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26歲美人小富婆養3個「軟飯男」,月供40萬零花錢,家里150萬現金隨便拿?!

現在大家看到的 ↑ 這個畫面,價值400萬日元。

HUBLOT手表100萬+桌上隨意擺著的現金150萬+狗狗100萬。

狗狗是吉娃娃與京巴的混血,毛色極佳、五官精致。

而這位姑娘——Miu,就是這一切的主人。剛剛照片中的男子,也是Miu近期「飼養」的ヒモ——中文可以稱作軟飯男或小白臉。

(這里解釋一下,雖然「軟飯男」或「小白臉」都是較為貶義的詞匯,但日本的ヒモ,貌似已經開始向一種「職業」邁進,不得不說,下限就是用來刷的。)

不要看這位身材、樣貌、樣樣都很出挑的姑娘才26歲,但人家現在,已經是正正經經靠自己的能力、躋身富婆行列的老板娘了。

Miu是兩家制服主題店的擁有者,

剛剛擺在桌子上的150萬現金,是Miu每天都會取出來、放在那個固定位置的。

「因為我是現金派,所以每天都會取出150萬左右放在玄關,出門就可以放進錢包,比較方便。」

「像平時要出門吃個飯,順手拿個2~3萬,就OK了。」

已經實現財富自由的Miu,曾經也有過情傷——前男友的劈腿,讓她對「戀人」這種綁定關系失去信任感,同時,忙于事業的她,也對這種「需要花費精力來維持關系」的事情失去耐心。因此,和前男友分手之后,Miu便不再期待什麼下一任了。

有錢、沒時間,那麼她需要的人,就是沒錢、有時間的人。于是,Miu決定,開始飼養ヒモ。

Miu對ヒモ的定義,與日本其他的女性有些不同。相比一些ヒモ占據主動權、同時接受多個金主供養的情況,Miu要求自己的ヒモ對自己忠誠,也就是自己擁有主導權,同時,還可以任意決定ヒモ的去留。

Miu要求自己的ヒモ必須住在自己的家里,也就是和自己同居。

Miu是住在一棟高級公寓里面的,雖然只有一室、43平米,但在日本、尤其是寸土寸金的東京,可以住到這樣寬敞明亮的房間,已經算是有錢人了。

公寓的配套設施非常完備,配有游泳池、健身房和酒吧。

在錢的方面,Miu給出的「飼養月供」,也是高出行業水準的——每月40萬日元。不過,近期因為疫情,Miu的出價降低到了25萬左右。

雖然月供有些縮水,但是Miu還會在「基礎薪資」之上,提供額外福利——買衣服的錢、和朋友出去旅行的錢、學習的錢、甚至連玩彈珠游戲機的錢,只要向Miu撒撒嬌,Miu都會大方掏錢。

看到如此豐厚待遇的應征者們,眼睛都放出了異樣的光芒!(沒錯,是有很多ヒモ應征者的)

不過,Miu禁止自己的ヒモ去風俗店或夜總會,也不允許和其他女生有過密接觸。

到現在,Miu已經先后「養」過三個ヒモ,最近,她又在招募新人了。

據說,Miu的招募推特一發送,便引來了1000多人的應募。Miu在「千人選美」中,挑中了3名進入「二次選考」。

同時,她還在一檔綜藝節目中,挑選了一位前搞笑藝人——「神谷梅干」,作為自己的ヒモ實習生。

開頭出現的這位梅干哥,今年29歲,搞笑藝人出身,由于不怎麼搞笑所以一直賺不到什麼錢的他,每周會在居酒屋打工一天,上個月的收入是2萬日元。

人和人真的是各不相同,日常生活明明已經到了揭不開鍋的地步,但人家梅干哥依然云淡風輕、平心靜氣,大有一種「這條命不是我的」的感覺。

Miu在四位候選人中選擇梅干哥的原因,是這樣的:「我自己是沒什麼欲望的type,看梅干哥的樣子,估計他應該也不太行。」

順利成為ヒモ實習生的梅干哥,也很快就進入了角色。在幾天后的媒體「家訪」時,記者一推開門,映入眼簾的就是抱著狗狗、穿著家居服的梅干哥,他還非常應景地來了一句:「哎呀,Miu醬她去上班啦。」

當Miu的ヒモ,也不能什麼都不干,

像今天Miu就留下了字條,希望梅干哥做一下家務,還在旁邊附上了1萬日元。

做家務就能拿一萬塊。這麼一看,以后日本的家庭主婦們,也要來一場大革命才對——做了這麼多年的免費清掃工,得不著好還被埋怨。在保潔阿姨如此普遍的今天,家務勞動計件收費,確實應該提上日程了。

在Miu回家后,梅干哥就會陪著Miu聊聊天、玩玩游戲,似乎,對于Miu來說,ヒモ的功用,就是補足她忙碌生活的空缺部分,這樣的關系,除了出錢之外,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操心。

在那檔ヒモ配對的綜藝節目中,一位女生嘉賓表示,她個人無法接受ヒモ這樣的存在。「不過,能成為ヒモ,至少說明他有一些不同于其他人的才能吧。」

通過觀看實習生梅干哥的日常,小編倒是沒看出來他有什麼異于常人的才能,不過,「敢吃這碗軟飯」,興許就是ヒモ的才能之一吧。

講到「日本男性」,我們可能會想象到東京腳步飛快的上班族、或是夜間居酒屋滿臉通紅的西服醉漢、也有可能是最近炎上的「申請育兒假」的家居爸爸······

雖然牛郎文化、宅男文化,在日本同樣多見,但主流思想,依然將「正常日本男性」的特征歸結于「有工作、有責任感、沉著穩重」。主流與非主流之間,依然存在著巨大的鴻溝。

講到「日本女性」,同理,我們各自的腦海中,也會出現這樣那樣、相對「固定化」的視圖。

童顏美少女,看上去就該「嬌柔、被呵護」;西裝眼鏡男,看上去就應該「自立、有資產」。各種各樣的社會固定思維,似乎已經限制了我們作為「人」該有的復雜性和想象力。

小編認為,在不傷害到別人的前提下,「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堅持自己想堅持的人格」,是值得尊重的事情。但同時,一旦過上「依賴別人」的生活,就要擔負「被拋棄」的后果,這樣的風險,不管是對金絲雀、還是對軟飯男來說,都是逃不過的劫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