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俄軍宣布赫爾松撤軍,到底該怎麼撤,綜合損失最小?

最近,俄烏戰場上發生的最大變動就是俄軍宣布自赫爾松撤軍。

當然了,有必要強調一點,這里所謂的赫爾松撤軍不是從整個赫爾松州境內撤軍,而是自赫爾松的西岸撤軍。

因為赫爾松州其實是被第聶伯河分為兩部分的,河西這一部分雖然面積不大,但卻是首府赫爾松市所在地。俄軍宣布撤軍的方向是這里,而撤軍到東岸沿第聶伯河布防的話,其實也還是屬于赫爾松州,這一點我們要明白。

雖然說俄軍自西岸撤軍也不是十分令人難以理解的舉動,但這一方向的戰略地位太重要了,就這麼放棄的話,各方面損失都是不小的。

首先,從政治上說,赫爾松市是俄軍對烏開戰以來拿下的唯一一個首府級城市,同時赫爾松州在所謂四州公投后又是俄自認的「領土」。因此直接撤軍的話,顯然對俄不利。

從軍事上說,赫爾松西岸陣地進可對尼古拉耶夫乃至敖德薩(烏克蘭最后的海岸線區域)構成威脅;退可以作為河東及克里米亞的屏障。如果失去的話河東區域將在烏軍炮火射程之內,同時對克里米亞的安全保障也會降低很多。

從民心士氣上講,俄軍自赫爾松州的撤退將是繼基輔、蛇島、哈爾科夫、紅利曼之后的又一次大范圍收縮。尤其基輔和蛇島還可以勉強說出于戰略考慮(實則也是力有不逮),而相繼發生的哈爾科夫、紅利曼及赫爾松的撤退,就不那麼好講了,連續大踏步的后撤對士氣的打擊很大,也不利于穩定占領區和國內的民心。

而且這一動作還是俄軍在完成部分動員之后再宣布的,甚至說西岸的俄軍也并不是由于直接的軍事失敗而不得不撤。在這種背景下,如此動作縱然也有現實理由,但也著實不好解釋。

由于最近美俄方面均發出了談判的信號,因此網上也有美俄方面暗中進行接觸,所謂赫爾松西岸撤軍即是交易內容之一。這樣的傳言因為缺乏實際證據,我們簡單提一下,大家知道有這種傳言就好。

從現實角度來說,俄軍給出的撤軍理由主要是四條:

第一:赫爾松西岸地區的后勤補給比較困難;

第二:由于烏軍襲擊卡霍夫卡水電站大壩以及上游放水的因素,戰區內俄軍有被「水淹七軍」的風險;

第三:確保俄軍軍人生命健康安全;

第四:撤出的軍力可作為機動部隊轉用于其他作戰方向上。

單純從軍事角度說,俄軍講的這幾條并非沒有道理,但仔細研究的話也不是都有道理。

簡單說,軍隊作戰不可能沒有傷亡,如果害怕傷亡的話那干脆不出兵最好。同時軍隊在完成作戰任務時,不可能沒有困難,有困難就要后縮,從而屢屢放棄戰略要地,那還打什麼仗呢?

而且戰區內俄軍的后勤困難,烏軍就沒有困難?俄軍怕被水淹七軍,可烏軍真有摧毀大壩的實力和決心?

另外在赫爾松方向吸引了烏軍不下20個旅/團的部隊,其中10多個旅都是具備機動進攻能力的主力部隊。俄軍如果能釋放兵力的話,那烏軍其實能釋放更多的作戰單位。而且由于尼古拉耶夫和敖德薩的直接威脅被解除的話,烏軍釋放的兵力還要更多。

所以說在赫爾松西岸,如果俄軍干干凈凈撤得一兵不剩的話,在各個角度都是失分甚多,不利于總體戰局的。而且俄軍在赫爾松的經營并非一日,除了上萬名精銳軍人外,相當的軍事設備和物資很難通過河運一一運走,撤退過程組織不善又會遭到比常規作戰更大的損失。

所以俄軍的撤離最好不要太過倉促,而且從綜合角度出發,不宜將西岸的軍力全部撤出,應當選擇幾個要點地帶保留橋頭堡陣地。

比較合適作為橋頭堡的有兩處,其一是南側的赫爾松市,其二是北側卡霍夫水電站對面的伯斯萊夫區域。

為什麼保留這兩個區域呢?

首先,赫爾松市是俄軍占領的唯一一個首府城市,掌握在誰手中很關鍵;而伯斯萊夫區域事關新卡霍夫卡水電站的控制,烏軍直接飲馬水電站一側的話,那還作何掌握?

當然,大家肯定會想,俄軍撤軍的理由是后勤不力,保留橋頭堡就不存在后勤問題了嗎?

這個情況是這樣的,俄軍目前在西岸的部隊多則說有2到3萬人,少則說有1到2萬人,它們并非毫無補給。

這些補給要說維持撤軍前的戰線很吃力,但若是收縮到兩個橋頭堡區域內還是可以用很長時間的。

而且像炮彈之類的補給,當初好不容易從東岸運過來,現在撤軍又要都運回去?那還真不如把炮彈在西岸消耗掉為好——這是立足于即便要撤,也要給烏軍喝一壺的考慮。

如果立足于確保橋頭堡的話,其實俄軍在保留兵力大幅度縮減、后勤需求也大量縮減的同時,還有個好處,那就是依托東岸的炮兵來完成防御。

▲卡霍夫卡水電站兩側

▲赫爾松市兩側

此前俄軍在西岸防御最大的難題是后勤,如果戰線縮小到了兩個橋頭堡,這兩個陣地本身還有不小的儲備,再依托東岸炮兵的跨河支援,那麼自身的后勤消耗不會太大,而且也能在空、炮火力的支援下達成相對良好的守備效果。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烏軍并不具備直接的攻堅能力,其通過強攻硬打拿下的城鎮極少。在赫爾松市這種體量前,如果俄軍保留一定的精銳部隊依托固有陣地和綜合火力支援的話,烏軍不具備在短期內拿下的可能。

這樣會收得怎樣的效果呢?

第一:俄軍在西岸的存在,尤其是控制了核心陣地,本身在政治上不至于失分甚多;

第二:在軍事上沒有讓烏軍控制全部西岸地帶,仍然可以盡最大可能保證東岸及克里米亞的安全;

第三:橋頭堡的存在是烏軍不得不打的目標,又可以牽制大量烏軍兵力不得他用,同時也為將來進一步動作留有余地或成為談判的砝碼;

第四:在防御作戰中可以大量殺傷和消耗烏軍部隊,要比將戰場全部轉移到東岸后俄軍再啃硬骨頭獲取戰果的消耗小一些。

當然以上是我們的一些想法,僅供討論交流之用,至于俄軍具體怎麼想、怎麼做,那是它自己的事,當然承擔后果的自然也是俄軍自己。

就我們現在了解到的情況來看,俄軍采用了在撤退通道上大量布雷的手段延緩烏軍的推進,同時己方也在轉移軍人和裝備,目前尚看不出俄軍會有保留橋頭堡的意愿或跡象,但烏軍也還沒有進入到核心區域。

由于烏軍在此前與赫爾松俄軍的交手中吃過大虧,損失很大,因此在這次俄軍宣布撤軍后采取了極為謹慎的態度和動作。甚至于在基輔中樞,認為俄軍此舉存在陰謀的觀點,還要占據主流。

所以目前烏軍的跟進并不激進,都是在試探好沒有俄軍的情況下,再前出「收復」失地。現在俄軍撤出的主要是外圍地帶,烏軍隨后也在不斷跟進,各個地圖源顯示的情況也不一樣。

接下來幾天,最為核心的就是赫爾松以及伯斯萊夫區域的俄軍到底該怎樣撤離,這個是接下來值得關注的動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