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球起源假想:月球其實是重啟地球的開關,地球已被重啟七次?

2019年,加利福尼亞大學的行星物理學家薩拉·斯圖爾特獲得了麥克阿瑟基金會獎金,成為了「公認的天才」。而之所以授予她這個獎項,是為了 表彰她在探索月球起源方面給出的顛覆性「假想」。

行星物理學家薩拉·斯圖爾特提出了顛覆性的月球起源假想

在這一假想的基礎上,人們可以將月球當做重啟地球的開關,而地球上發生過的生物大滅絕事件就是最好的證據。因此, 有人認為地球曾被重啟了七次。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月球背后究竟藏著怎樣的宇宙秘密?

月球起源的猜想

月球到底從何而來,一直都是人們在探索的問題。

它的最早起源猜想可以追溯到1879年,那時 Darwin提出了分裂說,認為地球的自轉周期和太陽引發的潮汐周期造成了共振,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物質變形脫離了地球,最終形成了月球。

人類對月球源自何方,提出過諸多猜測

到了十九世紀中期的時候,科學家 Harold Uery提出了另一個看法,他認為月球不屬于地球,而是由太陽系內的一些原始星塵匯集而成的。簡單來說,月球和地球沒什麼關系,但是阿波羅計劃帶回的月球樣本卻否定了這一說法。

在這之后,相繼出現了 捕獲假說、撞擊假說、共增生假說等等。

而在一眾科學家爭論不休的時候,行星物理學家 薩拉·斯圖爾特則提出了另一個讓人大跌眼鏡的起源假說, 她構造了一個新型行星結構,名為Synestia,是一個快速旋轉的甜甜圈形物體。

新型行星結構Synestia看起來就像是旋轉的甜甜圈

這個新結構主要由三個部分組成,內側為共旋轉區域,中間為過渡區域,至于最遠的地方則被稱為盤狀區域。在這一理論當中, 地球和月球都誕生于Synestia,它們倆算是一對孿生兄弟。

這一模型里,地球最初是一個飛碟狀的星球,在高速旋轉的過程中遭遇了撞擊。在高速旋轉加上被撞擊的條件下,大量的物質被初始地球拋射了出去,最終形成了咱們看到的月球。

地球在高速旋轉的過程中遭遇了撞擊,拋射出去的物質形成了月球

這恰好就解釋了,為什麼月球上的物質與地球如此相似。

對此另一位研究者西蒙洛克表示,「模型始于形成通感的碰撞,一旦地球-同步形成,撞擊期間……月球會從Synestia的云層中出現……由于它在高溫下形成,它失去了容易蒸發的元素,解釋了月球的獨特成分。」

新的行星模型中地球和月球形成的情況

以上就是有關月球起源Synestia假說的情況,雖然這一假說出現的時間并不長,但是卻給人們眼前一亮的感覺。并且當有人代入這個假說展開聯想的時候,就發現在月球背后可能隱藏著大家難以想象的秘密。

這一假說的前提是,古老的「甜甜圈地球」早都已經在如今的位置上了,且表面已經存在生命了。而由此推理出的月球的形成,以及地月之間復雜密切的關系,足以讓原始地球上的生命「多次遭遇危機」。

地月之間「緊密」的聯系

這些年來,大部分人只顧著欣賞月球,卻沒有進一步了解月球和地球之間密切的聯系,甚至是出現的某些巧合。比如 地月之間距離是月球直徑的108倍,而地球和太陽之間的距離,又恰好是太陽直徑的108倍。

不僅地月之間有巧合的108,地球和太陽之間也有

在這個極為巧合的距離限制下,月球對地球造成了不可替代的影響,簡單來說它能讓地球的地軸保持在穩定的情況下,這就是地月之間 潮汐力的作用

毫不夸張的說,如果沒有月球潮汐力的影響,即使地球位于宜居帶當中,也無法擁有現在這樣適合生命誕生的環境。因為地球的自轉軸偏轉,會影響到地球的四極分布甚至是磁場,而磁場的減弱就意味著太陽風的侵襲將會愈加明顯,那樣的話,地球的表面就會漸漸地變成和「火星」差不多的存在。

月球潮汐力對地球自轉軸的穩定有著關鍵的影響

此外,許多的觀察都已表明,自然周期性的變化會在地球表面的動植物身上,留下明顯的印記,而人們在觀察這些生物身上的明顯痕跡之后,就發現 地球上環境的變化以及生物生長的情況,可能與月球的影響息息相關。

這就意味著,月球并不單單只是我們的天然衛星,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它甚至「掌握」著地球生物的生死存亡,就像是一個重啟地球的開關一樣。

「有心之人」只需要讓月球的位置稍作改變,進而改變地球地軸的穩定性,就能夠讓地球上出現生物大滅絕事件。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可能偶爾還會有其他「意外」元素的參與,比如小行星撞擊或者伽馬射線暴。

有心之人只需要讓月球位置改變,地球地軸的穩定立即會受到影響

如果這樣來說的話,地球應該已經被重啟七次了,那麼這七次分別發生了哪些生物大滅絕事件呢?

地球曾被重啟七次?

大部分人熟知的物種大滅絕事件都只發生過五次,分別是 約4.43億年前的奧陶紀大滅絕、3.5億年前的泥盆紀大滅絕、2.51年前的二疊紀大滅絕、2億年前的三疊紀大滅絕以及6500萬年前的白堊紀大滅絕。

地球上發生過的五次生物大滅絕事件

而實際上,除了這五次以外,還有大家不熟悉的兩次。一次發生在 埃迪卡拉紀,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震旦紀,這是元古宙最后一段時期。這一時期發生的滅絕事件大約是5.42億年前,此次事件讓埃迪卡拉生物群突然消失,只有極少的幸存者逃過了這次危機。在這之后,詭異的寒武紀物種大爆發才出現。

而另外一次大滅絕,或許 我們正在經歷著。大滅絕事件往往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從很早就有先兆,然后慢慢發展,不同時期的物種大滅絕事件,原因和持續時間也有著明顯的差異。

其實地球應該已經發生了7次生物大滅絕,第七次就是我們所處的現代

那麼,如何判定我們已經進入了第七次物種大滅絕呢?

這主要與 物種滅絕率有關,為了評估當前生物多樣性的危機,研究人員會調查目前生物滅絕率(E/MSY)和之前幾百年間的對比,如果明顯超出,那就說明肯定是出現了某些問題。

根據資料來看, 研究人員發現過去一個世紀物種的損失率已經高達200E/MSY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的生態學家和保育生物學家杰拉爾多•塞瓦略斯表示,「與過去的幾百萬年相比,這個數字高得令人難以置信,對人類而言,這是我們已經進入新的大規模滅絕的明確信號。」

地球物種數量的銳減,使得科學家猜測新的大滅絕事件已經到來

由此可見,在我們尚未察覺的時候,危險就已經在慢慢靠近了。而月球在地球第七次重啟中充當的角色目前依舊不明,因為在它的身上還有著太多未解的謎題。

但不得不說,每一次物種大滅絕,就像是宇宙當中的造物主在給地球調整參數,通過各種手段改變環境使得生命死亡。

每一次物種大滅絕,都像是有人「故意為之」

如果按照這個思路衍生下去,那麼就說明地球其實就是一個實驗的培養基,而月球可能是決定培養基環境的一個關鍵按鈕。看來如果人類真的想躲過地球滅絕危機,大機率只能選擇移民外星了。

人類想延續文明躲過滅絕危機,只有選擇移民外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