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女公務員兼職8家風俗店,5個月掙了800多萬,目的竟然是去「泡牛郎」!!

张1 2023/01/12

東京國稅局于23日,以違反國家公務員法禁止兼職規定,在娛樂場所工作為由,對在東京都內稅務所工作的女職員(24歲)進行了懲戒免職處分。

據該調查結果顯示,該女職員從去年4月開始的約1年間,除了工作日的夜間之外,還通過申請病假等方式,在東京都內外,包括泡泡浴樂園等8家洗浴中心和外賣健身中心(無實體店,接單上門派遣式風俗店)工作共計165天,獲得了約826萬日元( 約44萬人民幣)的收入。

今年7月,因外界提供情報而被發現兼職行為。該女性職員經過內部調查后,向稅務署申報了兼職收入,調查還發現,去年5月虛報病假3天,擅自拿走單位聯誼會費26萬日元,據女性職員透露,自己「膽大包天」挪用公款也是為了籌集牛郎店的餐飲費,不過在一個月以后這筆費用就已經填補還清了。至于為什麼會選擇干這行兼職,她表示:「這是為了支付牛郎俱樂部的餐飲費。起源是在街上被星探發現后開始工作。」

該局的國稅宣傳廣聽室室長·百武寬泰表示「非常遺憾,將嚴肅對待此事,努力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24日,日媒報道了日本企業家西村博之,針對稅務局女職員為了籌措牛郎費,未經許可擅自兼職而被開除的事件,發推文闡述了自己的看法:「東京國稅局、橫濱市職員、神奈川縣警察等等,女性公務員私吞公款,涉及風俗違法行為的動機都是‘牛郎俱樂部’洗腦后讓人進貢金錢,這已經不僅僅是宗教,可以說牛郎俱樂部實在是很危險啊,是吧?」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打著擦邊球本來就夠令人提心吊膽,更何況自己還是更應該奉公守法的公務員身份。就像這位企業家所說的,為了牛郎,走上風俗行業的女公務員,媒體曝光的就不少,而且短短半年前,也就是今年上半年就發生過類似事件。

今年2月,東京國稅局曾宣布,在東京都內稅務所工作的女職員(27歲),因違反了國家公務員法的兼職禁止規定,受到了停職9個月的懲戒。同一日,該女職員引咎辭職。

據該調查結果顯示,該女性公務員在2020年10月~今年1月,利用工作日的夜間和病假,在東京都內的泡泡浴等3家店鋪共計工作150天,獲得約125萬日元的收入。

去年10月,因同事提供舉報信息,發現了她從事該類兼職。而且,在走訪調查風頭之后,她還繼續從事該類兼職。至于為什麼要從事風俗行業的兼職,這位女職員表示,「這是為了支付牛郎俱樂部的餐飲費」等。牛郎這麼吸引人嗎?又或者說,這些無腦的女性拼命賣身,就是為了去迎合、供養并不屬于自己一個人的共享男友?這的確算得上是一種洗腦「宗教」式信仰了。

無獨有偶,幾年前,日本千葉縣一名37歲,在縣府的衛生福利部門工作的女公務員在養病為由的停職期間,愉快地在風俗店兼職,40天下來賺得近200萬日元,平均每天的收入約5萬日元。據日媒報道,該名女公務員,從當年的9月下旬起,就以假裝養病申請停職,而且這期間還可以領到約8成的薪資。

那這樣的騙局,民眾怎麼能放過?很快,縣府在11月接到群眾匿名檢舉,揭發該女公務員在停職期間不是養病,而是去東京的風俗店兼職。該名女子暴露后接受調查表示,去風俗店兼職,主要是因為停職后家庭支出增加。既然沒錢,那妳怎麼不去上班拿全薪?事后縣府對其處分無薪停職6個月,不過,她後來自行提出離職。

日本風俗業,只要沒有實質行為,都不算違法。不過像是文中提到的「泡泡浴」和「上門外送」就都是打著擦邊球,不是警察不管,是這種違法鑒定起來很模棱兩可,比如,給客人洗浴的服務,都是在封閉的空間里,雖然性服務違法,但雙方價格談妥,所謂的洗浴場所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果警察來查,就借口雙方自愿產生了感情,這一來二去,警察怎麼管?

真是世界之大,奇葩事天天有,本應該是男人花天酒地,左擁右抱的四維場景,卻全變成了有社會地位的女性公務人員,放棄原本體面的全職工作不好好干,就算來錢快,但也不能違法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