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少林門長王子平,挑戰武當門長孫祿堂,后者為何不戰就直接辭官

天空之城 2022/12/25

1928年,有「武圣」之稱的武術名家孫祿堂,受聘于中央國術館武當門長,沒想到孫祿堂上任不久,武林界小有名氣的后生小子王子平就向他發起挑戰。結果孫祿堂不僅遲遲不應戰,還匆匆辭掉了武當門長職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孫祿堂)

在清末民初,出現了不少武林高手,比如杜心武、霍元甲等,比起這些人,孫祿堂似乎更厲害,他不僅武藝高強,一生踢館無數,從無敗績、而且他還著作等身,先后撰寫了《形意拳學》《八卦掌學》《拳意述真》《八卦劍學》《論拳術內外家之別》等,是當時武林中第一位公開出版武林書籍的武術大師,因此名聲赫赫。

至于他的武功有多厲害,民間不僅有諸多傳說,媒體刊物也多有贊譽。比如天津《大公報》就評價他是「合形意、八卦、太極三家,一以貫之,純以神行,海內精技術者皆望風傾倒」,《京報》亦稱他為「我國太極拳唯一名手」,《世界日報》亦稱他「其藝已臻絕頂」……

比起孫祿堂,王子平就顯得太過默默無聞了。

1881年,王子平出生于河北滄州一戶武術世家,他的祖父以「翻杠子」名聲在外,父親亦有「粗胳膊王」的稱號。不過當時習武被看作是野蠻人的行為,身份顯貴的人,往往把練武看得十分低賤。正因如此,王家幾輩子人練武始終沒能擺脫家境貧寒的境況。

王子平出生后,父親不希望他繼續習武,希望他能學點別的,或許可以改變家庭的境況。然而王子平卻依然自幼好武。幸好他的母親非常豁達,認為習武也能有口飯吃,所以在她的支持下,王子平才被應允拜師學藝。

然而,王子平拜師學藝的過程并不順利,他先后拜過幾名武術高手為師,但沒教多久,這些武林高手便不肯收他為徒弟,脾氣暴躁的武林高手還罵他是「挨打的木頭」。可見他在學武的過程中,不僅沒有天賦,可能還十分遲鈍,因此才會給人家留下「不堪造就」的印象。

拜師失敗,還被狠狠挫傷了自尊心,咽不下這口氣的王子平暗暗發誓,一定要學出個名堂來。從那以后,別人不教,他便偷著學。為了練跳遠和跳高,他經常挖坑挖溝,用來蹦跳。此外,他每天早早頂著二更星斗,在野外樹林里心神專注地練功。不管是三伏暑天還是冰天雪地,他從未在練功上有過間斷。

要說王子平每天都練些什麼,那可就太雜了,比如站梅花樁、拿大頂、舉砘子、打沙袋等等。總之,不管是內家功,還是兵器,但凡他有機會學,都絕不含糊。數年下來,他不僅練就了一身腱子肉,還練得一手好拳法。

(王子平)

1900年,八國聯軍在攻占北京城后,對一直宣稱「扶清滅洋」的義和團,進行了血腥鎮壓。身為拳民的王子平為了自保,亦只能遠避濟南。

在濟南避難的時候,王子平在濟南鎮守使馬良創辦的武術傳習所繼續學習武術,教他武功的,正是著名查拳大師楊鴻修。在楊鴻修的指導下,王子平得到了許多武術技巧和奧義,進步飛快。

有一次,王子平在街頭辦事,看到前面里三層外三層圍著不少人,他擠進去一看,原來是個「水推磨」。只見兩片大石磨借助水流的力量,飛轉不止,如車輪一般,旋力極猛。眾人無不為這奇技淫巧驚服,都嘖嘖稱贊。王子平手癢難耐,便對眾人說,我能捊住它,讓它停止轉動。

雖說王子平看著頗雄壯,但飛速旋轉的大石磨如果沒有神力,絕對無法使其停止,因此大家都覺得他吹牛。一時人群里要麼有人竊笑,要麼有人搖頭,還有的人索性拿眼斜睨他,對他不屑一顧。

王子平見大家不信,干脆挽起衣袖,信步走到石磨前。隨后兩腿一沉,身體略向前傾,深吸一口氣后,凝神一把拉住了正在飛轉的石磨。這一拉,只怕有千斤力,一下子讓在場的人無不驚得說不出話來。自那以后,王子平便有了「千斤王」的名號。

不過,真正讓王子平出盡風頭的,還是他和洋人的兩場較量。

1918年,王子平在北京軍隊里擔任武術教練。當時有個叫泰康爾的沙俄大力士來北京搞了個「賽武會」,聲稱打遍全國無敵手。《順天時報》為了多收幾個廣告費,亦在報紙上對他極盡吹捧,稱他為「武功蓋世,名震環球……自古未有之大力士」,這些毫無民族尊嚴的諂媚之辭,惹怒了武林界的各路好漢,于是紛紛登台與泰康爾決斗,卻無一得勝。

王子平知道后,決定迎戰泰康爾。北洋政府害怕鬧出國際問題,因此對王子平多有警告,堅決不允許他和泰康爾比武。但王子平并沒有屈服于北洋政府,反而帶著和他學武的軍人們找到了「賽武會」。待泰康爾登台后,王子平便一縱而上。才打了一個回合,泰康爾就撲倒在地。一時台下觀眾無不拍手叫好,而泰康爾也知遇到了高手,從那以后再也不敢登台炫技了。

(影視中的大力士)

還有一個叫沙利文的美國人,聯合了幾個美國壯漢,在上海搞了個「萬國競武場」。由于他們幾個人都是摔跤能手,還會散打,因此他們不把中國人放在眼里。并在報紙上宣稱,打他們一拳,就賞銀500;把他們打倒在地,就賞銀1000。

幾個外國人在中國人的地盤上如此囂張,國人義憤填膺。有人甚至捐款捐物,希望武林高手能為國出戰。武術界對沙利文的行為也非常不滿,于是公推王子平上台打擂,王子平慨然允諾。

待到正式比武的時候,台下已是人山人海,擠得水泄不通。王子平登上擂台后,原本在外國經理的安排下,還需要向觀眾說幾句話。但是他才走到前台,后面便突然有個彪形大漢對他一拳打來。好在王子平警覺,一閃身躲過了冷拳,不等王子平轉身,那個大漢又是一拳砸來。王子平見對方不講武德,于是在躲過第二拳后,也毫不客氣地抬腿就是一腳,一下把對方踢翻在地。隨后他又一躍而上,一拳擊在了對方的背上。

當天夜里,沙利文寫了一個紙條讓人送給王子平,表示「合約無效,比賽取消」,還揚言和他對戰的,不是他們的人。王子平見沙利文耍賴,便也回了個紙條,表示「你們不賽,我一定要賽,不見輸贏不罷休」。沙利文見王子平不肯罷手,知道碰到了個硬茬,只好帶著那幾個壯漢,灰溜溜離開了上海。

兩次打敗洋人,讓國人無不振奮。王子平這個「挨打的木頭」居然憑著過人的武藝,兩次打敗洋人,為國家爭光。而他不僅被大家贊為「民族英雄」,也在武林界站穩了一席之地。

(老年王子平)

1928年,中央國術館在南京創辦后,名聲赫赫的孫祿堂被聘為武當門長,王子平亦被聘為少林門長。對于孫祿堂的名氣,王子平早就如雷貫耳,因此在得知他和自己即將成為同事后,王子平公開向孫祿堂下了挑戰書,希望能和他在武術上一較高低。

沒想到孫祿堂根本不接招,還直接辭掉了武當門長的職務,一走了之。

當時不少人對孫祿堂的表現頗為失望,認定他是貪生怕死,浪得虛名。那麼孫祿堂當時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有人分析說,當時,孫祿堂已經年近七旬,而王子平才四十有余。很顯然,孫祿堂的身體條件不如王子平。再加上孫祿堂已經名利雙收,他就算打贏了王子平,也不會有更多收獲。但萬一他敗給了王子平,那就差不多是自砸招牌。所以不管怎麼樣,孫祿堂都不會接王子平的招。

不過有人反對說,孫祿堂的武功深不可測,他在花甲之年,還以一己之力,戰敗五名日本技擊高手。所以,哪怕年近七旬,他的武功亦是十分了得,并不怵王子平。他不和王子平打,只不過是因為他不愿意多惹是非。再說了,同為國術館門長,要是非要拼個輸贏,在學生們面前也不好看。所以,孫祿堂寧愿忍讓,辭職不干了,也不打這一架。從這里可以看出,孫祿堂的修為,是比王子平要高的。

解放后,由于王子平在武術事業上很有成就,國家不僅很重視他,還給予了他很高榮譽。他先后擔任過全國武術協會副主席、全國摔跤協會委員等職務。此外,為了弘揚武術,他還擔任了體育學院武術專業的教練,為國家培養了不少武術人才。為我國武術的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