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斗酒僧強于五絕,金庸為何將他雪藏,你看他是誰?丘處機給出答案

天空之城 2022/09/14

武俠故事,尤其是長篇武俠故事中,難免會存在一些類似的通病,那就是「越后期登場的角色越強」,這是無可避免的,畢竟故事要以主角的視角展開,而主角也一定會經歷成長,后期遇上的敵人自然是要比前期更強的。

金庸的故事中自然也存在這樣的設定,比如「射雕三部曲」的世界觀里,最初登場的江南七怪就已是武林中享譽盛名的高手了,他們卻遠遜于丘處機,而丘處機聯合余下的全真六子也拿不下黃藥師,但在黃藥師及西、北、南三絕之上還有一位王重陽,你以為王重陽就是頂點了?然而在他之上還有位斗酒僧。

(王重陽劇照)

但說來奇怪,金庸將斗酒僧捧到了極高的位置,為何又不讓斗酒僧登場?他在怕什麼?金庸沒讓斗酒僧登場的原因是否與斗酒僧的真實身份有關?

一、超越五絕的高人

正如前文所說,武俠故事總是難免「越寫越飄」,尤其是劇情線拉長之后,后期的設定與前期有沖突也實屬正常。

斗酒僧這個角色的存在就存在不合理之處,畢竟從明面上來看,武林中人都知道南帝、北丐、東邪、西毒以及中神通就是這個時代的武林天花板,什麼時候武林中又多了一位「斗酒僧」?

但結合書中的細節來看,斗酒僧的存在也可能是合理的,畢竟除了斗酒僧之外,金庸還塑造了「劍魔」獨孤求敗這個角色,金庸賦予他的定位似乎也是高于五絕的,畢竟他做到了連五絕也沒做到的「縱橫江湖三十余載而未嘗一敗」,而從楊過、風清揚、令狐沖這三人在接觸了獨孤求敗的劍法之后的表現來看,這位劍魔說自己「一生不敗」怕不是狂言。

(僧人劇照)

只嘆金庸的武俠世界觀的確是十分龐大,正應了那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過相對于獨孤求敗而言,斗酒僧的身份還是更可疑一些,畢竟獨孤求敗與五絕毫無交集,他的強大至少是沒有「矛盾之處」的,而斗酒僧不同,他是實實在在地贏了王重陽,而這場對決其實很奇怪,從結果來看,它是不合理的,從過程來看,它甚至是不應該發生的一場對決。

二、一場不該發生的對決

周伯通曾經對郭靖提起過當年五絕在華山論劍的往事,他是這麼說的:「 那時是在寒冬歲盡,華山絕頂,大雪封山。他們五人口中談論,手上比武,在大雪之中直比了七天七夜,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個人終于拜服我師哥王重陽的武功是天下第一。

從表面來看,五絕不過是為了爭「天下第一」的虛名,但周伯通后來也說了,他們其實是意在奪得那本名為《九陰真經》的神功秘籍。

而王重陽之所以主動邀請四絕前來論劍,自然也不是真心想要他們來爭《九陰真經》,而是想要以「擊敗四絕」的方式來斷了天下群雄爭搶《九陰真經》的念頭,而他這麼做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因為有太多人為了爭這秘籍而枉送性命。

(東南西北四絕劇照)

從這里不難看出一個事實,至少在王重陽看來,《九陰真經》是十分重要的,不可以落入他人之手的,既然如此,他如何會與一個來歷不明的和尚打賭,而且是以「比酒量」的方式來決定勝負?

當然,這里有一種解釋,要讓王重陽接受斗酒僧「斗酒」的請求,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斗酒僧的實力遠在王重陽之上,所以王重陽不得不答應對方的請求,至于二人為何不直接比武,而是以「斗酒」的方式來決勝負,那不過是斗酒僧留給王重陽這位宗師的「體面」而已,不想讓他輸得太難看。

但這里又有另一個問題,正如前文所說,從結果來看,也是存在不合理之處的,因為王重陽不可能在「斗酒」這件事上敗給那位僧人,道理很簡單,你看他的弟子丘處機就懂了。

三、丘處機大戰江南七怪

先問你一個問題,丘處機的武功超越王重陽了嗎?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別說超越王重陽,他聯合另外六子都打不過黃藥師,談何超越自己的師父?即便到了《神雕俠侶》時代,他都未必達到了王重陽當年的境界,這即是問題所在,一個實力遠不如王重陽的丘處機的「酒量」都十分夸張。

(江南七怪劇照)

當年丘處機對陣江南七怪的時候就比過酒量,你看他是如何通過「作弊」來取勝的?

原著道:「 七怪見丘處機連喝二十八碗酒,竟面不改色,神態自若,盡皆駭然……全金發心想己方還剩下五人,然而五人個個酒量兼人,每人再喝三四碗酒還可支持,難道對方的肚子里還裝得下二十多碗酒?就算他酒量當真無底,肚量卻總有限,料想勝算在握,正自高興,無意中在樓板上一瞥,只見丘處機雙足之旁濕了好大一灘,不覺一驚,在朱聰耳邊道:‘ 二哥,你瞧這道士的腳。’朱聰一看,低聲道:‘ 不好,他是用內功把酒水從腳上逼了出來。’全金發低聲道:‘ 不錯,想不到他內功這等厲害,那怎麼辦?’」

從這里不難看出,能夠將酒逼出體外并非某種特殊的「逼酒功夫」,而是內力深厚的人就能做到的事,既然丘處機能夠做到以內力將酒逼出體外,那王重陽就一定能做到。

你可能會說王重陽是得道高人,與人對決之時不屑用這種「陰招」,你什麼意思?那你是說丘處機不是得道高人了?而且前文也強調了,《九陰真經》是王重陽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得來的,他就是不想讓這經書落入他人手中,為了保管經書,他理應放下一代宗師的面子,用任何手段贏下這場對決都不丟人。

(丘處機劇照)

既然如此,王重陽為何沒這麼做?很簡單,因為壓根就不存在斗酒僧這個人,一切都是他自己編的。

他之所以要編造「斗酒僧」這個角色,無非是想掩蓋自己忍不住偷看《九陰真經》的事實,而后來「斗酒僧」創出的《九陽真經》講究「陰陽互濟」,這顯然也更符合道家的理念。

也正因為如此,金庸沒法讓斗酒僧這個角色登場,甚至為了保全王重陽的顏面,也無法戳穿斗酒僧其實就是王重陽本人的真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