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學過九陰真經的周伯通為何打不過金輪法王?只因戰斗風格互相克制

Mrs.Z 2022/11/10

絕情谷中周伯通和金輪法王激戰正酣,眼見二人戰局限于膠著,擔心周伯通這個老伙計出問題,一燈大師從旁用出一陽指,周伯通也就此脫離戰局。如果一燈沒有出手,周伯通能否全身而退,或者是打敗金輪法王?

有不少金迷對這一戰的結果頗為失望,覺得周伯通身為王重陽的師弟,還學會了《九陰真經》,更是左右互搏這一神奇武功的創始人,為何還打不過金輪法王?

其實看過射雕原著就知道,周伯通雖然學會了《九陰真經》,但他的這種會和郭靖相比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王重陽提議召開第一次華山論劍,并成功打服參會的其他四人奪得真經的保管權。但王重陽為人極好面子,擔心別人說是奪得真經是假公濟私,因此得到《九陰真經》以后只是自己翻看了一遍,并嚴令門下弟子和師弟周伯通不得修煉。

周伯通后來被黃藥師困在桃花島十多年,身上帶著上卷經書,以周伯通嗜武成癡的個性,也強忍著只是翻看,卻沒有修煉。后來前來桃花島提親的郭靖跟周伯通相處了一段時間,二人結為兄弟后,周伯通突發奇想,想看看郭靖練成真經后是什麼樣,就逼著郭靖背誦真經。

郭靖記性不好,武學基礎也相對薄弱,周伯通在給郭靖講解的過程中竟然在夢中學會了《九陰真經》。周伯通對師兄王重陽敬若神明,雖然無意中學會真經,但除了在與黃藥師的比拉中無意中用出過一次后,以后再也沒有使用過。

最重要的是,周伯通學會的真經并不是完整的。真經上卷的療傷篇、易經鍛骨篇等固然神奇,但以梵文寫成的總綱才是《九陰真經》真正的精華所在,凝聚了作者黃裳對武功的獨特理解,也避免了真經孤陰不長的弊端。

在那個年代,會梵文,還會武功,更關鍵的是還有機會看到真經的人鳳毛麟角,剛好有一個天竺人當師弟的一燈大師就是僅有的一個。無意中在一燈大師師兄弟面前背了一段總綱的郭靖,有幸被南帝這位武學宗師翻譯后指點,這才學全了《九陰真經》。郭靖也可以說是金庸江湖唯一的一個練全了包含總綱在內的《九陰真經》的第二人。

周伯通后來經過苦思,已經學會了忘記真經的法門,幾十年的時間果然再沒有用過真經上任何一式武功。絕情谷中對戰金輪法王,以金輪法王的能耐,也不可能將周伯通逼得底牌盡出,以至于不得不動用《九陰真經》上功夫來制敵的地步。

金庸江湖確實存在武功風格相克的情況,在正常人理解中,也確實存在柔能克剛的情況,但柔和剛本就是相對的,是此消彼長的關系。如果是降龍十八掌、十層的龍象般若功這種極其剛猛的功夫,除非與這種功夫的人對陣的人境界更強,否則即便是太極、空明拳這樣的功夫也是克制不了的。

絕情谷中周伯通與金輪法王的對戰,之所以會出現僵持的局面,其實和雙方的作戰風格有很大的關系。

金輪法王要是用出他的金銀銅鐵錫五個輪子,招式倒是花里胡哨,聲勢頗為驚人,但赤手空拳用龍象般若功對敵,卻是簡單粗暴,純粹就是用強悍的內力來欺負人。

周伯通則純粹是技巧型的高手,尤其是他的左右互搏,更是將招式的作用發揮到了極致。但周伯通這種類型的高手,怕的就是金輪法王、郭靖這樣的對手。管你招式再花哨,我只管一掌打去,對手要麼硬接,要麼就躲閃。

更為關鍵的是,周伯通缺少殺手锏似的武功,或者說是一錘定音的招式。周伯通所擁有的武功中,全真教的功夫中正平和,空明拳以虛御實,守更強于攻。

金輪法王的龍象般若功雖然剛猛,但缺少變化,對上周伯通這種沒事就愛找人切磋比試,愛武成癡的人來說應付起來完全沒有難度。唯一不同的只是金輪法王練到了第十層,掌法之中蘊含的力道太大,將周伯通只能打起精神用空明拳的以虛御實來應對,精力被分散,短時間無法騰出手來。

兩人的這種風格,決定了他們的對戰想要決出勝負必然耗時更久,除非是中途直接比拼內力,或者哪一方內力耗盡。

我覺得一燈大師之所以插手,只是擔心這個老相識壓力太大而已。周伯通此時雖然已經有百歲高齡,但金輪法王年齡同樣不小,至少也有七十余歲。金輪法王武功一味剛猛,終究不是持久之道。要知道剛不可久,比試時間過長,他消耗的精力肯定要比周伯通大得多。

周伯通雖然年齡大,但身體狀態并不比金輪法王差。神雕原著中說他久居百花谷,以玉蜂蜜為食,竟然出現頭發返黑的現象。而且周伯通修煉的是道家功夫,內力中正平和,更擅長調理身體,一直打下去,最先力竭的很有可能是金輪法王。

金庸可能是考慮到如果兩人一直打下去,難免會像洪七公和歐陽鋒那樣的局面,這才讓一燈插手,而且金輪法王這種最強反派,由主角來打敗才合理。這才出現周伯通和金輪法王打了半天只是平手,后由一燈大師和黃藥師分別與金輪法王交手幾招,最后讓金輪法王脫身離去的情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