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天地會10萬兄弟,擋不住江湖墮落,聽聽聰明人陳近南怎麼說

倚天中,張三豐這個老道士,暴脾氣上來,在馬路邊暴錘元兵,一拳一個,看起來很過癮,很快意,實際上他卻非常謹慎收斂,絲毫不敢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這是因為武當派盡管聲名赫赫,卻也不敢得罪朝廷。江湖之疲軟,由此可見一斑。

不過呢,此時的江湖還是有棱角存在的,依舊有著不服就干的精神。少林派就搞了個聲勢浩大的英雄大會,名曰屠獅大會。群雄到場,熱鬧景象不輸世界盃。以至于驚動了駐地元軍,幾萬人馬要來圍剿。而參加英雄大會的人倒也鐵骨錚錚不害怕,不失江湖本色。

然后,我們再來瞧瞧鹿鼎記,這時期的江湖簡直沒眼看,簡直就是一坨爛泥,只能任由拿捏而毫無血性,毫無脾氣,毫無江湖快意!

那神龍教高手如云,可謂勢力鼎盛,卻只能龜縮在偏遠的蛇島,配個藥,玩個蛇。內部倒是很卷,在江湖上卻是籍籍無名。曾經把手悄悄伸到了紫禁城,結果因此而被人家用大炮轟,覆巢之下蛋都碎了。

少林派則是一心只顧關門念經,也不敢隨便下山化緣,就這也免不了被康熙大帝分派去做任務,去五台山搞個山區主管支援,去護衛韋小寶回京等等。讓干啥干啥,沒脾氣。

天地會有10萬會員,只能在地下悄悄活動,說是保存實力,實際上是真的不敢露頭。因為他們早就被定性為反賊,一露頭就要被咔嚓了。

至于那個曾經無比輝煌的丐幫,已經幾乎是湮沒無聞,路邊偶爾一個叫花子,也多半不是丐幫中人。更不知道還有誰仍記得降龍十八掌……

總之呢,《鹿鼎記》中的江湖已經非常不景氣了,自然也不可能有那令江湖鼎沸的武林大會舉辦。那麼,何以會如此呢?下面一起來看看。

首先,我們要從麗春院說起,這也正是主角韋小寶生活玩耍的地方。韋小寶是有江湖夢的,只要一有空,他就去茶館蹲著,聽說書先生講述江湖大事。麗春院也不僅僅是一個商務紅燈會館,免不了的要有江湖人士出沒其中。

而有江湖夢的韋小寶,在麗春院摸爬滾打很多年,卻幾乎沒有遇見一個令他心動的江湖好漢,直到茅十八的出現。

當時茅十八剛剛越獄,躲在麗春院吃雞,因為聽到別人侮辱自己的偶像陳近南,他立即站出來抱不平,于是就跟一伙鹽梟稀里糊涂干了起來。

在麗春院里多的是爭風吃醋,打架斗毆倒也不少見。只不過,像這一次這麼嚴重的,還是絕無僅有。只聽噼里啪啦,毀壞精美家具無數,老板娘心疼的臉上肥肉亂顫。更有一點,麗春院曾經的頭牌韋春花,因為憋不住笑而被一名鹽梟掌摑。

這韋春花正是韋小寶的媽媽,看到媽媽被打,韋小寶年僅12歲,站出來就跟那鹽梟拼命。這份勇氣很有江湖小白龍的氣質,但是招數實在辣眼,動輒猴子偷桃,外加口吐芬芳助攻。

也就是在這混亂的打斗中,韋小寶得以與茅十八合戰眾鹽梟,這是他第一次離江湖如此之近。可是,這個江湖又是怎樣的江湖呢?

茅十八在江湖是什麼地位呢?盡管他自詡五虎斷門刀很犀利,其實不過一個江洋大盜而已。他非常崇拜天地會的陳近南,可是他卻連天地會的一個會員也沒有見過,更別說與偶像零距離接觸了。

后來到了北京城,撂倒摔跤壯漢,茅十八看起來很有兩下子,但是韋小寶已經不那麼十分感冒。而當癆病鬼海大富一根筷子教茅十八做人后,茅十八在韋小寶眼里更是成了江湖邊緣人:原來你只會打紅背心!

實際上,茅十八也確實是一個江湖十八線的路人甲。韋小寶在匯聚三教九流的麗春院里尋覓江湖氣息,最后只是偶遇了一個十八線的茅十八。江湖邊緣人茅十八也成了鳳毛麟角,這并不能說明麗春院遠離江湖,只能說明江湖本身已經很沒有存在感。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麗春院的生意一向火爆,人當然也不少,可是這里的江湖卻長期的風平浪靜。盡管天地會的賈老六與鹽梟在這里約架,卻也是掀不起任何風浪,更別說上個江湖頭條了。

揚州自古繁華,江湖也偏愛這里。鐵丐吳六奇就曾在這里要飯。當地名士査繼佐先生,也就是金大俠的先祖,結識了吳六奇,盡管認為小吳是個不同尋常的叫花子,卻根本想不到他會是丐幫大佬。

而當吳六奇透露自己曾是丐幫高層的時候,査繼佐只是一臉懵,令他懵的倒不是吳六奇江湖地位之高,而是他根本沒有聽說過丐幫。

也許査繼佐只是個書呆子,但是連基本的江湖常識也不懂,不是太過離譜了嗎?其實并不怪査繼佐「孤陋寡聞」,而是因為當時的丐幫早就沒落,江湖也早就不成樣子了。

丐幫雄風不再,那麼少林寺又如何呢?少林寺已經是個乖孩子。《鹿鼎記》中明白地寫了,五台山清涼寺的主持曾經是少林十八羅漢之一,為何如此詭異?因為這都是朝廷安排的。

順治老皇帝就在清涼寺出家,在少林選一個高手去做保鏢,你少林敢有異言?事情緊急的時候,十八羅漢都得去五台山伺候,不聽話就打屁股!

在朝廷的眼里,少林派已經不再是江湖刺兒頭,而是被招安的乖孩子。可知,少林丐幫皆不中用了。而江湖也再沒有繼任的領頭羊。

還有一些其他細節:海大富是順治身邊一個忠誠的老奴才,同時他也是崆峒派的高手。馮錫范是崑崙派名劍,號稱一劍無血,卻最是熱衷于做官。

進一步又可知,少林丐幫之外的其他門派,恐怕日子也不會好過。能開門做生意的就不錯了,更多的還是人才流失嚴重,招生困難,財政吃緊。

江湖門派已經在朝廷或軍閥的插手下,被搞的亂七八糟。江湖與廟堂的對立,也不是三天兩天的事了,為何這時候的江湖會如此狼狽呢?

有一種說法,認為這都怪袁承志,是他帶著江湖群雄隱居海外,導致江湖勢力銳減,這才讓朝廷有機可乘。

這種說法恐怕并沒有道理。盡管袁承志也做了武林盟主,但是他的號召力恐怕并不是那麼大。他的帶隊出走,確實會給江湖造成一定的損失,但是少林武當等武林大派是不受太大影響的。不能說袁承志走了,就是掏空了整個武林。

部分精英的出走,并不會讓江湖傷了元氣。真正讓江湖傷筋動骨根基動搖的,恐怕還在于明末的李闖搖人。闖王李自成的這面大旗很有號召力,窮苦的老百姓都投效在其麾下。

本來天下大亂,是丐幫的機遇,結果窮人都跑去當兵了,那麼丐幫也就失去了崛起的機會。丐幫是江湖的最底層,一碗殘羹就能留住人的,結果連他們也是招生困難,那麼山頭上的少林武當們豈不是更加要喝西北風?

大家都是財政極度困難,那麼一些門派精英也只好下海,去結交權貴,混碗飯吃。因為,并不是誰都有那麼好的運氣,能像袁承志那樣,擁有一個贈送的海外小島。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遼東的金頂門,幾乎全被吳三桂收編,而天地會背后的大金主也逐漸浮出水面,正則寶島的鄭氏集團。

不依附于金主,就不能繼續生存。也就是說,幾乎所有的現存江湖門派,背后都有操盤手,他們已經不再是主權門派。如此一來,哪里還會有江湖繁榮的景象?所有的也只能是一群唯唯諾諾的附庸。

那偶爾搞出來的一場「殺龜大會」,偷偷摸摸半夜舉行,其實也不是什麼江湖大事,只是軍閥們斗爭的一個小漩渦,是炮灰們的一地雞毛!

當然了,清廷韃子要比蒙元胡虜聰明的多,他們一手拿皮鞭,同時一手拿孔孟,很快就馴服了中原老鹿。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戰火紛飛,早已是民心思安,康熙朝是大局已定,太平盛世。所以鹿鼎記完全不同于倚天。

一個是前無古人的李自成瘋狂搶生意,一個是前無古人的康熙大帝蘿卜大棒一起耍,于是乎,江湖的生存空間也就只會更加被壓縮。連聰明人陳近南也不得不感嘆,天地會的美好愿望怕是難以實現了,這屆老百姓實在帶不動!

正所謂大勢所趨,不可避免。大部分的平頭老百姓,在被戰火摧殘后,不想再去折騰了。他們寧愿在麗春院里吃雞,也不愿意去追求江湖夢。這也是麗春院生意火爆的一個原因。而麗春院的生意越火爆,也就意味著江湖越萎縮。

當然了,只有不如意的韋小寶,嘴上沒毛,一直在做著江湖夢。不過,在真正經歷了江湖后,韋小寶也變了,他覺得,還是回老家開個麗夏院更靠譜!

【金庸武俠·第129期】

文/燕市屠狗者

堅持原創,感謝支持!

點擊添加關注,更多精彩不迷路~

#頭條創作挑戰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