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諾曼底登陸中的鋼鐵怪獸,充滿黑科技,德軍輸的一點都不冤!

▲丘吉爾重型坦克的一個重要身份,就是作為各種特種工程車輛的改造平台

1942年8月19日凌晨,盟軍對法國港口迪耶普實施了一次突襲行動。這次行動是失敗的,參加戰斗的加拿大第2步兵師及英軍突擊隊傷亡慘重,6000余人中半數陣亡、負傷或被俘。這次突襲行動本身是盟軍對德軍在歐洲沿海防御的試探性攻勢,也是為檢驗盟軍本身聯合行動能力。通過迪耶普登陸戰,暴露了盟軍登陸作戰的很多問題。

比如盟軍為加強加拿大步兵而特意部署新的「丘吉爾」重型坦克支援作戰,丘吉爾坦克專為配合步兵作戰而研制,速度慢但防護力好。但是迪耶普一戰,丘吉爾坦克要麼從登陸艦下水就沉沒,要麼因履帶和傳動被粗卵石卡住陷在沙灘上不能動彈,要麼被障礙物阻滯直到被火力摧毀。雖然一部分坦克經過臨時改裝,卻沒能發揮它們的作用。

▲迪耶普灘頭上被擊毀的丘吉爾坦克、加拿大士兵的尸體和被燒毀的登陸艦,此戰讓盟軍意識到專用登陸突擊的特種車輛的重要性

迪耶普一戰讓盟軍意識到,突破德國的大西洋秘魯絕非易事,要實行大規模登陸戰盟軍必須具備聯合兵種登陸作戰的能力。這其中,盟軍急需專門用于登陸突擊的特種車輛器材,和一支能夠有效測試和發揮這些特種車輛器材作用的技術部隊,以應對歐洲復雜的海岸,和布滿障礙物的德軍防線。于是1943年3月,英軍第79裝甲師被選定為這樣一支技術部隊。

這是一支特殊的部隊,而領導它的是師長珀西·霍巴特少將。霍巴特最早在皇家工兵部隊服役,后來自愿調入皇家坦克部隊。霍巴特對英國陸軍坦克部隊的貢獻很大,他曾指出坦克就是要以反坦克為主要作戰目的,支援步兵應該有特種工程車輛負責,并主張在裝甲部隊中普及無線電。英軍著名的第7裝甲師,其第一任指揮官就是霍巴特。

▲珀西·霍巴特少將,他曾獲得KBE勛章,有爵士稱號,蒙哥馬利元帥是他的妹夫

霍巴特接手第79裝甲師,在梳理迪耶普登陸戰失利的教訓后,著手對現有車輛進行改裝。迪耶普一戰中,盟軍為了能讓坦克和步兵同時搶灘,盡可能讓登陸艦抵近放出坦克,而這樣就使登陸艦和坦克都暴露在敵人火力下。如果讓登陸艦遠離海岸的話,輕型的水陸兩棲坦克防護力不夠,重一點的也就沉了。于是改裝水陸坦克便是一個主要方向。

英軍此前已經有加裝尼古拉斯•斯特勞斯勒研制的「雙重推進」裝置(Duplex Drive,縮寫為DD)的兩棲坦克,以「小君主」和「瓦倫丁」坦克為底盤,在車體四周裝上折疊防水幕布,以及加裝坦克發動機直接驅動的螺旋槳推進裝置。但霍巴特選擇了較新的、重量更大的美制M4「謝爾曼」系列坦克,作為新的DD坦克載體。

▲謝爾曼DD坦克,此刻將防水幕布收起

英軍在謝爾曼坦克四周焊接鋼架,再套上浸過橡膠液的帆布防水幕。幕布平時折疊起來以方便坦克射擊,浮渡時通過壓縮空氣瓶將幕布內的膠柱充氣,升起防水幕,為坦克提供浮力和密封防水。謝爾曼DD坦克裝有兩部螺旋槳推動裝置,可讓坦克在水上平穩行駛。謝爾曼DD坦克是被給予厚望的裝備,英軍和美軍都裝備有這種坦克。

對迪耶普一戰的教訓總結,英軍發現他們起初對迪耶普德軍的火力點認識不足。當天戰斗中盟軍只有3輛從丘吉爾坦克臨時改裝的噴火坦克,結果全都損失在灘頭了。但是噴火坦克這個點子是很好的。霍巴特以此前進行改裝試驗的瓦倫丁噴火坦克為藍本,1943年研制了「丘吉爾-鱷魚」噴火坦克。

▲丘吉爾-鱷魚噴火坦克,拖曳一輛燃料拖車

丘吉爾-鱷魚噴火坦克以丘吉爾VII型坦克為為基礎,這種坦克裝有75毫米火炮,裝甲厚度達152毫米,車體前部的機槍被一具火焰噴射器所取代。作戰時噴火坦克需要拖曳一輛兩輪裝甲燃料拖車,可攜帶1820升燃料,通過車體底部的導管為火焰噴射器提供燃料,一旦被擊中,坦克能夠迅速切斷并拋棄燃料拖車。

丘吉爾-鱷魚噴火坦克的火焰噴射器設有電擊發裝置,在5個高壓氮氣泵的助威下,其火焰最遠射程可達108米。一旦火焰燃料用完,噴火坦克還可以使用75毫米主炮繼續戰斗,備彈達84枚。丘吉爾-鱷魚噴火坦克專用于清除敵軍火力點,自1943年第一批訂單開始到歐陸戰爭結束,產量達到了800多輛。

▲丘吉爾-鱷魚噴火坦克在對付火力點時非常有用,但也會被德軍集火攻擊

在迪耶普登陸戰中,盟軍的丘吉爾坦克登岸后被德軍的反坦克工事阻滯,而負責清理這些障礙物的皇家工兵缺乏防護,在德軍火力下傷亡慘重。為應對這種情況,加拿大皇家工兵選擇丘吉爾坦克來研究新的工兵突擊車,因為它車內空間大、車體兩側有車門可出入。英軍人員則為這種工兵突擊車裝上了一門290毫米的臼炮。

改裝后的這種坦克被稱為「丘吉爾AVRE」坦克(AVRE是Armored Vehicle, Royal Engineers的首字縮寫),又稱丘吉爾-皇家工兵裝甲突擊車。這種坦克以丘吉爾III或IV型坦克為基礎,安裝的290毫米臼炮可發射40磅高爆彈,射程73米,每次發射時從炮口裝彈,用于對付混凝土工事、碉堡和雷場非常合適。

▲一輛英軍的丘吉爾AVRE坦克,裝有一門290毫米臼炮

▲英軍坦克兵擦拭臼炮炮盾,旁邊是被稱為「飛天垃圾桶」的40磅高爆彈

由于臼炮的產量不夠,丘吉爾AVRE坦克又分別改裝為其他的工程車輛。面對可能會在歐陸戰場上遇到的反坦克壕、淺溝、彈坑等障礙時,丘吉爾AVRE坦克可在車體前部攜帶直徑達2.4米的粗柴捆,柴捆長度達4米,主要是細灌木組成。在遇到反坦克壕或彈坑時將柴捆卸進溝中填充,可供人員和車輛通過。

▲帶有柴捆的丘吉爾-AVRE坦克,柴捆這個辦法直到現在還在用

柴捆只是簡易方式,而專業的架橋車才是通過壕溝類障礙的首選。丘吉爾-SBG AVRE架橋車裝有一種小型突擊箱梁橋(Small Box Girder,SBG),由加拿大工兵研制,全長10.4米,安置在工兵突擊車車體前部。在遇到較寬的壕溝時,乘員可利用車體后部的手搖絞盤,將箱梁橋放下架設。

▲丘吉爾-SBG AVRE架橋車,旁邊的丘吉爾坦克裝有可以涉水的發動機加長散熱管

還有一種丘吉爾-ARK裝甲斜橋突擊車(Armored Ramp Carrier,AR),這種特種坦克根據迪耶普登陸的教訓,在拆除炮塔后,又在車體前后兩段安裝了可用鉸鏈收放的金屬吊橋。在登陸后遇到海堤時可一面搭橋在海堤上,一面搭橋在沙灘,讓車輛和人員從吊橋和車體上通過;遇到壕溝時,可駛入壕溝用吊橋連接兩端,充當橋梁。

▲這種架橋車就是讓自己成為橋梁,如果壕溝太深還可以疊羅漢

在登陸時,海灘的沙石對坦克的履帶和傳動裝置有影響。迪耶普一戰,臨時加裝在丘吉爾坦克上的鋪路毯裝置起了作用。于是英軍為一些丘吉爾AVRE坦克安裝了鋪路毯裝置。鋪路毯寬3米,由鋼管和防水帆布組成,卷在車體前方安裝的懸臂上。在這些坦克登錄時,可將懸臂上的鋪路毯逐漸放下,鋪出一條供裝甲車輛通過的道路。

▲安裝鋪路毯的丘吉爾AVRE坦克

雷場一般很難對付,但此前已經有安裝掃雷裝置的坦克。第79裝甲師的研究人員根據經驗,用丘吉爾坦克和謝爾曼坦克改裝出了掃雷坦克。其中丘吉爾坦克在車體前段安裝了「牛角鋤」,在坦克于雷場推進時,可將埋設的反坦克地雷和反步兵地雷挖出并推到通路兩側,再由工兵對地雷進行回收處理。

▲裝了牛角鋤的丘吉爾AVRE坦克

由謝爾曼坦克改裝的掃雷坦克,則是在坦克車體前段安裝了名為「螃蟹」的掃雷裝置。這種裝置來源于一名南非軍官的研究,此前在瑪蒂爾達等坦克上進行過測試。「螃蟹」可由謝爾曼坦克的發動機驅動,主要靠車體前段懸臂上的輥輪轉動,帶動輥輪上的43根鏈條抽動地面,以引爆地面上的地雷。

使用過程中,螃蟹裝置的轉速可達142轉/分,整車則以2公里/小時的慢速推進。輥輪上還設有鋸輪,可切斷鐵絲網。在行軍狀態下,螃蟹裝置可升起,掃雷時放下。在與敵軍遭遇時,謝爾曼坦克仍可使用75毫米主炮進行射擊,但升起的螃蟹裝置會遮擋正前方的坦克視野,主炮很難射擊正面目標。

▲謝爾曼掃雷坦克進行掃雷訓練

此外,還有一些其他的裝甲車輛也被第79裝甲師搞了出來,例如用謝爾曼坦克車體改裝的BAVR海灘裝甲回收車、用克倫威爾坦克改裝的人馬座裝甲推土機、用M3格蘭特坦克改裝的運河防護燈(CDL,一種碳電弧探照燈)等。這些坦克車輛因為奇形怪狀的樣子,被人們戲稱為「霍巴特的滑稽坦克」,但這些車輛在諾曼底登陸中表現出了他們的重要性。

▲用克倫威爾坦克車體改裝的裝甲推土機

▲用M3格蘭特坦克改裝的CDL坦克,炮塔的37毫米炮是假的,該車沒有趕上諾曼底登陸,之后在強渡萊茵河時用于照射指示目標

在1944年6月6日的諾曼底登陸中,第79裝甲師近千輛「滑稽坦克」支援了「黃金」、「寶劍」和「朱諾」海灘的英軍和加拿大軍隊作戰,他們以連級單位配屬給步兵和工兵,另有一批負責協調車輛和步兵行動的聯絡官跟隨。在這些DD坦克、螃蟹坦克和丘吉爾-AVRE坦克的支援下,英國和加拿大步兵成功地突破了德軍的灘頭陣地。

在D日當天的戰斗中,第79裝甲師傷亡及被俘179人,120輛邱吉爾-AVRE中有22輛被摧毀,另外22輛需要大修;50輛謝爾曼-螃蟹掃雷坦克損失了12輛,另外12輛需要大修。諾曼底登陸后,霍巴特指揮第79裝甲師在歐陸戰場一路高歌猛進,并有力支援1945年3月的強渡萊茵河戰斗。

而霍巴特將軍所主導研究的特種工程車輛,戰后在英美軍工系統內逐漸沿襲下去,很多我們現在能夠看到的特種工程車輛都有早期霍巴特「滑稽坦克」的影子存在。可以說,霍巴特將軍和第79裝甲師為后來的多型特種坦克奠定了基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