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天下第一手」孫祿堂武功多高?從無敗績,70歲吊打5名日本高手

天空之城 2022/11/10

1930年,孫家的屋里屋外擠滿了圍觀群眾,他們都想要一睹 「天下第一手」孫祿堂和日本人究竟誰更厲害。

「準備好了嗎?」

只聽院子里有人喊了一句之后,已經70歲高齡的孫祿堂緩緩躺在了地上,隨后五名膘肥體壯的日本武士一起上前死死地按住了孫祿堂的四肢,其中體積最大的一名武士直接坐到了孫祿堂的身上,用自己所有的力氣壓住在地上的孫祿堂。

然而讓所有人都很驚訝的是, 只用了不到一秒鐘,這些壓在孫祿堂身上的日本武士就全都被彈出了好幾丈的距離,而孫祿堂則是若無其事地站在一邊。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孫祿堂是怎麼做到在一瞬間擊敗五名日本高手的?孫祿堂的武功究竟到了什麼深不可測的地步?

千里尋師,小村童成為一代大師

「我要拜您為師,跟著您學習功夫。」

河北保定的一個小村莊里,孫祿堂找到了鄰居口中的拳腳師傅,提出了自己想要學習武功的要求,而李師傅看著眼前這個瘦小的孩童,只是笑著拒絕了他的要求,并且還告訴他一些學功夫的艱苦。

可是,孫祿堂完全沒有被師傅的話嚇到,他看著師傅的眼睛,認真地說道:「我不怕,我就想要跟著您學習武功。」

最終師傅同意收下了孫祿堂,孫祿堂就這樣跟著村子里的師傅學習踢腿、出拳等基本的拳腳功夫。

三年之后,眼看著孫祿堂學得越來越好,為了讓孫祿堂可以在武術上有更大的發展,李師傅建議孫祿堂勇敢地出去,去外面找名師學習更精湛的功夫。

就這樣,十來歲的孫祿堂踏上了他外出尋師學藝的第一步。

因為沒有銀錢,孫祿堂就一邊做學徒掙錢養活自己和母親,一邊抓緊一切有空閑的時間外出學藝拜師。

無論遠近,只要孫祿堂聽說哪里有武藝高超的師傅在找徒弟,他就立刻跑到師傅那里學習本領。

終于,孫祿堂等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個師傅,一個帶領他正式走進系統武學的人。

這天, 師承形意拳大師郭云深的李奎元來到了保定,孫祿堂從別人口中得知李奎元是「內家拳」的知名師傅之后,立刻就跑到了李奎元的住所,請求能夠拜他為師,學習 形意拳

李奎元看著基本功扎實,又極具慧根的孫祿堂之后也是十分高興,當即就表示愿意收下這個徒弟。

而在之后的一年多時間里,李奎元也是傾盡自己所學,將所有的本領都傾囊相授,但是眼看著孫祿堂的飛速成長,已經有了青出于藍的勢頭之后,李奎元也在為自己還可以教給孫祿堂什麼而發愁。

終于,他在苦思冥想之后,想到了自己的師傅郭云深。如果孫祿堂可以跟著師傅繼續學習的話,一定會有很大的提高。

這天,李奎元將剛剛結束訓練的孫祿堂叫了過來,遞給了他一封信。

「我這里有給我師傅的一封信,你到時候拿著信去找他。你一定要認真跟他學習,不僅僅是武功,更要跟著他老人家學習修身養性和高尚品德。」

帶著師傅的殷切叮囑,孫祿堂去了河北深縣,找到了師祖郭云深。

看到郭云深的第一面,孫祿堂就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九個響頭,隨后郭云深親自將孫祿堂扶了起來,讓他安心在這里住下,等明日再開始傳授他武藝。

跟在郭云深身邊的八年時間里, 孫祿堂不但武學上盡得郭云深的真傳,他的為人處世還得到了郭云深的大力夸獎,在臨別之際,郭云深特意將記錄自己所有武學心得的《形意拳解說》一書贈送給了孫祿堂。

在學成之后,孫祿堂回到了自己的家鄉舉辦了蒲陽拳舍,廣收弟子,致力于將自己的所學傳授給下一代人,發揚中華的傳統武術。

在這期間,孫祿堂還參加了「天下英雄會」,在參賽期間,孫祿堂和從全國各地而來的武術高手相互切磋交流,一舉在中國武術界嶄露頭角,被人尊稱為 「虎頭少保」、「天下第一手」。

此時的孫祿堂已經在武林人士中頗有威望,不僅他的形意拳、八卦掌都已經在江湖上打出了名氣,而且他的不畏強權、仗義助人的事跡更是廣流傳。

在當時的保定,有一伙學過武的人在保定整天惹是生非,無惡不作, 孫祿堂聽說這件事情之后,就決定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那群人知道這件事情之后,也懼怕孫祿堂的武功,但是又不甘心就這樣離開保定,就密謀在孫祿堂常去的茶館附近埋伏,決定先下手為強。

當孫祿堂走進茶館的巷子之后,所有人就一擁而上,同時向孫祿堂的不同部位進攻,而孫祿堂對于這些絲毫不慌,直接抬腿一蹬,前后兩名大漢就直接向后方倒了好幾丈遠,而隨后他又抬手一點,其他的人也都紛紛倒地。

這幾個平日里為非作歹的大漢連忙向孫祿堂磕頭求饒,孫祿堂也彎腰扶起他們,并告誡他們道: 「習武的目的是強身健體,而不是仗著自己會點功夫就仗勢欺人。咱們習武之人要立志將中華幾千年來的無數發揚光大,要時刻牢記我們的使命。」

孫祿堂的發言贏得了所有群眾的呼聲,之前飽受這些惡霸欺凌的人也都紛紛向孫祿堂表示感謝。

而在接下來幾年,孫祿堂一直潛心研究武學,在原有的基礎上結合太極拳的方法,獨創了一套屬于自己的 孫氏太極拳,在武林上聲名鵲起。

三次挑戰,揚中華武術之魂

1909年,俄國的武術高手彼得洛夫在沈陽設下了擂台,公開發出請帖宣戰所有的中國人,還口口聲聲稱自己打遍天下無敵手,現在就是要來見識一下中國的功夫。

更甚至在打敗了前來迎戰的挑戰者之后,直接稱中國人為「東亞病夫」。為了表達對中國人的輕蔑,還將自己的一塊金牌掛在了擂台上面,放話說道:「誰能贏了我,這塊有著無數榮譽的金牌就屬于誰,你們還有誰敢上來嗎?」

孫祿堂得知這件事情之后,決定要讓彼得見識一下中國武術的博大精深,直接就帶著自己手下的弟子去到了擂台。

在圍觀群眾的呼聲之中,孫祿堂緩緩走上了擂台中央,而彼得看見站上來看起來文文弱弱,還上了年紀的孫祿堂之后,毫不客氣地奚落:「我看中國是沒人了,怎麼一個小老頭子都上來了?」

孫祿堂并沒有理會彼得的態度,而是直接淡定地開口說道: 「怎麼比?」

之后,兩人在裁判的示意下,決定兩人分別打對方三拳,誰先認輸誰就輸了。

彼得看著孫祿堂大笑著說了一聲「你可小心了」,就朝著孫祿堂的腹部卯足力氣打了一拳,可是孫祿堂還是穩穩地站在原地,臉色都沒有變一下。

這時候,彼得才意識到,眼前的人是個高手,拿出百分百的態度揮出了接下來的兩拳,可是結果還會是一樣,孫祿堂還是照常站在原地。

于是,惱羞成怒地彼得不顧事先制定的比賽規則,就叫囂著沖上前想要打倒孫祿堂,孫祿堂從容應對,身形靈活移動之際,快而準地出手, 幾招就將彼得打倒在地。

孫祿堂的大獲全勝讓彼得狼狽逃回了俄國,也孫祿堂也成功地捍衛住了中國武術的榮譽,大大提高了當時國人的士氣。

一年以后,奉命前來中國挑戰的日本柔術冠軍坂垣一雄聽說這件事情之后,就直接前來挑戰孫祿堂,還在戰書中將兩人的比試上升到了國家對決的高度。

孫祿堂沒有任何猶豫就寫下了這封挑戰書,并且還讓坂垣一雄自己選擇對戰的方式,當孫祿堂的弟子們聽說這件事情之后,都前來去勸阻他,說現在不是和坂垣對決的好時機。

倒也不是孫祿堂的弟子對他的實力沒有信心,只是前不久孫祿堂才剛剛痛失愛子,現在還沒有從喪子之痛中走出來。現在貿然接下挑戰,他們都害怕對孫祿堂的狀態造成影響。

可是孫祿堂直接就拒絕了弟子們的提議:「我不止一次地強調過,咱們習武之人身上肩負著弘揚中華武術的重任。現在日本人公然來挑戰,我怎麼能在這個時候退縮。 我個人的傷心難過不足以與國家和民族的榮譽相比較,我會拿出自己最好的狀態來應對接下來的對決。」

到了比賽那天,孫祿堂同意了坂垣制定的比賽規則,只要他能夠在坂垣的控制下成功站起來就算贏,否則就要主動認輸。

雙方的見證人到位之后,孫祿堂依照規則主動躺到了地上,坂垣則直接坐在了孫祿堂的腹部,控制住了孫祿堂放在胸前的手。

等到裁判喊完開始之后,孫祿堂直接就運動內力,壓在背后的手靈活一轉就抽了出來,食指和中指合并,在坂垣丹田出輕輕一點,坂垣就跌倒到了數丈之外,而他自己則一個鯉魚打挺就靈活地站了起來。

跌倒在地的坂垣還沒弄清楚孫祿堂是如何出手的就已經輸了這場比賽,他向裁判提出這次不算,是他沒有做好準備才讓孫祿堂僥幸獲勝,要求重新來比。

孫祿堂大度地同意了他這一要求,可是結果還是一樣,坂垣一雄在極短的時間里就又輸掉了比賽。

這次坂垣一雄的踢館失敗,灰溜溜地回去日本。可是,天性狡詐的日本人卻怎麼也不肯認輸,他們千方百計地想要找回坂垣一雄丟掉的面子。

于是,十年之后,日本天皇一次性派出六名日本武士前來中國再次挑戰孫祿堂,而這時候的 孫祿堂已經70歲了,是中國人常說的耄耋老人

很明顯,日本人是專門挑孫祿堂已經年老的時候才再次發起挑戰,想要趁人之危,可是沒想到他們更加讓人不齒的行為還在后面。

「上次是坂垣先生一個人,他又會是遠道而來才會被孫祿堂打敗。這次,由我們六個一起向孫先生發起挑戰, 如果他能夠一次性戰勝我們六個人,那我們就承認中華武術是真的厲害。但是如果他失敗了,就要承認自己技不如人,從此離開上海。」

聽見日本人如此無力的要求,所有人都很氣憤日本人的厚顏無恥,只有孫祿堂直接就答應了他們的無理要求。

甚至還主動說道:「你們可以任選一個人做裁判,其余五個人負責按住我,到時候還會是以我在 ‘三’聲之內起來了為勝利標準。」

得知孫祿堂70歲高齡還要同時和日本武士比武的消息之后,所有人都對這場比試誰勝誰負充滿了好奇,早早地就在比試當天來到了孫祿堂的家里。

當所有人都做好準備之后,負責數數的日本人還特意假模假式地關心孫祿堂準備好沒有,在得到孫祿堂點頭之后,和其余五名日本武士暗中對了個眼神之后,才慢悠悠地開口數數。

正當他說完一緊接著就想說二的時候,只見之前壓在孫祿堂身上的五名日本武士都向外彈開,而孫祿堂則完整地立在旁邊,和他們的狼狽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隨后,孫祿堂又主動上前一個個地將他們扶了起來,還關心他們有沒有受傷。

這次日本人的陰謀又再次以失敗告終,他們想要趁孫祿堂年紀大的時候以多欺少,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孫祿堂的武功深不可測,輕輕松松就可以將他們一起打敗。

事后,日本天皇派人來到孫家,想要花大價錢將孫祿堂請到日本教學,但是被孫祿堂拒絕了。

他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中國武術,不但成立了自己的孫氏學派,為中國武術界培養了一大批武術精英,還將自己多年來的習武所得全都著作成書,以供后人參考。

曾經一個小小的村童,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中國武術界的一方泰斗,為中華武術的發揚光大做出了不朽的貢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