心打到了七十二招,讓他把槍法用完,但如果丘處機認真,那麼可以數招內打飛楊鐵心的長槍。

卻是丘處機見他出手不凡,暗暗稱奇,有意引得他把七十二路槍法使完,以便確知他是否楊家嫡傳,倘若真的對敵,數招之間就已把他鐵槍震飛了

但還是要注意到這里說得的是數招之內,數招內畢竟不是一招之內,換言之當時的丘處機空手對上楊鐵心是做不到秒殺的。然而十八年后的歐陽克,在王府上的表現,在歐陽克正面圍攻丘處機的情況下,楊鐵心刺擊歐陽克背后,歐陽克僅僅以余力就能一腳踢斷楊鐵心的槍,另一腳踢翻楊鐵心。

楊鐵心自知武功跟這些人差得甚遠,雖情勢緊迫,終不能護妻先逃,見馬丘二人勢危,挺起花槍,往歐陽克背心刺去。丘處機叫道:「楊兄別上,不可枉送了性命!」語聲甫畢,歐陽克已起左腳踢斷花槍,右腳將楊鐵心踢翻在地。

歐陽克

以楊鐵心為參照物,丘處機剛出場時,三十來歲的丘處機武功很難高于十八年后的歐陽克,但在十八年后,五十歲的丘處機,卻能打兩個歐陽克。十八年時間丘處機武功翻了一倍不止,這其實是既符合邏輯又符合原文的。

首先丘處機出場時不過三十來歲,本身就還處于武功高速增長期間,尤其是七子是半路出家,王重陽收七子為徒時,他們都成年了。丘處機指不定二十歲才開始學武,剛出場時可能也就練功十年,十八年后則是練功近三十年,實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第二,全真內功有一個特點,頭十年進境很慢,因為這十年全真內功在扎根基,十年后開始發力,在基于七子是半路出家的前提下,三十歲的丘處機很可能剛剛進入全真內功的發力期,而再過十八年武功大進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總得來說,十八年后的丘處機,大機率也不是早死的陳玄風可比。

丘處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