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用內功就能把蒼蠅摔得支離破碎,孫祿堂都打不贏的張策,有多厲害

天空之城 2022/11/04

奉系軍閥張作霖在世時,為了保障自身安全,曾找過不少武術高手做過他的保鏢。不過,要說張作霖最器重的保鏢,那一定得是張策。那麼張策究竟有多厲害?他的結局又如何呢?

(張策畫像)

1866年,張策出生于直隸香河縣神廟村一戶習武世家。張策的父親張錦奎是一個啞巴,但也會些武功。因此張策年幼時便跟著父親習武。待稍大一點,又跟著做武師的堂叔張大相,在東大廟前的練武場上學習家傳的戳腳、二郎拳與黑虎拳。

學武的那份苦,并不是人人都能吃得了的,何況張策還是個小娃兒。可是張策卻嗜武成癡,每天早出晚歸,別提多積極了。如此跟著堂叔學了一年拳,武藝竟大有進展。這讓張錦奎非常高興,特意找鐵匠給他定制了一件鐵背心和一雙鐵鞋,讓他穿著練功。

張策7歲的時候,張錦奎害了一場病,由于無錢醫治,最終拋下妻兒撒手人寰。沒想到的是,接下來,張策的母親由于悲痛過度,一年后也一病不起,離開了人世。

轉眼間失去了兩位至親,讓原本懵懂的張策,突然就明白了自己要面對的艱難處境。好在堂叔張大相收留了他,這才讓他有了個安身之處。

從那以后,懂事的張策更加刻苦,常常三更就起來練功,練到拂曉又趕緊到練武場去,跟張大相學習新的招式,與師兄弟們切磋武藝。

在與張大相學藝的時候,機緣巧合,他還得到了「金陵笑和尚」的指點,學了少林拳、五猴通臂拳及刀槍棍棒等。張策聰明有悟性,一學就會,一點就通,學什麼都快。再加上他極為刻苦,練起功來常常廢寢忘食,因此內外功夫頗為不凡,臂力更是過人,小小年紀就能輕易把碌碡舉起走上三圈。

有一次,村里殺牛。牛皮剝下來后,要扛到屋頂上去平攤晾曬。濕牛皮十分沉重,有六七十斤重。幾個年輕人又是舉又是扛,結果手忙腳亂,幾次都沒能成功。張策見了大笑不止,讓這些大哥哥讓開。只見他輕輕一腳,就把牛皮踢上了屋頂。

張策有些武藝后,最喜歡找人切磋武藝,由于武藝不凡,少有對手,張策難免自負。結果有一次,竟敗給了武清縣的太極高手。這下,張策才見識到太極拳的厲害,于是他一心想要找機會學習太極拳。

12歲的時候,由于被族人陷害,張策一氣之下,離開了村莊。隨后他在武清縣結識了太極高手張儀,并在張儀的推薦下,拜名家楊健侯為師學習太極拳。

(楊健侯)

楊健侯是太極宗師楊露禪第三子。楊氏太極在北京名氣很大,楊露禪與次子楊班侯早年一直在各王府教授拳法,而楊健侯則在家中拳館代父授藝。楊健侯得楊露禪真傳,他的拳術剛柔并濟,動作舒展,其拳頭變化多端,出神入化。同時他在器械上也無一不精。

張策學楊氏太極花了20余年光陰,終于學有所成,功夫也臻于化境。據說他在練功時,有蒼蠅落在他身上,他身體不動。只需要內功反彈,就能把蒼蠅反彈到墻上,摔得支離破碎。

成為武林好手后,有兩個謀生手段,一是像楊健侯那樣設館授徒,二是做鏢師。張策選擇回家鄉設場授徒。由于他武藝高強,慕名前來拜師學藝者不少。

1900年,八國聯軍攻打北京城。在抗擊聯軍的愛國志士中,有個叫王占春的武術家,由于屢立奇功出了大名。王占春在武林中有「臂仙」之稱,他的五行通臂拳與奇門遁甲之術都出神入化,無人能及。

張策當時有個族弟也是武術名家,在北京給皇宮守銀庫。聽說族弟與王占春有些交情,于是他便 央族弟引薦,又向王占春學藝9年。王占春去世后,張策巧遇王占春的師父韓屏山。在韓屏山的指導下,他的五行通臂拳更是練到了爐火純青,收放自如的境界。再加上他又常穿20余斤重的鐵鞋練功,因此又得了一個「鐵鞋」的名號。

張策又將太極拳與五行通臂拳的精華融合,其威力較之先前更是強上數倍。不少武林高手與張策過招,都堅持不到三招。

此時的張策在武林中已經是赫赫有名的武術高手,在他的朋友圈里,也都是武術頂級高手,比如吳式太極式吳鑒泉、孫式太極孫祿堂、小孟嘗君李瑞東、意拳(大成拳)創始人王薌齋等人。其中,張策與孫祿堂關系尤其親厚,兩人還是義結金蘭的好兄弟。

當時,張策與孫祿堂都在北平國術館做武術教師。有一次,孫祿堂興致極高,一定要和張策比劃兩招。起初,張策極力推辭,但孫祿堂一再堅持,張策不愿拂了他的興致,這才勉為其難答應了下來。

要說,此時的孫祿堂已經是武術界的泰斗人物,結果他和張策剛一交上手,就感覺到一股內力從張策的手臂傳到了他的身體里,讓他想擺脫開來,卻始終不能,這讓孫祿堂大吃一驚,就在兩人推揉之間,張策猛一發力,孫祿堂竟被彈坐在一丈外的椅子上,生生把那把椅子給砸散了架。

自那以后,孫祿堂對張策的武功刮目相看,常常夸贊不已。

(張作霖)

1928年,已經是武術名家的張策經人介紹,去奉天給東北王張作霖做保鏢。張作霖初見張策,覺得他文質彬彬,不像個練家子,就叫來6個武藝高強的保鏢,讓他們與張策交交手。話未說完,那6個保鏢便手持大桿,從上中下三路向張策掃來。張策氣定神閑,待他們靠近時,突然出了一招「白猿亂拜山」,眨眼間就把6人打倒在地,半天不能爬起來。

張作霖大喜過望,親自把張策迎進大帥府,從此張策就成了張作霖最為器重的貼身保鏢,同時,張策還教授張作霖的兒子張學銘與張學思學習五行通臂拳。

1928年,張作霖被炸死在皇如屯后,張策擔任奉天國術館副館長。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后,張學良的不抵抗政策,讓張策十分不滿。于是他辭掉了館長一職,回到了北平,又重回北平國術館教授拳術。

1933年,中央國術館舉行第二屆武術國考。

其實,早在1928年中央國術館成立之初,國術館館長張之江就邀請張策到中央國術館教授拳術。不過張策覺得張作霖待他不薄,因此婉言謝絕了張之江的好意。現在籌辦方又盛情邀約,請他擔任副總裁判長。張策盛情難卻,只得前往。

國考結束后,張策被留在中央國術館教授五行通臂拳。在那一個時期里,他培養了不少武術高手。

不過,畢竟是在南京,有些不能自由。所以張策在中央國術館做了一年武術教師后,就辭職回到了北平。

不幸的是,張策回北平不久后,就因誤服藥物引發了腸炎,不久竟病逝了,享年68歲。

據說他在臨終前,還說嘆息說,這回他要挨罵了,因為他的那些弟子中,除了韓占鰲、周景海等八個弟子學了他一半功夫以外,其他弟子都還只是學了一點皮毛。

由此可見,張策雖然一生武功蓋世,可惜沒能被他的弟子完整學到,竟讓他身上的武功絕學,沒能完全傳諸后世,實在是可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