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馬鈺為何千里來教郭靖內功?你看他咋當上全真掌教的,丘處機比不了

Mrs.Z 2022/12/22

在金庸武俠當中,本來男主遇到什麼樣的奇遇都不奇怪,反而是正常的。比如段譽摔個跟頭,就能學到絕世功法;虛竹連圍棋都不會下,反而可以憑借一個棋局而得到對方七十年畢生功力;狗哥石破天一個大字不識,反而因禍得福練成了太玄經。和這些比起來,郭靖的人生;雖然也算是總有好運氣,但總歸是沒有這麼夸張。

郭靖成長的路上,對他影響最深的固然是江南七怪和洪七公,但是,有一個人卻不得不提,那就是全真七子之首的馬鈺,如果沒有他千里迢迢的前往大漠教授郭靖內功,那麼,可以說按照正常的發展,郭靖勢必要被埋沒。那麼,馬鈺為什麼要這麼做呢?看似有些突兀的劇情背后,其實蘊藏著深遠的思考。

【1】

毋庸置疑的一點是,江南七怪,是最為典型的傳統武俠中有正義感的俠客。他們的武功雖然比起那些知名的武林人物,不算高,但是,他們身上的俠義精神,卻是最可寶貴的。

郭靖后來之所以能夠成為「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江南七怪的教誨,這是比什麼武功都要寶貴的財富。郭靖雖然是忠良之后,但是,其父郭嘯天畢竟已經就是一個農民了,所以,沒有丘處機刺殺漢奸和金兵引出的那一檔子事情,可能郭靖出生之后,也會泯然于眾人。

江南七怪千里前往大漠,機緣巧合之下找到了郭靖。并在一場風波,折了五俠張阿生之后,開始教導郭靖武藝。江南七怪認為,郭靖學武的天賦不高,簡單地說,就是比較笨,這個可能是他們和自己比較的結果。不過,按照他們自己所說,郭靖如果勤學苦練個二三十年,或許可以有四俠南希仁一半的功夫。

也許,對于見慣了高手的讀者們來說,這的確不值一提,但是對于普通江湖人來說,依然算得上好手了,并不算差。特別是金庸武俠的慣例,也就是說一般情況下,徒弟要比師父的武功低一個檔次,射雕當中尤其如此。就連全真七子、歐陽克、梅超風、漁樵耕讀都是如此。除非有大機緣,否則弟子的武功肯定趕不上師父。

也就是說,江南七怪教出來的徒弟,武功幾乎不可能趕得上丘處機的徒弟,因為江南七怪的武功和丘處機差了一個大檔次。

【2】

也許江南七怪因為賭氣,認識不到這一點,但是馬鈺絕對是知道的。換句話說,他去大漠的目的,就是教導郭靖內功,只不過教導郭靖內功,可不只是為了能在和楊康比武的時候不落下風而已。原文道:

原來馬鈺得知江南六怪的行事之后,心中好生相敬,又從尹志平口中查知郭靖并無內功根基。他是全真教掌教,深明道家抑己從人的至理,雅不欲師弟丘處機又在這件事上壓倒了江南六怪。但數次勸告丘處機認輸,他卻說甚麼也不答應,于是遠來大漠,苦心設法暗中成全郭靖。「

從這里說,似乎是因為馬鈺佩服江南六怪的為人,所以,想讓丘處機輸掉這場比試。問題是馬鈺很清楚,這場比試其實就是在斗氣而已,不涉及什麼利益之爭。作為全真教掌教的他,又如何沒事可做,用兩年多的時間專門去大漠呢?

這當然不是馬鈺看不慣丘處機,要打壓他那麼簡單。從后來的劇情可以看出來,也許全真七子內部也會存在矛盾,但是主要是團結的。所以,全真教才能在王重陽死后沒有絕頂高手坐鎮的情況下,依然是中原武林的核心力量。這就使得全真七子,特別是馬鈺和丘處機必然具有大局觀。

我們總是下意識的因為丘處機在射雕當中殺了金兵,而把他當作一名華夏正統觀的捍衛者,而實際上,全真教之所以可以經久不衰,在真實的歷史位面,就得益于丘處機的運作,那就是,不斷地在蒙古、金國和南宋之間搞平衡。丘處機曾經拒絕了金國皇帝與南宋皇帝的邀約,但是他卻答應了成吉思汗的邀請,不遠萬里前往大雪山覲見。這其實反映了」多頭下注「的固有觀念。

馬鈺在來到大漠之前,難道會對大漠的消息一無所知嗎?當然不可能。當時十六歲的郭靖,的確武功低微,不值一提,江南六怪就算是為人俠義,至多讓馬鈺高看一眼,未必就需要花這麼大力氣專門前來。那麼為什麼還是來了呢?

要知道,郭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拖雷的安達。拖雷是誰?是成吉思汗的四王子。郭靖和馬鈺學了兩年內功之后,直接武功大進,擊敗了黃河四鬼。雖然對方也是小人物,但是,這一戰卻間接保護了成吉思汗和蒙古一眾高級將領。這份善緣,價值幾何?簡直不可估量。

成吉思汗對丘處機,對全真教為什麼那麼重視?從射雕的劇情看,自然不只是什麼長生之術,而是涉及到了蒙古人對于中原的宗教政策。雖然蒙古軍屠城無數,濫殺無辜,但是,總歸是需要人來統治中原的。其知識水平有限,打仗是好手,財政稅收,行政治理就未必了。而借助于宗教勢力無疑是個事半功倍的辦法,作為本土宗教,中國北方的全真教,自然會被蒙古統治者所重視了。

在射雕當中,郭靖后來,甚至因為在西征中的出色表現,有了金刀駙馬的稱謂,和一個被成吉思汗如此重視的人物建立良好的關系,馬鈺這一趟大漠之行,簡直太值了。甚至,從某種角度上可以說,馬鈺對于全局的把控力,比丘處機更強。

正是因為全真教在多種政治勢力當中不斷周旋,所以到了神雕時代,全真教在長江以北的影響力,甚至要超過官府。因為金國已經滅亡,蒙古全力攻打南宋,華夏北部陷入權力中空,全真教的發展勢頭卻極好。而這一切,與其說是王重陽造就的,不如說是以馬鈺、丘處機為首的全真七子所造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