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楊過對李莫愁,打情罵俏,肢體接觸,公然調戲,為何李莫愁不生氣?

Mrs.Z 2022/12/22

有句話說,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這句話很適合金庸江湖中的某些反派,這些反派,一面惡貫滿盈,十惡不赦,一面又被悲凄的過往所折磨,他們因恨生惡,因惡入邪,走向了萬惡的深淵,最終在死亡中成就了自己。比如李莫愁這類人物。也許,這就是金庸先生所表達的已經上升到哲學層面的人生觀吧。

金庸先生后半段的小說當中,其實越來越從浪漫走入現實,其中的俠文化特色越來越淡,一直到《鹿鼎記》這種反武俠小說的出現。也就是其中幾乎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俠客也沒有。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在其巔峰著作射雕三部曲當中,俠文化還是處于鼎盛階段。其中的正義人士,還是講究除魔衛道的。比如江南七俠就是如此。奈何,江南七俠武功有限,除不掉梅超風。然而,黃藥師面對李莫愁卻也不下殺手,竟然是因為不愿意背負以大欺小的名聲,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只能說,黃藥師已經虛偽到了為了虛名可以不顧及蒼生的地步。

李莫愁這樣一個惡女,一生濫殺無辜,甚至連婦孺都不放過,更是厭惡男子親近于她,可為什麼偏偏對多次調戲她的楊過網開一面,既會不生氣,也不止一次放過他呢?這其實不難理解。

【1】

在原著當中,李莫愁早年似乎還不是一個壞人。她是因為和陸家莊莊主陸展元相戀而被師父逐出了古墓派,繼而又因為陸展元甩了她而另娶別人,才最終導致性情大變,成為了殺人的惡魔。

古墓派其本身的立派原則,不僅不符合現代人的正常價值體系,就算是在其背景時代南宋時期,也是一個徹底的邪惡極端勢力。

可能有人認為古墓派還是很正當的,也不像反派那樣胡亂殺人。但是,這實際上是因為武俠時代的價值觀定位,讓有些人生觀變得扭曲。似乎在武俠世界,隨隨便便殺幾個人,就和喝口水一樣簡單。而實際上,這已經是因為把人類的價值底線拉得過低的緣故。

古墓派的建立者林朝音,因為想和中神通王重陽結合失敗,而因愛成恨,成立古墓派,腹誹王重陽,甚至創立古墓派武功,專門為了壓制全真教武功。這些都還屬于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畢竟這種報復是針對自己的假想敵的。但是,古墓派卻不允許門派弟子正常婚戀,這就有些過分了。

因為加入古墓派,對于弟子門來說,更多的是想通過學武而在世俗中立足,也是為了在那個風雨飄搖的亂世當中不得不做出的選擇。但是婚戀繁衍,是正常人的正常生態,強行壓制本就說不過去。

何況,林朝音自己當初也從沒有想過獨身,而是求愛不能被動單身的。她憎恨王重陽甚至全真教都不奇怪,但是卻因此壓制自己的弟子們就有些性格扭曲了。李莫愁在這種環境當中難免沾染惡習,那就是一旦得到機會,就有可能把自己體內所有的惡都釋放出去。

李莫愁和陸展元相戀,本來有反抗古墓派壓迫的積極意義,但是因為分手就仇恨一切,這種性格變態當然就是她自己的問題,沒有任何的正當性可講。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在武俠位面,就算是在古代,這樣的惡婦也早就被執法機關逮住后,凌遲處死,不殺不足以平民憤。而不是讓她最后還在大火當中吟誦「問世間情為何物」了。

【2】

不過,這其實也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李莫愁雖然惡貫滿盈,但是也是人,內心也是缺愛的。只不過內心的驕傲,讓她看不起絕大多數男人,她認為那些男人都配不上她。這就是典型的自卑和自傲的結合體。也造成她一面缺愛,卻另一面又拒絕愛。

她不再相信世上任何的男人,當然,郭靖那種男人也沒有時間去看她。這就導致在李莫愁活著的時候,她作為一流高手當中的頭部人物,天下武功可以勝過她的男子寥寥無幾,而那些人當中,絕大多數又是垂垂老矣的人物,年輕一代當中,她沒有一個看得上眼的。唯二出色的也就是耶律齊和男主楊過了。

比起耶律齊,楊過的武功不僅更高一些,而且長相俊美,性格跳脫。如果不是因為李莫愁執念太深,她愛上楊過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雖然楊過多次調戲她,但是被一個顏值高、性格活潑小鮮肉調戲,和被一個油膩阿貝調戲是不同的,李莫愁雖然號稱出家人,但是實際上凡心未死。她對于楊過是有一種異樣情愫的,這當然到不了愛上的高度,但是喜歡還是有的。只是在知道楊過和小龍女相愛之后,也就扭曲了。

換句話說,如果楊過真的追求李莫愁,那麼就算李莫愁未必和楊過展開一段姐弟戀,兩個人的關系也必然極為特殊。至少李莫愁不會處心積慮地去殺楊過。李莫愁很在意自己的容貌,其實也在于自己被其他男子看在眼中的神態。她如果真是因為陸展元而萬念俱灰,那她就不是李莫愁,而是滅絕師太了。事實證明,她不是。

而楊過,則是被神雕當中幾乎所有的年輕女性角色(黃蓉除外)都喜歡的人物,就連程英、公孫綠萼、陸無雙這類容貌僅次于小龍女,絕對算得上是一流女俠的人物都肯為他去死,甚至為他而一生不嫁,那李莫愁看上楊過自然沒有什麼可以奇怪的了。

因為李莫愁執念再深,對于一些口頭上的打情罵俏還是不在意的,甚至于有了肢體接觸,只要感覺對方對她沒有直接的侵犯念頭,她也沒有那麼在意。這其實就是典型的老阿姨和小鮮肉的戲碼。如此看來,這并不是這個惡婦良心發現,實在是人之常情,是她的內心作祟而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