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美國的奇恥大辱,國徽里暗藏玄機,被蘇聯竊聽了整整8年

1960年5月,在蘇聯的領空范圍內,美國的U-2高空偵察機正在肆意的飛行著。蘇聯在偵查到美國的偵察機后,當即將它擊落。還沒等蘇聯對美國進行譴責的時候,美國卻公布出一則讓國際震驚的消息。美國駐蘇聯大使館的大使辦公室竟被蘇聯竊聽長達八年之久。

為了向國際證明這件事情,在事情發生后沒多久的聯合國安理會上,美國方面專門對這枚竊聽器做出了展覽。并在理事會上大肆「倒苦水」控訴蘇聯的不齒行為。美國的這些做法無疑是在向國際證明,是蘇聯不義在先,我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禮尚往來」。但是值得一說的是蘇聯的竊聽器,早在1953年便被美國發現,但是美國為了維護自己的面子,足足隱忍了七年。

在德國戰敗之后,美國與蘇聯的「攀比」越發不可收拾,恩怨也是越埋越深。國際局勢也被劃分為兩大陣營,一部分是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國家,一部分是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本身蘇聯和美國沒有想建交的心,畢竟俄羅斯作為西方世界中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在剛剛出現的時候,便遭到了資本主義國家的仇視。

將兩個國家綁到一起的原因,便是國際法西斯勢力逐漸強盛。所以當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之后,這兩個國家的明爭暗斗又開始。但是那個時候世界剛剛經歷戰爭的摧殘,美國和蘇聯自然也是需要先發展自身。只是雙方在發展自身的同時,總想著從各方面來探聽對方發展得如何?這樣的背景下,特工、竊聽器、情報局等等諸多相關的人員,便派上了用場。

但是早在反法西斯戰爭的時候,每個國家的情報機構,每天都在上演著沒有硝煙的戰爭。那個時候美國國家安全局是美國引以為豪的驕傲,他們的情報機構是當時世界上很多國家都無法相比的。他們的間諜更是滲透到許多國家的內部,以保證美國能夠在第一時間收到別的國家的「風吹草動」。

但是令美國想不到的是,蘇聯的克格勃竟然也是一個情報機構,并且完全可以與自己的安全局相媲美。竊聽美國長達八年的竊聽器,便是由克格勃研發出來的。那個時候美國與蘇聯的關系表面還是非常正常的,于是雙方開始各種暗搓搓的「送特工」計劃。美國情報機構用各種方法將自己的特工送至蘇聯內部。

同樣蘇聯也不甘示弱,于是克格勃的特工便從美國駐蘇聯大使館率先入手,展開了代號為「燕子」的行動。于是克格勃的女特工借著芭蕾舞表演者的身份,進入了美國大使館,靠著美貌混進各個大使的房間之中,以此來查探美國大使館內的情況。

在克格勃特工的調查中,他們發現美國大使館真正能夠獲得消息的地方是在大使館的頂樓。會議室、密報室以及大使辦公室等重要的地方都是頂樓。于是克格勃的特工想盡辦法地靠近頂樓,但是頂樓的管理非常的嚴苛,就連美國的一般官員都很難上去,這讓克格勃特工陷入苦惱之中。

不過好在他們以及獲得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為了防止打草驚蛇克格勃特工選擇另想辦法。隨后德黑蘭會議在1943年召開,這場會議是由美、蘇、英三國召開,主要目的便是希望盡快結束戰爭,打敗德日法西斯。但是蘇聯和美國卻有了不同的意見,雙方都想減輕壓力的同時贏得戰爭。

雖然會議的最后達成了一致。但是斯大林也看出來美國和英國并非全心全意拿蘇聯做盟友。于是斯大林在回到蘇聯之后,立刻召見了克格勃的主席貝利亞,兩人在斯大林的辦公室內聊了許久,斯大林更是對貝利亞下達非常重要的任務,那便是不惜一切代價與手段,竊聽美國大使卡里曼的辦公室。

毫無疑問這對貝利亞來說是一個難題,尤其是手下剛剛探查過美國大使館的特工們,他們覺得以人力進入大使館的頂樓,那簡直是難如登天的事情。但是貝利亞告訴他們:「這是一項艱難的任務,但是并不是一項不可完成的任務。既然人進不去,那我們就讓能進去的東西進去。」

于是他們便開始對竊聽器進項研究,在他跟手下的員工經過不停地專研,終于研制出一款名為「金唇」的竊聽器。其實在此之前他們也研制出一款竊聽器,但是在檢測過程中很快便被發現了,這讓蘇聯的研究人員非常的頭疼,連自己這關都過不了如何過得了美國的層層檢測。于是他們便把之前做的重新研制,果然努力沒有白費。

「金唇」的外表很像一個有尾巴的小蝌蚪,如果不細心查看很難注意到。它可以收到300米之內的振蕩器所發出的微波脈沖,只不過接受的是大耗電量的振蕩器所發出的。「金唇」可以將這些微波脈沖轉化為自己所需要的電能,因此它不需要電源。

同時因為不需要外來的電流,當時所研制的反竊聽裝置根本捕捉不到它的信號,不僅防反竊聽還可以無限延長自身的壽命。「金唇」的研制是蘇聯竊聽器的一大奇跡。隨后貝利亞將這件事情匯報給斯大林,斯大林也見證了它的竊聽功能。并且告訴貝利亞:一定要將「金唇」放到卡里曼(美國大使)的辦公室里。

隨后蘇聯將這一行動起名為「金唇行動」。起初他們覺得往美國駐蘇聯大使館里制造一點混亂,便能趁亂將「金唇」放置進去。為此還專門針對美國大使館制造了一場火災,可是隨后貝利亞發現這樣的方法根本行不通。

按照蘇聯的設想,大火燃起之后,蘇聯的消防員便有權利前往救火。這時候克格勃的特工便可辦成消防員的身份進入救火,并趁亂將「金唇」放置大使辦公室。但是令蘇聯沒有想到的是,克格勃的特工根本沒有靠近大使辦公室的機會,美國駐守的工作人員以機密文件為借口,阻止了蘇聯消防員進入頂樓。

蘇聯消防員再三要求查看消防系統,而美方卻話里話外地搬出兩國關系,直言道:美國駐蘇聯在蘇聯相當于美國,火災的問題我們自己會找原因。最終在對方的阻攔下,「金唇」沒能被克格勃的特工放入大使辦公室。在此之后蘇聯想盡各種辦法始終沒能完成「金唇計劃」。

于是斯大林對貝利亞施壓。于是貝利亞向斯大林提出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貝利亞告訴斯大林:「既然我們沒有辦法將「金唇」送進去,那就讓他們自己心甘情愿地將「金唇」帶回去。」聽著貝利亞的話斯大林非常的感興趣,于是他示意貝利亞說下去,貝利亞表示:「我們可以制作一個禮物送給卡里曼,并把「金唇」放置里面。」

聽到貝利亞這樣說,斯大林并不贊同,因為美國大使館的戒備森嚴,卡里曼所收到的物品也有人進行專門檢查,何況是蘇聯送的。而且如何能夠保證卡里曼一定會收下呢?而貝利亞卻說:「這就要看送什麼了。」

在貝利亞的苦想之下,他提出了送卡里曼一個美國國徽。一個由紫檀木、黃楊木、柔美棕、紅木、黑木、紅杉木和波斯帕羅梯木,組成拼裝的美國國徽。這不僅代表著蘇聯的誠意與尊重,更是讓卡里曼必須收下且重視的禮物。身為一個美國人總不可能將自己國家的國徽隨意丟棄吧。

送什麼想到了,下面就是面對檢查和怎麼送了?面對檢查,其實蘇聯不會很擔心,因為儀器檢測不到「金唇」。禮物是國徽的話檢察人員必然不會拆卸檢查,況且當時雙方正是合作時期,美國總要顧及合作關系。所以最擔心的便是怎麼送了?總不能直接跑到大使館送,這樣必然會引起懷疑。

況且送這樣的禮物肯定不能邀請卡里曼,自然是要以邀請美國的名義。這讓克格勃的特工們想破了腦袋。還沒有等他們想出來,方法便自動送上了門。1945年英美蘇決定舉辦雅爾塔會議,這個時候的三個國家是非常的忙碌的。

但是蘇聯在忙碌之余,還舉辦了「阿爾台克全蘇少先隊健身營」的開營典禮,并且在舉辦之前邀請了美國總統與英國首相。關于用什麼借口邀請美國與英國,蘇聯也是想出來很多反方案,但是最后還是決定以「阿爾台克全蘇少先隊健身營」的開營典禮為借口,邀請美英,以此來感謝他們在戰爭中對蘇聯以及社會主義國家的幫助。

為什麼以少先隊的名義呢?因為那個時候美國對外宣揚的口號是「平等與博愛」,況且這些都是一群孩子們,蘇聯在邀請美英時便說道:「他們為了這場感謝盛典,辛苦排練只為能夠表達真誠的感謝。」這樣的話說出口實在讓人不好意思拒絕。但是雅爾塔會議在即,很多的相關事項都需要總統與首相決定。

美英兩國的總統與首相沒有時間也不想到蘇聯。所以最終的結果和蘇聯設想的一樣,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婉言表示自己沒有時間,不能親自到場是一件非常遺憾的事情,只能委派兩國駐蘇聯的大使前去參加典禮。

1945年2月9日美國大使卡里曼同英國大使一起,如期從莫斯科到達黑海之濱出席蘇聯的開營典禮。典禮上孩子們熱情活潑的舞蹈吸引著拉里曼與英國大使,在孩子們單純的世界里,成年人也變得簡單。卡里曼漸漸放下防備,開心地欣賞起表演來。

一場美麗的少兒舞蹈結束后,所有人都意猶未盡,突然四名蘇聯的少先隊員抬著一件物品走進卡里曼,等他們靠近的時候卡里曼才看清楚,這是一枚制作非常精美的美國國徽。隨著國徽的出現勃列日科夫向大家介紹起這枚國徽的材質,卡里曼瞬間有些受寵若驚。

他看著這件禮物毫不吝嗇自己的夸贊,卡里曼說:「這是我見過制作最精美的國徽,它是一個工藝品,大氣美觀、制作精美,它簡直是太棒了。」很多當時見到這枚國徽的人,都對它極其的贊美。

卡里曼非常開心地表達了自己的感謝,隨后他與勃列日科夫聊了起來,他表示自己不知道該如何將這件禮物收藏。勃列日科夫見他如此喜歡這件禮物便說:「妳如此喜歡它,自然要把它放在最重要的地方,妳可以放在妳的辦公室。據我所知這件禮物英國都沒有收到,他們要是看到了肯定會嫉妒死的。」隨后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收了禮物的卡里曼對后面的表演,慢慢沒了興致,他想著趕緊回去把這枚精美的國徽掛起來。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走進蘇聯的圈套里。果然卡里曼回去之后便將這枚裝有「金唇」的國徽掛在自己辦公室的墻上。此后關于大使辦公室的一切事情蘇聯都了如指掌。

讓人更為驚奇的是,在這枚國徽待在美國大使辦公室八年的時間里,美國大使曾換了四任。每一任上任之后都會對自己的辦公室進行裝修整改。有位大使甚至連辦公室的地板都換了,可是那枚國徽卻依然在墻上掛著。每位大使都對它非常的喜歡,為了配合它的顏色,還將辦公室的裝飾換成與它同色系的。

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以及時代的進步,美國發現蘇聯得知自己的情報越來越多,于是他們開始對大使館進行嚴查,終于在那枚國徽中發現了「金唇」的存在。但是美國不愿意將這丟臉的事情公之于眾,于是下令誰都不可以說出去。但是後來這件事還是被公之于眾。

不得不說那個時候蘇聯的科技是非常優秀的,「金唇」也是間諜史上最成功的案例之一。在「金唇」被發現之后,美國與英國都曾向仿制出這樣優秀的竊聽器,但是都沒有成功。「金唇」的秘密始終未被人破解。

但是像先進技術的竊聽事件在當時有很多,比如日本軍方在北海道設有七個電子監聽站,代號為「兔耳」。美軍則在日本本州東訛部青森縣三澤基地內,設有名為為「象柵」的龐大天線群。這個天線群截收從海參威到西伯利亞東部、沿海各州和西北太平洋地區的電波,記錄下聽有的無線電信息。

蘇聯曾在1983年擊落韓國的客機,經過就是由美國通過「象柵」得知,并且將證據公布出來的。所以科技的世界是永無止境的,這些曾經研制竊聽器的理念,依舊流傳至今,并在我們生活中使用。如無線電波的使用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