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李亦畬和別人比武時,為何從不主動出手,總是鼓勵別人使勁打他

天空之城 2023/01/14

李亦畬的舅舅武禹襄是一代太極名家,他見李亦畬身材短小瘦弱,又是近視眼。為了讓這個外甥能強健體魄,他便拖著李亦畬練太極拳。結果,李亦畬竟成了一代宗師。而且他在和別人比武的時候,從來不主動出手,總是鼓勵別人打他。那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武禹襄)

說起來,武禹襄能得到太極真傳,可真是煞費苦心。

武禹襄出生于官宦人家,書香門第。他是家中幼子,上面兩個哥哥都靠讀書,一個考中舉人,一個高中進士。武禹襄也很有才學,又極聰慧,所以鄉人多認為他將來在科舉考試上大有作為。

但有一個人的出現,讓武禹襄的命運發生了轉折,那個人就是楊露禪。

楊露禪與武禹襄都是河北永年人。楊露禪的出身比不得武禹襄,他年少時家貧,賣過煤土,當過廚師,還販過糧油。由于他喜歡結交行商坐賈,所以他在與這些人聊天時,總能敏銳地探得商機。因此,他做生意,也漸漸做出了一些門道。

按理,楊露禪的身份比販夫走卒強,但他實實在在地讓武禹襄羨慕了。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他從陳家溝,學回了陳氏太極拳。

武術愛好者都知道,陳氏太極拳算得上是太極流派中歷史最為悠久的。并且陳氏太極拳數百年來,只在陳氏族親之間傳授,絕不傳給外姓人。

楊露禪為學陳氏太極拳,三次造訪河南陳家溝。屢次備了豐厚的拜師禮,想要拜師學藝,都遭到拒絕。後來,楊露禪干脆在陳家做了免費的雜傭,每天一大早,就把陳家院落打掃得纖塵不染,水缸也挑得滿滿當當。寒來暑往,每日不懈,他的執著與恒心最終感動了陳長興,于是破例收他為徒,并傾囊相授。如此苦學十八載,終于藝成,這才告辭陳長興,回歸故里。

楊露禪回到永年時,引起了極大的騷動。別說那些練武之人,就連牙牙學語的幼兒和八十歲不出門的老人,也都知道他從河南學了太極拳。據說技藝高妙,無人能及,哪怕對方有千斤之力,他只要輕輕一撥,對方就會被拋出數丈開外。

總之,楊露禪的太極拳被傳得神乎其神,引得不少武林高手心有不服,前往較技。令人稱奇的是,沒有一個人不是楊露禪的手下敗將,這下,更坐實了楊露禪的太極拳天下無敵的說法了。

武禹襄雖說出生于書香門第,但生于燕趙之地的他,骨子里就有尚武的精神。因此他雖飽讀詩書,卻也涉獵武藝,以習武為樂。得知楊露禪練得太極神功后,武禹襄更是羨慕不已。

武禹襄當時已經中了秀才,在家里設了私塾教幾個孩童聊以打發時間。楊露禪知道他學問深,就把次子楊班侯送到他那里讀書,如此兩人就有了交情。

(楊露禪)

既然是兒子的老師,將來又很有可能進士及第,一向善于交際的楊露禪,自然不會怠慢武禹襄。畢竟真等武禹襄進士及第時,想要巴結他就晚了。所以,他經常陪武禹襄談武論藝,二人也常常切磋武藝。

不過,武禹襄想學太極拳,楊露禪雖然也很認真地教他,可是教了數年,卻也只教了個大概,精髓部分無論如何,是不愿意「與君共享」的。

武禹襄練了好些年,仍然沒有什麼進步,心里難免不痛快。正好他的長兄要到河南舞陽去做縣令。于是他也趕緊收拾了行李,美其名曰要親自送哥哥上任,實際上是去陳家溝拜師學藝。

經過多方打聽,終于,他在陳家溝見到了楊露禪的師父陳長興。只是此時的陳長興已年逾八旬,就算想收他做弟子,也有心無力。于是在陳長興的推薦下,他又去了趙堡拜陳清平為師,學習太極拳。

據說,在武禹襄跟陳清平學藝的時候,陳清平吃了一樁官司,被關進了牢獄之中。武禹襄為了營救陳清平,動用了長兄的關系,幫助陳清平搞定了官司,從而讓陳清平恢復了自由。陳清平心存感激,于是傾囊相授。

當然,還有一種說法是,武禹襄是在牢獄里跟陳清平學的太極拳。據說武禹襄學了月余后,已經學會了太極拳的所有套路和拳法,于是陳清平才被釋放出來。

不管怎麼說,楊露禪苦學十八載的太極拳,讓武禹襄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學成了。更讓他高興的是,長兄還不知從何處弄來太極拳宗師王宗岳寫的一篇《太極拳論》。在那個年代,門派武藝向來都是傳內不傳外,更不要說白紙黑字地寫下來,作為練武的理論和心得了。所以,《太極拳論》雖然不到五百字,可是由于這是當時絕無僅有的太極拳理論文章。因此武禹襄在回到永年后,一邊勤學苦練太極拳,又一邊對照理論參悟,如此果然進步神速。

當時,李亦畬已經是二十歲的小伙子。可是他個小體弱,且還是個近視眼。武禹襄知道練太極拳不僅能防身,而且還能起到預防疾病和振奮精神的作用,于是他就強拉著李亦畬跟他學太極拳。

當然了,李亦畬的三個弟弟,也被拉來一同學習太極拳。

還別說,李亦畬練了幾天拳法后,確實感到筋骨舒展,氣血調和。這讓他對太極拳的興趣大增,從此晝夜練習,刻苦鉆研。甚至為了追求太極精髓,放棄了科考入仕的夢想。如此苦練十年,李亦畬終于得償所愿。他的太極拳法出神入化,內勁更是收放自如,常能以己之小勝彼之大,不少武術高手都敗在他的手下,而他也因此名震武林。

(李亦畬)

那麼,李亦畬的功夫究竟有多厲害呢?

據說,李亦畬有個叫苗蘭圃的表弟,早年在武舉考試中獲得了武狀元。這個表弟臂力過人,且武藝過人。有一天,苗蘭圃與李亦畬飲酒論武,酒酣耳熱之際,苗蘭圃問:「都說哥哥妳善于拳技,能不能打人呢?」

李亦畬也笑著說:「妳要是想見證,就伸出拳頭打過來試一試。」

于是,苗蘭圃笑著探向李亦畬,伸出兩只手按在他的肩頭,并用力向下按,一邊按一邊問道:「妳能動得了我嗎?」

只見李亦畬兩肩突然發力,大吼一聲:「哈!」然后說了一句:「妳坐下吧。」

李亦畬聲落,苗蘭圃已經跌坐回椅子上了。

苗蘭圃驚異之余,不禁佩服無比,連聲說:「哥哥雙手未動,竟把我擊出數尺,還讓我安坐于椅上,可見駕馭武藝的能力何其精湛,神技,神技!」

隨著李亦畬的名氣在江湖上越傳越遠,前來較技的人也越來越多。

這天,一位鏢師經過永年,慕名拜訪李亦畬,并說明來意,希望能一睹太極拳所長。李亦畬說:「太極拳無硬功可見,若想窺其精妙,妳大可放手攻來,這樣妳就能很快看到太極拳的精妙之處了。」

鏢師起初認為貿然向李亦畬出拳是失禮的行為,所以沒有同意。

李亦畬故意激他道:「那妳若不攻,就不能識得太極拳之精妙了。」

鏢師這才鼓起勇氣奮然一擊。沒想到他的拳頭打過去,李亦畬不避不讓,等拳頭打到胸口時,鏢師竟突然彈起四尺多高,然后跌到墻角,一時竟被跌得耳暈目眩,半天不能動。好一會后,才掙扎著站起來,對李亦畬拱手贊嘆:「總算知道太極拳得厲害了。」言畢羞愧而去。

還有一年,一位武僧到永年拜訪李亦畬,結果正逢李家辦婚禮。于是,武僧也送上一筆錢作為賀禮參加了婚禮,并在進門時,就一直跟李亦畬說話。李亦畬雖不認識,但他以為是哪個弟弟的朋友,因此也殷勤相待。待武僧告辭時,他又親自送到門外。武僧突然回頭按住李亦畬的肩頭說:「請留步。」李亦畬也趕緊施禮說:「安可。」結果他話音未落,武僧竟被彈出丈外,立于街上了。

武僧在街角茶館喝茶時,對店中茶客贊嘆道:「這里的李大人拳法精妙,果然名不虛傳。」茶客後來把武僧所言傳給了李亦畬,李亦畬這才知道武僧原來是來試他武藝的。

李亦畬癡迷于對太極拳的鉆研,他曾招了不少力大又善武的門客練習武藝,并通過不斷實踐,總結經驗和心得。最終,他撰寫出了《五字訣》《撒放秘訣》《走路打手行功要言》等太極拳典籍。這些武術秘籍給后人留下了極為珍貴的練功理論。而他也在不斷地參悟中,逐步豐富和完善了太極拳,使其在太極流派中,形成了一套獨特的套路和拳法。

盡管李亦畬習武大成,但李亦畬畢竟出身于名門望族,不屑于以武師自居。因此他在放棄科考仕途之路后,選擇了經商為業。後來,他看二弟李曾綸由于會種牛痘,救活了不少患天花的病兒,認為這是于國于民有利之事,所以他跟弟弟學會了種牛痘的技能,又開診所行醫二十余年。

由于不以拳師對人,李亦畬也沒有想過要招徒授藝。有個叫郝為真的窮小子仰慕他的拳藝,機緣巧合,拜他為師,成了他唯一的弟子。

郝為真刻苦勤奮,悟性也高,再加上李亦畬教授拳藝時,異常認真,每招每式,他都親自示范,且嚴格要求,因此郝為真苦練十載,終于得其真傳。

1892年,60歲的李亦畬因病去世。不過他大可以感到寬慰,因為正是有了郝為真,武禹襄和他創編的武氏太極拳,才真正得到了發揚光大。并且經過一代又一代弟子的傳承和弘揚。武氏太極拳一直保留到現在,依然是太極流派中,最受武術愛好者追捧的流派之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